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逼到屠宰的时候
作者:范力天      更新:2020-08-02 05:19      字数:2427
  “疼——疼呀!像刺钻心一样!哥哥,吾快不行了!还没嫁给尔,就要死了!”
  “别瞎说!在甚么地方?有几只?”
  “就一只,顺大腿钻进你的脖子里去了。”
  挽尊吓傻了!用手摸,发现在脖子上,好像爬不动了,忍着巨痛往下赶,到了胸部,明显看见一个肉质的鼓包;咬着牙硬抠出来,流了很多血;须臾,被身体热量烤干。黑甲虫死了;小仙童荷灵仙和挽尊十分困惑;找不到答案,情不自禁把目光落到黄精灵的脸上问:“这是为甚么?”
  回答令人想象不到:“尔的拳头能打出火来,被身体的热量烫死了!”
  “那么,这些黑甲虫,莫非不能钻进尔的身体里去吗?”
  “吾是精灵,隐形的身体钻不进去。”
  此语太重要了,挽尊左顾右盼喊:“隐形呀!”
  声音传出去了,没人动。
  此事,黄精灵明白,悄悄道:“他们不会。”
  “那么,会什么?能缩小吗?”
  众位依然没动静,说明不会;恁么办?
  黄精灵赫然冒出一句:“挽尊,快以嘴喷火呀!”
  “吾能喷火吗?”挽尊脑瓜里文文莫莫有印象,对准黑甲虫试喷一下;虽然出来的火苗不大,但黑甲虫触碰到,立即坠落。这一发现,解决了大问题;愈喷火焰愈大;虽然身边的人还有坠落,但毕竟是少数。
  正当南荒一酋的大扇,再也扇不动的时候;黑甲虫终于被挽尊全部烧死;而胡氏王后却没被黑甲虫入侵,原来藏在南荒一酋的面前,其的两面身体,四只手分别拿着变的铁扇,保住了自己和胡氏王后。
  问题解决了;当南荒一酋清点人数发现身边的人少了一半。并不敢下去寻尸觅迹,带着所有的人,往洞府飞。
  甴曱山洞一行,留下很多疑问:洞里有些尸体很久了,有些时间比较长,最新鲜的乃现在的。
  根据黄精灵获悉的信息反馈,死去的老妪,及以下的老人,都死在山路上,而洞里并没死这么多。那么,那些尸体从何而来?
  黄精灵解答:“都是些好奇的人,路过山洞,想进去看一看,结果全死在里面。”
  南荒一酋精疲力尽,好不容易来到洞府上空,到处可闻一股烧焦的泥炭味;洞口烟熏变黑,树林全部毁灭,烧过的痕迹犹然还在,不知洞里有没有人?就这样不声不响降落在洞口边。希望有人出来迎接。
  尚未喊话;洞里钻出许多黑糊糊的老鼠,闪一下,全跑进烧焦的树林里去了。见此景,南荒一酋警觉起来,将两把铁扇变成佩剑,紧紧握在手中,蹑手蹑脚走进去。
  胡氏王后也想看看里面究竟有甚么?挽尊高高扛着小仙童荷灵仙紧跟着;黄精灵亦在身边;其余的男女都在洞外……
  一进洞口,脑瓜上掉下来一大块石头,“咚”一声,狠狠砸在面前。
  南荒一酋本能转身抬头看;一只猴脸猴腮的动物在洞顶上爬来爬去,石头继续下掉……
  胡氏王后、挽尊很困惑,抬头看,洞顶上还有许多猴头猴脑的家伙,厉声吼:“滚开!”
  小仙童荷灵仙,动不动就尖叫:“那边还有!”
  那么;猴子为何要爬这么高?
  黄精灵以灵波测试获得答案,异常惊诧——正欲说话;从里面的洞口露出一张巨大的尖嘴。
  众位惊呆了!尚未看清是甚么东西;一个大脑瓜伸出来,其状像虎,具有长长的猪嘴,露出两根弯弯的獠牙,一见有人,就猛扑过来……
  南荒一酋早有准备,将五米长剑直直对准张开的大嘴,以最大的力量刺进去……
  怪物脑瓜一偏,擦嘴而过,刺在獠牙上,将剑弹回来;怪物脑瓜却往后缩;没疼痛的感觉。
  小仙童荷灵仙在挽尊肩上尖叫:“快跑呀!”
  胡氏王后弹飞起来,往洞的最高处飞;挽尊紧紧跟着,而黄精灵却在一边……
  洞顶上猴头猴脑的家伙盯着不动,发出攻击的叫声,引起洞顶的同类注意,虎视眈眈逼过来。
  胡氏王后害怕,藏在挽尊身后;黄精灵在一边喊:“快喷火呀!”
  这才让挽尊省悟;来不及多想,猛吸一口气,对准最大的、威胁最厉害的用力喷过去;这家伙没藏的地方,头上的黄毛烧焦,眼睛一黑,从洞顶上掉下,恰好摔在怪物的面前;正欲爬起来,被怪物双脚按住,一口咬断喉咙死去,就地啃食其的尸体,时不时发出犬的威胁,皱着大大的鼻头,一点点撕下来吃掉……
  洞顶猴头猴脑的家伙害怕了,跑得很快;远远爬在洞上,死死盯着……
  这给南荒一酋留下机会,一剑刺在怪物的脖子上;立即遭受惊吓,陡然蹦起——刺过的剑伤正在流血,扔下食物,对着南荒一酋猛冲过来。
  众位都看见了;这家伙不容易死,刺穿的伤口好像对其作用不大;还能攻击人……
  南荒一酋十分震惊!不知何怪物?仓忙弹腿,高高擎着五米长剑,以最的大力量劈下;无意劈着洞顶上的东西,挡住了剑……
  “咚”一声坠地,弹一弹,就不会动了。南荒一酋脑瓜儿懵懂,半晌才回过神来;定睛一看,是只猴子,从腰部斩断,地下流了一滩血。
  怪物不再追,还捡了个大便宜,就地喝猴血,从腰部断开处,一点点撕肉吃;猴头猴脑的家伙虽然不能起来,但睁着双眼,嘴动一动没死。
  胡氏王后恶心极了!飘在空中呕吐,弄得到处都是……
  黄精灵咋咋唬唬喊:“大王:机会难得,快动手呀!”
  作为南荒一酋,能听她的吗?面子往哪放?故意转个弯,盯着洞顶上猴脸猴腮的家伙,厉声喊:“我叫尔挡路……”
  “噼噼噼”前后开弓,乱劈一阵;猴头猴脑的家伙,蹦的蹦、跳的跳,劈的劈死,地下到处可见;一阵阵坠地声,让怪物兴奋极了!一会在猴身上撕咬,一会到尸体上耍弄,仿佛这些容易得来的食物,全是自己的。
  南荒一酋到了斩杀的时刻;蓦然,从另一个洞口伸出一个怪物的头来,形状和眼前的怪物差不多,所不同的乃外露的獠牙没那么长,一见面皱着鼻子,像犬一样哼哼,试图威胁对方离开。
  众位眼前这只,脖子还在流血,抬头对着哼哼,“汪汪”叫几声,意思这是我的,不许任何动物抢。
  “真奇怪呀!一只头像虎,鼻子像野猪,尾巴像牛的怪物,会叫出狗的声音。”针对这个问题,问:“此乃何物?”
  能解答的只有黄精灵:“此怪兽叫彘(zhì),食肉动物,皮厚,攻击性强,极为凶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南荒一酋想,如能全部宰杀,扔进地窖里,够吃一段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