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7章 大章 万有引力
作者:打死不鸽      更新:2020-02-14 23:59      字数:4638
  话刚说出口,陆涯就突然感觉,要求小孩子不皮,可能比要求世界和平还要困难。
  仔细想想,前世七大姑八大姨家的小孩,不管男女,哪一个不是皮破苍穹?
  你能揍仙揍神揍幽冥,你能揍小孩吗?
  揍死了怎么办?
  一转眼,夕阳最后的余晖被夜幕吞没。
  篝火摇曳,烟花盛开。
  醉人的光晕映在每个人的脸上。
  陆涯前世是个孤儿,这一世又是立于三界顶端寂寞如雪的男人,他的人生本该无比的孤独。
  但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感受到了触手可及的温暖。
  那种能保护身边每一个人的感觉,让他觉得很幸福。
  陆涯端着酒碗,仰首一饮而尽。
  “开饭!”
  暮雨霏霏舔了舔碗口,忍着逆天酒香,偷偷把酒倒进了酒狐仙的大碗,生怕喝醉错过海鲜。
  小小年纪就懂得取舍了。
  樱兔仙一下呛了口酒,呛的满脸胀红。
  “这酒……好香。”
  “哈哈哈小兔子!”
  酒狐仙喝着三份的酒,笑的前仰后合,醉醉醺醺的清脆笑声,加重了众人的醉意。
  宁中子给自己倒了酒,却没见喝,她盯着柳玄夜,有些担心,孕妇怎么能喝酒呢?
  柳玄夜笑笑。
  端起酒碗咕咕喝了两口,她的动作很平常自然,但无意间露出的霸气,摄人心魄。
  陆涯忽然感觉她有种林青霞版东方不败的感觉。
  当然,比林青霞更仙更有女人味,也更有魔性。
  “师姐安心吧,她已经吃过比酒毒一万倍的东西了,这个世界没人伤的了我女儿。”
  酒狐仙醉醺醺的摇晃着酒葫,对陆涯很是不服。
  “瞧把你能的,你怎么知道是女儿?”
  陆涯道:
  “你要能生你也知道。”
  “哈?”
  酒狐仙一愣。
  酒狐仙一旁,钻进巨蚌内饕餮啃噬的暮雨霏霏,也探出俩只虎头道:
  “连我们都知道,半兽仙是不能生小孩的。”
  “谁说我不能生!”
  酒狐仙一口酒闷下去,不服道:
  “人是活的,办法总会有的!”
  陆涯笑道:
  “可你再有办法,女人和女人也没法生啊!”
  “你——”
  徐徐晚风吹着胀红的脸,带来清爽的凉意。
  剑坪上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逆螺旋海鲜的美味,经过陆涯的满级烹饪,祛除了其中的罪恶因素,变得纯净、自然。
  从口感和灵润的角度来说,尝起来会有种莫名诡异的升华感,立于众生之上的神圣感。
  纵使是宁中子这种清心寡欲之人,也忍不住多吃了几口,更别提酒狐仙暮雨霏霏之流,吃海鲜跟战斗一样……
  陆涯万万没想到,带回来的几十万斤海鲜,没到一个时辰,就被吃的只剩下一万斤了!
  而众人看上去还没有尽兴。
  陆涯提议,以玩游戏的方式来争夺最后的海鲜品尝权,既公平公正,又增加了趣味性。
  酒狐仙赌性不小,第一个应和道。
  “来啊,谁怕谁!”
  陆涯向众人普及了一项,他每年过年都会玩的一项特大型网络游戏——
  三人斗地主!
  斗地主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不斗地主怎么过年?
  游戏里没有斗地主,但陆涯现实中算是斗地主高手。
  陆涯用青竹片制作了五十四张柔韧的卡片,略去了字母和花色,刻印汉字代替。
  【1-10】,用【一-十】代替。
  【j】用【太子】代替。
  【q】用【仙后】代替。
  【k】用【仙皇】代替。
  【小王】用【黑幽冥】代替。
  【大王】用【红幽冥】代替。
  随后,陆涯大致向众人介绍了斗地主的游戏规则,并且总结了几个进阶技巧和记牌方法。
  免得众人太弱鸡没有竞争性。
  结果他低估了仙人的记忆力和陌生事物的适应度。
  简单的练习了几局,众人的技术已经达到了中阶,与陆涯不相上下,可以一玩了。
  让陆涯体会到了,没有游戏的满级加成,自己就是个凡人,被这群妹子吊打到体无完肤。
  酒狐仙是个老赌狗,一眼就看出了斗地主绝佳的游戏平衡性,对技术也没有太高的要求。
  “哈哈,这个好玩,三分技术,七分牌运。”
  连樱兔仙也饶有兴致的问道:
  “我还是第一次见这种游戏,城主大人自创的吗?”
