第346章:被围桃林间,一剑荡山野
作者:十二子南申      更新:2020-06-30 22:28      字数:4124
  桃花村,后山桃林。
  山风徐徐而过,桃花纷飞如落英缤纷,飞舞于正站立的洛羽与巫马书四周。
  望着已然落荒而逃的两名书生,洛羽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陷入了沉思之中。
  而巫马书则落后一步,抬头蹙眉沉默地瞅着洛羽的背影。
  哎~幽长的叹息声出。
  洛羽闭目、仰头轻笑:“呵~师兄,不用你逼,我也会去见你。”
  此刻的洛羽,已从那两名书生的口中,知道了陶德表面清君侧的事情。
  他们本为师兄弟,如今他也许对陶德有些陌生了,但陶德一定对他极为了解。
  赵王当年怎么说,也对自己也有知遇之恩,赠千里马之情。自己既然得知赵王危难,定不会袖手旁观。
  陶德在凡俗如此大动干戈,在别人看来是在清君侧云云。但他却清楚的知道,陶德这是要做那什么凡俗的王,也在逼他早下决断。
  沙~沙!
  似山风吹过。
  左近通往山道之处的林间,传来了微弱的林木婆娑声。
  洛羽瞬间双目一凝,断了脑中思绪,忽然沉声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嗖...!
  穿林掠空声不断响起,霎那间南侧林间,便一连惊掠而出数道身着明黄衣衫的身影。
  随即,自林间缓缓走出一手持金枪,身姿挺拔的男子。
  此人正是君家少主,君山。
  而这些身着明黄衣衫,腰腕系有兽甲的修士,皆是君家门徒子弟。
  侧目一一扫过这几名满身血污,有些狼狈的君家之人,洛羽轻哼一笑,便转过头去看向了桃花村,幽幽道:“看样子...你们损失惨重啊?”
  君山那狭长的双眸在看了眼洛羽身后的‘小乞丐’后,便直接无视,显得极为淡定,挺枪傲然道:“洛羽,你以为龙门是在保护你?哼~他们不过是想待其龙尾出现,独吞你飞升之术罢了。”
  “哦?”洛羽回头摊手自视,随即望想了君山:“看来我这满身难闻的酒气,也很香啊!如此说来,在那什么龙尾未出现前,你们~也奈何不了我啊?”
  “是吗?”君山则微眯着双眼,讥讽道:“你以为小小龙门,就能挡得住我们?”
  洛羽认同地点了点头,转身向着夫子墓碑前走去,同时随意说着:“是啊~若龙门真能挡住你们,你这逆徒又怎会出现在这儿?”
  来到墓碑前,洛羽转身看向了众人不屑一笑,随即又扫视后方密林道:“出来吧?都自称名门正道,何必躲躲藏藏?”
  他此言一出,巫马书则惊疑地看向了,那一片宁静的密林间。
  两息不到间,林间竟又掠身而出十数道身影。秋水宗、玄天宗、谷影宗,甚至还有那星罗峰的百里少主——百里长风!
  洛羽一一扫过,见这些正道之士修为大多在凝星与无垢之间,竟无一圣堂,甚至连凝星大圆满都没有!
  见此,他顿时心中了然,龙门千耳消息灵通,自然清楚他洛羽的实力。应该是集中了有限的力量,拖住了那些圣堂之上的强者。
  而这些圣堂之下的修士,龙门应该不是不想一并挡下,而是极有可能力不从心。毕竟各宗门世家底蕴雄厚,非新起的龙门可比。
  只见一秋水宗弟子,指剑叫嚣道:“洛羽!你今日在劫难逃,还不束手就擒?”
  洛羽面对尽二十名修士的团团围困,却毫无惧意,反倒不屑一笑唤来巫马书,揉了揉他的脑袋,询问道:“小屁孩,你说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
  巫马书看了看众人,凝眉坚定道:“坏人!”
  洛羽哈哈大笑:“~汝等也看到了,一稚子都能辨尔等善恶,可见死不足惜呀!”
  一名玄天宗弟子,则手持一鳞片盾形法器,大笑声起:“~洛羽!今日鹿死谁手,还有未可知。”
  而百里长风则轻哼傲立道:“一小小孺子,焉能度我等名门正道?”
