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盛宴下的玫瑰
作者:洇紫      更新:2020-02-14 23:56      字数:5174
  《vv》与《vouge》的合作发布会紧锣密布的准备着。
  因为是国内娱乐杂志首次与国际大牌杂志的合作,洛樱当然不想随随便便就这样凑合着办一个发布会。
  既然是自己出钱,那就要把声势做到位,宣传得彻底,才对得起自己和大家的辛苦。
  洛樱与闻名找酒店,安排工作与接洽,天天转个不停,闻名通过自己的人脉,也递了不少邀请函出去,不仅仅是因为洛樱,也因为这是杂志圈的一次壮举,洛樱起早贪黑,小布丁都是老刘在照顾,回到家几乎倒头就睡着了。
  发布会的早餐,洛樱觉得头痛欲裂,她挣扎着起床,看了看时间,离下午的发布会只有六个小时的时间了。
  她坐着揉了揉头,慢慢的起床洗漱着,镜子中间的她脸色很是苍白,双眼也没有什么生气。
  洛樱洗了把脸,给自己涂上胭脂,好看上去脸色红润。
  她穿上衣服,带好礼服出了门,一路上昏昏沉沉,但仍强打住精神。
  “洛主编好。”走进大厅,居然有不少人给她打招呼,她微笑着回应,因为《vv》的几个大动作让她的知名度和人气大大提升了。
  走在电梯前,发现林静也在。洛樱当做没有看见似的站在了她的身边。
  早高峰坐电梯的人简直就是一场灾难,电梯一开,人头攒动,洛樱和林静又往里挤,林静个子大,偏偏又总是挡在洛樱的前面,按平时,洛樱早就把她掀开了,但是今日她实在没有这份多余的力气,洛樱跟着林静往里走,谁知林静忽然往外一推,把洛樱撞了出去,洛樱差一点就摔倒在地,幸好有人把她一把扶住。
  洛樱回头,却看见了那一双她再熟悉不过的眼睛,那双眼睛如黎明的夜空又似揉碎的一抹波光,让你毫不犹豫沉溺下去。
  洛樱的心跳得飞快,她耳边都可以听到那“咚咚”如鼓擂的声音。
  她避开他的眼眸,挣脱他的手想挤进电梯,但电梯已经关了。
  她心慌意乱,为什么为什么,连离婚都没有这样手足无措的自己,在遇见自己前男友的时候会如此心慌意乱。
  她不想在这里多呆,转背进了安全楼梯,她沿着楼梯往上走,没有上几层楼就已经精疲力尽了,忽然有人从后面搂住她,让支撑不住的她紧紧靠在他的身上。
  洛樱知道他是谁。
  她的心开始痛起来,但是她没有力气挣扎,此时,好像有千百只针轻轻的扎进她的头里,又麻又痛。
  “你发烧了。”言上心疼的说。
  他把洛樱抱起,然后往下走。
  “放我下来。”洛樱喊道。
  言上沉默着,一步一步的下着楼梯。
  洛樱的脸因为发烧加生气更红了,她精神不济,感觉又难受又狼狈,心里的坚强就要瓦解。
  “你必须要去看医生。”言上看着她,言语温柔。
  “我现在不能去看医生。发布会只有五个小时了,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好。”洛樱想镇定但是内心的焦急没有办法让她镇定,她说话的时候几乎快要哭出来。
  “什么也没有你的身体重要。”言上这一次没有听从洛樱的。
  洛樱在他怀里挣扎着:“放我下来,你这种人是不会懂的,失去了发布会我就真的失去了一切!”