  陆涯懒得当文抄公,如实道:
  “是我老家庆祝新年的游戏。”
  众人一阵沉默,都有些神往。
  宁中子开口问了一个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
  “师兄的故乡在哪?”
  陆涯想了想,觉得自己没有隐瞒的必要,他和别的穿越者不一样,他已经强到没有敌人。
  如果愿意的话,他或许真能踏破三界,来到混沌之海,找到某个宇宙某个星系某个星球……
  “你们可以认为,我的故乡在另一个世界。”
  可惜她们并不能理解陆涯“另一个世界”的意义,大概以为陆涯是来自神界的高人分身。
  有神明的庇护,竹泉宗才会有今天的祥和。
  牌局很快开始。
  七人分成三队。
  酒狐仙与暮雨霏霏一队,酒狐仙霸气出战。
  陆涯柳玄夜一队,精神小伙陆涯亲自出战。
  柳玄夜静伏在他的肩侧,表面上在看众人玩牌,心中却已经在推衍计划了。
  通过在宫幼溪身上刻下的卍魂印,她已经发现,使徒总部似乎出了点状况。
  可能需要她亲自过去一趟……
  宁中子与樱兔仙一队。
  樱兔仙出战,看上去十分认真的样子。
  宁中子也没心思搞明白这游戏的规则,她一边用细锥在竹筒上雕刻着什么,一边看众人开心玩牌。
  “三皇两后,要不起吧?我赢啦哈哈!”
  “幽冥王炸!”
  “……”
  几局下来,陆涯保了个本,竟是樱兔仙赢的最多,以至于吃的太撑,她都不好意思了。
  最惨的是酒狐仙和暮雨霏霏,三人看起来都不太聪明的样子,智商加一起也未必有樱兔仙智商高。
  气的酒狐仙破口大骂。
  “什么破游戏,运气成分也太大了,体现不了我高超的牌技!”
  “那不玩了?”
  樱兔仙弱弱道。
  “最后一只蟹就让给酒狐大人一队吧。”
  暮雨霏霏感动的快要哭了,一个疾步冲向巨大的蟹身,却被酒狐仙两尾摁在地上。
  “什么叫让给我?我要光明正大的赢!”
  “等等,这蟹竟然是——”
  众人仔细一看,这最后一只帝王蟹,居然真的有仙帝的修为和超过一万年的寿命。
  是名副其实的帝王蟹!
  连陆涯钓鱼时都没法现,想必这帝王蟹可能是害怕云层里的饲鲲主,才隐藏气息……
  酒狐仙蓦的兴奋起来。
  “先赢的是纸,只要我拿下这最后一局,我等就能翻身做主人,最后一战看我的!”
  陆涯摇头。
  “你可别又把裤子都输没了,竹泉宗连布条都没有。”
  “……”
  最后一局。
  酒狐仙拿到牌一看,顿时自信起来,紧绷的情绪一下子松了,甚至洋洋得意起来。
  一边向暮雨霏霏解说。
  “我常说一句话,她小兔子区区仙师能连赢八局吃海鲜吃到吐,我酒狐大仙尊赢下这帝王蟹不是问题。”
  “农民谁贡献大谁吃蟹,未必要当地主,我们埋伏他一手,这个牌不能抢,这个牌不用抢,她死定了。”
  “红冥在手,天下我有,哈哈,我反手一个超级加倍,闷声发大财!”
  “咦,小兔子也加倍?不怕,她的牌赢不了我,五六七八九,两个火炮,很仙这个牌。”
  “如果能把这张仙皇换成太子,我这一局牌将会是绝杀,但是换不得,无妨,不影响帝王蟹的归属。”
  “单走一个仙后?笨蛋,陆涯你动作快点,陆涯你连仙后都不要吗?你不是最喜欢女人的吗?”
  “陆涯你快点啊,别磨磨蹭蹭的,五六七八九十,出错了,应该打二的。”
  “给陆涯倒杯茶,你们俩给小师叔倒一杯泡杞仙茶,开始你的爆炸烟火秀,轰他轰他,漂亮!”
  “哈哈哈哈,小兔子,我数数你还有多少张牌,一二三四……十七!”
  “十七张竹牌你能赢我?你今天要能十七张牌把我酒狐仙赢了,我当场就把这口大铁锅吃掉!”