  “哦?说得有理!”洛羽顿时作出惊醒状,再次看向了抬起头来的巫马书,问道:“他们皆自命正道之士,你怎么能说他们是坏人呢?”
  巫马书眉头凝得更深了,语出惊人道:“书儿虽年幼,却还懂得知恩不忘报。恩人在天灵闻道救各宗于水火之中,这些自称名门正道的人,却反过来想要夺恩人的道宗术法,不是坏人又是什么?”
  洛羽闻之,拍手叫绝,看向了众人:“人间有冷暖,孺子道真言,叫人闻之心生愉悦啊!”
  君山则狞笑着看向洛羽:“如今各宗门世家皆同盟合纵,洛羽你已穷途末路,何必多浪费口舌?”
  说着,他枪指夫子坟冢道:“此间山色宜人,孤坟空寂,正合你葬身于此。”
  洛羽则挥袖,扫去墓碑上飘落的花瓣,淡淡道:“此乃我仙师安寝之地,尔等既然来了,不如将首级借来一用,以告慰我仙师在天之灵,如何?”
  众人一听,顿时面露惊色,纷纷看向了那墓碑。
  他们先前还没注意,此刻仔细一看,果然是君子剑钱接引的陵冢!不曾想,五行剑仙的得意弟子,曾今名动山海的五行宗宗主君子剑,竟然葬在这山野之中。
  不等众人惊讶片刻,洛羽已伸手搭在巫马书的肩头,微笑道:“这里睡着一位长者,莫叫人打扰,守在这儿。”
  巫马书看了看墓碑,随即握紧匕首,眼神坚定地立在了墓碑前。
  见此,洛羽嘴角笑容敛去,同时一展手臂,便是一杆龙脊长枪幻化而出。
  砰!
  将龙脊灌入地下近一尺,随即他一震手臂。
  霎那间龙脊与其手臂之上,已是玄白二光大作,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下,竟腾飞而出两条九丈龙影。
  吼~!
  玄、白张牙舞爪,游猎之际已盘横在了夫子坟冢之间,将满脸震惊,隐有丝丝惧意的巫马书给护在了当中。
  做完这一切,洛羽才缓缓踏步向前,同时手抚黑面而过,手中如飞绫缠绕般,已乍现一把三尺长剑——问天剑!
  其上星罗纹如银河般流淌律动,似有了生命一般。
  众人见他唤出了剑器,纷纷只顾警惕戒备,却无一人敢轻举妄动。
  显然,洛羽在闻道山破开结界的那一剑,早已传遍山海。虽说许多人没有亲眼所见,但谁又愿意去做那试水的出头鸟呢?
  见自己这儿虽然人多,却无一人敢先。
  君山顿时一震手中金枪,呼喝道:“各宗老祖即将赶来,今日事,合则成,万不可叫其走脱。众道友当并力击之,定可一举而败洛羽。”
  闻得此言,众人顿觉君山之言有理,若再这样拖延下去,恐生变故!谁知道后面赶来的是他们的老祖长老,还是龙门的那般脑子进水的家伙呢?
  说来也怪,他们也曾邀龙门一起拿下洛羽,来个共赢共享飞升之术。却不曾想,这龙门就是豪横,非要阻挠,更是扬言飞升之术乃是他们那什么龙尾尾座的囊中之物!
  有毛病啊这是?嚷嚷得人尽皆知,就算你得到了飞升之术,就凭你一个龙门,能保住?还不如雨露均沾来得好。
  但...龙门就是这么牛,死活不答应!硬生生将他们陆续赶来的各宗门世家强者,给拉下了水!
  当然,也不是说龙门凭借一家之力,就强得能与各宗门世家抗衡。而是这些龙门中人像疯了一样,是舍身忘死,简直不要命!尤其是那些身着黑色龙纹披风的死门中人,是个个悍不畏死,打不过就玩自爆,这谁受得了?
