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六脉神剑与华阳针法
作者:明月共千秋      更新:2020-02-14 23:55      字数:2308
  李存勖的这一招六脉神剑,虽然极快无比,但却是软弱无力,并没有给李茂贞带来任何伤害。
  这让李茂贞心中大奇。
  “你在搞什么名堂?”
  李存勖摇了摇头,并未作答。
  六脉神剑乃是系统所授武学,李存勖的熟练度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如此状态之下的李存勖,可以完美的控制每一发六脉神剑所蕴含的真气量。而六脉神剑的威力与速度,与真气的多少有着不小关系,真气多则威力大,真气少则速度快,如是而已。
  刚才的那一招六脉神剑剑气,李存勖便是舍弃了威力,而追求极致的速度,为的就是能接触到李茂贞。
  “哼,如果你每一招都是如此的软弱无力,那你今天可就输定了!”
  “那可不一定。”李存勖口中说着,暗地里却凝神静气,目视着李茂贞,防备他突然出手。
  果不其然,李存勖话音还未落,李茂贞便突然身影一闪,紫色的幻音诀内力灌注于手掌之上,顿时一掌轰向李存勖的胸口。
  李存勖立在原地,面无惧色,暗地里提起内力,待李茂贞的身影靠近,冲到近前之时,瞬间向着李茂贞一跃而起。
  比拼内力,李存勖有着十足的自信!
  正当李茂贞与李存勖正要再次碰撞之时,只见李茂贞的身影,竟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之下再次攀高,瞬间移至李存勖身后,一掌轰向李存勖的后背。
  大敌在后,李存勖却看也不看,身子还未转正,便向后方连续射出三招速度极快的六脉神剑剑气。
  这三招剑气,不出所料,又是威力极小,而速度极快。
  因为李存勖并不躲闪也不抵挡的缘故,李茂贞的一掌,正中李存勖的后背。而李存勖的三招剑气,也尽数没入李茂贞的周身要穴。
  虽然两人各自中招,但并没有以伤换伤。
  虽然李存勖中了一掌,但有着天蚕甲护身的他,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
  只见下一刻,李存勖竟像是毫发无伤一般,迅速转身,手脚并用,顿时向着李茂贞拍出一掌亢龙有悔。
  降龙十八掌一出,龙吟之声顿时爆发而出,蓝白紫各色的真气,瞬间凝聚成龙形真气的模样,顿时向着李茂贞汹涌而去。
  这一招降龙十八掌气势斐然,李茂贞不敢大意。就在瞬息之间,便见到李茂贞的身体却如同幻影一般,极速地躲过了龙形真气,移动到一旁。
  站定身子的李茂贞,不禁看向李存勖,却发现李存勖也在看他。
  “连出数招却尽是不疼不痒,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李茂贞虽然刚刚又中了三招六脉神剑,但是他并没感到任何不适。
  不过李茂贞身体上虽然没有任何不适之感,但他却并不觉得李存勖在做无用功。
  他一定有着什么算计!
  李存勖依旧不答,目光一凛,没有任何迟疑,再次向李茂贞冲了上去。李茂贞也毫不示弱,瞳孔顿时闪过一道紫光,手掌萦绕着幻音诀的紫色真气,向着李存勖不住地进攻。
  就这样,两道人影便好似紫电惊雷,你来我往,战至一团。
  一时间,蓝白色的火焰真气、噼里啪啦的万钧雷霆、还有幽深氤氲的紫色真气,顿时展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场下,岐晋二国的士兵们,望着场上纠缠在一起的两人,眼神中充满了震惊。
  这种程度上的战斗,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介入的。只要他们稍被波及,便有可能殒命于此。
  不过,震惊归震惊,场上两人的具体局势,他们却是看不出来的。当然,女帝除外。
  在李存勖与李茂贞刚展开战斗之时,她便开始忧心忡忡。
  对她来说,李茂贞与李存勖都是非常重要的人。他们二人之中,任意一方落败或者受伤,都不是她愿意看到的,她希望的是两方都没有受伤。
  不过,随着两人的交手逐渐白热化,局势逐渐明朗,女帝的忧心便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是放心。
  她不想两人两败俱伤,场上的李存勖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
  场上的李存勖,在与李茂贞的战斗之时,往往都是采取闪避或者抵挡,并时不时使出六脉神剑反击。
  而这些六脉神剑的剑气,无疑都没入了李茂贞的身体之中。
  这一番怪异行为,立刻就引起了李星云和假李星云两人的注意。他们眉头皱起,脑海之中竟不约而同地浮现出了一门绝世武功。
  华阳针法!
  两人心中皆是骇然,连忙向场上两人看去。
  而在此时,李存勖与李茂贞二人的战斗,已经逐渐接近了尾声。
  此时的李茂贞,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体内的异常。他无比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内力,已经不能灵活自如的运转。
  内力无法运转自如的李茂贞,就像是老虎没了爪子一般,渐渐落入了下风。
  如此下去,李茂贞必败无疑。
  然而就在李茂贞即将落败之时,李存勖却停下了手。李存勖主动与李茂贞拉开了距离,仅仅站在远处看着他。
  李茂贞见状,也不再出手。出手也是必败无疑。
  “原来如此。”
  李茂贞不禁望了李存勖一眼:“没想到你居然会这门武功!本王甘拜下风。”
  此时,李茂贞已经明白了李存勖之前的算计。
  他千算万算,就是没想到李存勖会华阳针法,而且是以隔空剑气施展华阳针法。
  “岐王言重了。”
  以六脉神剑施展华阳针法,李存勖早就在龙泉剑诀的黑暗空间内试过无数次,自然是手到擒来。但考虑到李茂贞大舅哥的身份问题,他却是谦虚地对着李茂贞抱了一拳:“此番比试,多亏岐王手下留情。”
  李茂贞没多说什么,只是问李存勖道:“只是本王不明白的是,你为何要如此手下留情?”
  李存勖并不言语,默默拔出倚天剑,快速在旁边的城墙之上划出数剑。
  剑影闪过,石屑纷飞,几个方正的墙块,顿时倒在两人身前,赫然就是一副桌椅。
  李茂贞望着这一幕,惊讶地看了李存勖一眼:“你这刻墙为桌的本事,倒是让本王大开眼界了啊。”
  “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李存勖摇了摇头,随意坐在由城墙砌成的石凳之上,对着李茂贞一伸手。
  “谈谈?”
  李茂贞望了李存勖一眼,随后也坐在石凳之上。
  “那就谈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