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备战
作者:梁可凡1      更新:2020-02-14 23:59      字数:2163
  张勇押运一车“雷鸣”归心似箭,日夜赶路,只用十天就赶回大同。
  蒋贵目睹过“雷鸣”的威力后大喜过望,即刻让军士分批训练,又设宴宴请张勇,求他再弄几车这样的好东西来。
  “蒋大人啊,我们这里是关隘,犬子先紧着我们,让工匠日夜赶工,做出来两车,我们和宣府一处一车,再多就没有了。”张勇哪肯答应?这东西不是大白菜,哪能要多少给多少?
  “这些天一定做出来不少,你给小张大人写一封家书,问一问他。”蒋贵涎着脸道,说话的同时,倒了一杯酒放在张勇面前。
  自家父子什么事不好商量,你开口,张宁还能拒绝?
  张勇哪不明白蒋贵的意思,道:“蒋大人啊,前些天拨一百神枪营军士过来,便是犬子向陛下进言。你可是见识过这些人阵法威力的,再加上‘雷鸣’,下次瓦剌来犯,我们要再不能横扫敌军,就没脸见人了。”
  利器在手,不趁机捞点功劳,怎么升官晋爵?不能老想要好东西,却不干活呀。
  蒋贵叹了口气,道:“一车哪里够?你也知道,敌人来犯时,少则几百人,多则上万人。不是老夫怕死,实是老夫心疼我大明军士,要是能一直在城头上扔‘雷鸣’,军士不用出城,岂不是没有伤亡?”
  随同张勇一同到来的军士扔了一枚“雷鸣”后,那地动山摇的威力让蒋贵欣喜若狂。他识货,一眼看出这东西的价值,恨不得把作坊搬到大同,天天给他造,瓦剌军来了,军士们只管在城头拉引线扔“雷鸣”就行。
  他在大同久了,对瓦剌军再了解不过,他们太倚仗马匹了,而马最易受惊,只要动静稍大,马便会受惊,不受控制。而“雷鸣”一炸响,有如天雷滚滚,兼泥土纷飞,马怎会不把主人掀翻?
  城下敌军聚集时,只要扔几颗,敌军要么被炸得血肉翻飞,要么被胯下马匹掀飞,哪里用得着出城交锋?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东西了。不多要一些怎么行?
  “一车不少了。”张勇说着拿出一个精致的罐子递过去:“陛下赏犬子两罐好茶,犬子都孝敬末将了,我们一人一罐。”
  这罐子一看就价值不菲,再看张勇一脸得意说皇帝赏的,蒋贵哪会拒绝?一把抢过来抱在怀里,道:“多谢张大人还记得老夫喜欢喝茶,呵呵。”
  蒋贵唯一爱好就是喝茶,除非瓦剌在城下讨战,他不得不亲自督战,要不然茶盏不离手。张勇厚道啊,送他这么好的茶。
  张勇翻了个白眼,你怎么没听出重点呢,我要说的是皇帝赏茶。你喝过皇帝赏的茶么?
  …………
  昭仁殿里,张宁和朱祁镇对坐喝茶,朱祁镇心情极好,笑声不断。
  今天早朝,杨荣呈上奏章,奏报两个月的商税堪比京城一年的税收,建议在全国推广。上面用小楷写的银两数让朱祁镇心花怒放,虽说有一半用于军队,但剩下另一半也很可观。再说,接下来每个月还有。这笔收入是长期的。
  对杨荣的建议,他当场同意,并晓谕杨荣,在各地招募帐房先生。
  两个月来,通过考试成为户部书吏的帐房先生共有一百余人,这些人将接替周平等人,留在京城收税,至于周平等人则按这种模式向全国推广。
  可以想像,再过几年,现有的国库便不够堆积银子了。
  “小四,给张卿换一盏茶。”朱祁镇见张宁面前的茶盏空了,忙招呼贾小四再换一盏。
  早朝发生的事,贾小四全程旁观,哪会不明白朱祁镇的心思?不仅重新端了热茶过来,还再上两盘点心,道:“张大人,这点心御膳房刚送过来,还温热,你吃吃看。”
  御膳房的点心就那么回事,都是一个味道。张宁忍着没表现出嫌弃,道了谢,拿起一块绿豆糕放进嘴里。
  朱祁镇连吃两块,一来是真饿了,二来习惯这个味道。
  “陛下,如今商贾多穿绸缎,出入酒肆青、楼,各行各业的生意都好了,京城更加繁荣。”张宁道。
  已经有御史弹劾他违背祖宗成法,开商贾穿绸缎的先河。不过,张宁当然是不理的。倒是那个弹劾的御史做好被下诏狱的准备,准备好后事,在家里等了两天,却没等来锦衣卫,觉得自己死里逃生,再不敢多嘴。
  商人们在最初的肉痛后,便发现以交税的代价换取地位上升十分值得,很多人天天穿绸衣在大街小巷走来走去,甚至有故意一天换几套绸衣走亲戚的。
  不要说这些情况会报到张宁这里,就是张宁每天坐马车出门,也发现街上人多了,穿丝绸的人更是比比皆是。
  而这些人为了显摆,有时候会穿崭新的丝绸呼朋唤友上茶肆酒楼,逛青楼,直接或间接促进经济。这是拉动内需的古代版啊。而这些,缘于自己一个主意。张宁小小得意了一把。
  “嗯,他们赚得越多,缴的税越多。”朱祁镇显然收税收上瘾了。
  张宁道:“国库有银子,还需多购粮食。大明和瓦剌终有一战,该有的准备得有。”
  朱祁镇微笑道:“朕已下诏调通州粮仓的粮食进京,这两天便能到。购粮的事还须和杨卿商量。”
  调通州商仓十万担粮食进京的事,张宁已收到密报,但是他觉得不够,远远不够。决定战争胜负的不仅仅是武器、战略战术的争锋,还有后勤,没有吃的,士兵哪有精神力气打仗?
  张宁道:“陛下还须尽快。”
  既然扣下巴图,只收四成朝贡,不给粮食而是盐巴和生活用品,便应该有打仗的准备。再不准备,那就成笑话了。
  “有银子,文官们倒没有话说了,杨卿也不会推托。”朱祁镇欣慰的是这个,先帝要做件事,户部肯定说没银子,御史们先弹劾,文官们接着攻讦,最后事情没办成,还生一肚子气。现在好了,国库有银子,硬气。
  这一切,都是从收商税而起。
  张宁不愧是自己的福星。朱祁镇越看张宁越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