  樱兔仙有些不好意思,弱弱的把手中竹牌往台上摆的整整齐齐。
  火炮带飞剑……
  酒狐仙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陆涯摇了摇头,感觉历史还真是跨位面的相似。
  宁中子没看明白,放下手里的雕刻,拔一青剑,把帝王蟹一分为七,柔声道:
  “大家一起吃吧。”
  俩女娃破涕为笑,抓着帝王蟹腿,产生了一种吃了此蟹便能化身仙帝的错觉。
  酒狐仙有些不爽,但最后还是沉沦在帝王蟹黄的美味中不可自拔,吃着吃着,感觉有些不对劲。
  “蟹黄是螃蟹的卵巢,这东西吃了不会怀孕吧?”
  “你说呢?”
  “……”
  ……
  海鲜年夜饭在一片醉声笑语中结束了。
  酒狐仙和暮雨霏霏吃饱喝足,美的飘飘然,看着青鸾城上空的烟花,觉得还是城里好玩,便一溜烟乘葫而去。
  樱兔仙今天也吃的太饱了。
  见宁中子一直在雕刻一个竹壶,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想问,却欲言又止,很快也借机告辞,回青鸾城去了。
  整个竹泉宗只剩下了陆涯、柳玄夜和宁中子三人。
  一男两女,醉意朦胧,陆涯总感觉要发生点什么……
  陆涯枕剑躺在孤松盘根上,吹吹晚风,格外惬意。
  今晚,他喝了不少飞天仙台,醉醉醺醺的,人发有点发飘,但头却一点不疼,很带感。
  但他能感觉到,老婆和师姐都有些悲伤。
  柳玄夜从不做家务,此刻竟罕见的在收拾蒲席,酒碗和竹台竹席,徒手打扫卫生,没用一丁点仙法。
  陆涯还是第一次见老婆做家务的样子,有点刺激。
  看来,离别的时候到了……
  待柳玄夜收拾干净,宁中子雕刻的酒壶也完工了。
  这个版本的竹筒与送给陆涯的不太一样,内刻温煮符文,外加竹釉保温,其说是酒壶,更像是保温杯,里面可以泡各种安胎的补品。
  “给。”
  将竹筒递给柳玄夜,她又默默给柳玄夜怀里塞了一包又一包配好的草药和补品,在柳玄夜怀里堆成了小山。
  陆涯看起来很想笑。
  柳玄夜点头收起来。
  她看了看竹筒外的图刻——图案是今晚围七人在一起喝酒吃海鲜玩竹牌的画面。
  而在七人的头顶,是一片澄澈的、绚烂的、完全迥异于仙界的星空。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这样的星空了。
  “星星很漂亮,谢谢你……师姐。”
  她平静的说道。
  宁中子胸襟起伏,一时感慨万千。
  “你小时候说,天上的每一个星星都是一个太阳,太阳周围还有很多的球形浮空山,上面住满了人……生活在球形浮空山下面的人不会掉下去吗?”
  陆涯一听,蓦的直起身子。
  难道深渊前身的下界,真的是星体宇宙?
  也没细想,陆涯应道:
  “那是万有引力。”
  柳玄夜蓦的一怔。
  万有引力她是小时候听某个前辈说的上古佚事,没想到夫君也知道,这让她怀疑陆涯或许是个远古之神,有着不能帮她的立场或理由。
  “夫君也知道这种上古之事?”
  宁中子也不解的问道:
  “万有引力是什么?”
  陆涯不打算解释太多。
  “万有引力是一种让宿命之人结合在一起的力量。”
  柳玄夜笑着摇头。
  “照顾好师姐。”
  陆涯点点头。
  “嗯。”
  宁中子猛然间抬头一看,柳玄夜的身影已经暗淡。
  “师姐,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轻飘飘的,没有任何仪式感,柳玄夜消失在剑坪。
  在陆涯看来,可能是事出紧急,她走的太简单了,甚至有些突兀。
  还真就是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
  宁中子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这个画面,也无数次告诫自己要冷静,她的表情很平静,眼眶却是清泪滴落。
  好不容易来了陆涯,又好不容易怀来孩子,让陆涯留下来,结果柳玄夜却走了。
  “为什么……”
  陆涯拍拍她,搂着她的肩膀。
  宁中子擦干眼泪,然而一种更加无法言说的无助感突然涌上心头,使她倒在陆涯肩头,哭的稀里哗啦。
  抱着师姐柔若无骨的肩膀,陆涯心明澄澈,抬头看向茫茫黑夜,饶有兴味的想。
  我老婆很强的啊!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