  他们此来是为夺那飞升之术的,别飞升之术没见到个影儿,自己就先飞升极乐了。
  如此一来,就应了那句俗话,‘横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这龙门就是后者。
  加之仙灵宗与幻天宫等亦得到了消息,老祖长老等也相继赶来驰援。这一下,后方可谓打得难解难分。若不是他们侥幸被‘忽略’了,估计洛羽早就跑得没影了。
  如此,此消彼长之下,龙门还真地拖住了各宗欲得到飞升之术的步伐!
  此刻,众人知道箭在弦上,已经到了不得不发的时候了。
  只见得他们纷纷祭出了法宝,催动术法神通,带起啸鸣阵阵,狂风大作,直向着缓缓走来的洛羽合力轰杀而去。
  而洛羽则手持问天剑立在了众人三丈之外,挡住了身后的巫马书。
  巫马书见得那对面如海啸一般,宣泄而来的各色法宝神通流光,劲风直刮得他小脸生疼!
  此刻的他已是紧张不已,那紧握短匕的双手更是难以自制地颤抖着。
  可他身前的洛羽,却屹然不惧,依旧持剑傲立于滔天的‘海啸’之前。仿佛是天崩地裂在前,都波澜不惊的神明一般。
  一时间,巫马书幼小的心灵,似乎一下子变得不再那么害怕紧张了。仿佛只要有这道身影站在自己的身前,自己就是这世间最安全的人。
  当那神通法宝所宣泄而起的‘海啸’,已席卷至身前一丈之内时,那道不动如山的背影...动了!
  锵~!
  只见洛羽一震手中问天剑,高亢的剑鸣声已乍响四野山林,似能刺破人心,直啸长空。
  随即,他断喝声起:“仙师在后,请看弟子龙蛇九变,翻江捯海!”
  说着,洛羽已经挽剑如罡,体内剑心疾驰,灵力如泉涌般倾泻而出,随剑舞而化灼灼银光霹链,于刹那间交织成一条银蛟大蚺!
  半息都不到,随着洛羽断喝擎剑向天指,那剑光汇聚的银流,如蛟龙般破天门遨游入海。竟然极速飞腾脱变化作三丈有余的银龙,翻江倒海,怒啸长空。
  轰隆隆~银龙翻腾,搅乱了那宣泄而来的法宝神通‘海啸’,似犹弄潮耳。
  法宝为洛羽神通龙蛇九变所破,纷纷倒卷而回,那些神通术法也一一告破。甚至那实力强横,手持金枪袭杀而来的的君山,都被击退倒卷向半空...!
  见合力一击,竟只能与洛羽堪堪斗了‘平分秋色’!众人纷纷神色大变,显露惊容。
  而洛羽却一转长剑,问天剑齐肩如弓箭后拉,身形向后蓄力,凝视向众人:“来而不往非礼也!”
  不等众人反应,他已脚踏地面,伴剑啸之音轰鸣乍响,土石飞溅。
  巫马书在其后,只觉眼前的洛羽似定在了原地,保持着蓄势待发的动作!
  可一霎那间,他又发现在三丈之外,竟然神奇般地乍现了一道同样的红色残影!而此时,他身前的红衣背影才在缓缓消散!
  很显然,这是洛羽使出了身法神通,七步踏歌诀!
  巫马书惊呆了!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见恩人出手。先前那银龙剑影,声势已经是气吞山河,翻江倒海。而此时恩人的速度,竟然已快到让自己的双眼都无法分辨!
  不等巫马书多想,此刻的洛羽已电掣向惊惧的众人之前,一双星目已透过黑色的面具,凝视向了上空倒卷而回的君山。
  只见他人随剑动,心催剑往,灵力流转之间,已化作无尽剑气宣泄四方!
  喑喑喑~剑气激荡,惨叫声此起彼伏....。
  修为未至凝星者,是纷纷被剑气所伤,重创于八方。
  与此同时,洛羽是看也不看众人,只口中沉声断喝:“御剑成罡,剑意流光!”
  一霎,剑罡无极,绞戮成光,凝化而出近八十一道四尺银色剑光,似暴雨梨花般绞杀向四面八方。
  洛羽自己更是搅动其中三十二道剑光,逆天而上,凝为一股袭杀向还在半空未及落下的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