  这句话像一记重重的耳光甩到了言上的脸上,他停下了脚步。
  洛樱趁机从他怀里下来,她的泪眶红了,泪珠在她眼里打着转,她与他对视着。
  “我一直觉得老天待我不薄,在我没有婚姻的时候给了我爱情,在我没有爱情的时候给了我事业,但是我不敢想象,假如我没有了事业会怎样?求你不要再玩弄我了,我真的很穷,没有钱没有婚姻,现在连力气也快没有了,我不能穷到连尊严也没有。你走吧,离我远一点。”洛樱看着言上,她的心生痛,她的身体也很痛,但她依然决然而然的选择与他擦肩而过。
  言上站在原地,他看着洛樱离开他,一滴泪从他的脸庞划下,他的心开始淌血,一滴两滴,然后淌成血河。
  洛樱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碾过他的心脏,让他痛到无法呼吸,言上无力靠着墙壁,他几近崩溃,他坚持了这么久,却熬不过洛樱的这几句话,相思对于他不是成灾,而是如同毁灭,每一天每一夜,他都如同身在炼狱。
  他握着拳,克制着自己不要回头不要转身,不要奔向她,不要抱着她,就这样……让我心痛致死吧。
  洛樱一步一步走到四楼,她感觉自己温度是很高,早上并未注意。
  闻名见她进来,脸色绯红,忙问道:“你脸怎么这么红?”
  “没事,有点热。”洛樱摆摆手:“我们是不是要去机场接《vouge》的代表了?酒店那边安排好了吗?晚上的宴会呢?”
  闻名见她如此操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放松一点,没事的,酒店我刚刚去看过,已经布置妥当,等会你与其他人先过去,我和米露去接他们。”
  洛樱舒了一口气,坐了下来,刚坐下去又站了起来:“宣传视频小张给你了吗?你检查过了吗?今天可有不少记者,别到时候出了岔子。”
  闻名扶住洛樱的肩膀:“不要过度紧张了,你如果担心,我要任萱现在就陪你去酒店,你把合同都带好,去酒店你会放心一些,不要太紧张了,等下你还要和他们签合同呢。”
  “我?”洛樱惊叫起来:“我又不是社长。”
  闻名微微一笑:“必须是你,你为了今天付出那么多,应该是你。你和我没有区别。”
  洛樱眨巴着眼睛看着闻名,眼珠子一转:“怎么没有区别?你字没有我好看。”
  闻名低声笑了起来:“还能和我贫,快去吧,我让小李开车送你们,他可以帮帮忙。”
  “好。希望今天顺利!”洛樱打起精神。
  闻名眼里含笑看着洛樱:“会的,老话说得好,功夫不负有心人,老话一般都是对的。”
  洛樱闭上眼睛虔诚的祈祷着,在胸口划了个十字架:“阿门!”
  又对着四周各拜了一拜:“求东西南北各路神仙帮帮忙,让我洛某人能顺利过了今天,拜托拜托!”
  闻名哑然失笑:“你这是哪门子的保佑。”
  “老话说得好,油多不坏菜,神多不怕拜,老话一般都是对的。我走了。”洛樱潇洒的挥挥手。
  下午四点,洛樱和杂志社的所有人穿好礼服,正等待着来酒店的《vouge》主编和各个大佬。
  洛樱深呼吸几下,她忙到中饭也没有吃,靠着早上吃的阿司匹林一直撑到现在,尽管她已经精疲力尽,身上如火烧,但这最后的时刻是不能倒下的。
  她命令着自己:“洛樱,坚持坚持。”
  “南亚传媒总长到了。”小李提醒到。
  洛樱赶紧微笑着上前:“谢谢总站长赏光。”
  传媒总长和洛樱握了握手:“这是我们南亚传媒第一次以杂志的形式和国外大牌合作,是值得庆祝的事。”
  “谢谢总长厚爱,请您过去休息一下。”洛樱落落大方。
  紧接着次长和副次长也到了,洛樱内心十分紧张,她内心惊恐万分,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大官过来,这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她本来只是想正式一点,没有想到却这么高调。
  “哎,那不是言上吗?他怎么来了?”任萱问:“他后面的是谁?”
  “那是苏家总管家秦伯。”洛樱纠结了半分钟,还是迎了上去。
  “秦伯,您怎么过来了?”洛樱主动和秦伯握了握手,却不肯看一眼旁边的言上。
  秦伯微笑着:“你们杂志的这次动作这么大,苏家也想超传媒这方面发展发展,所以也过来凑凑热闹。”
  “您过来怎么会是凑热闹啊?您来可给我长脸了。”洛樱笑了起来。
  言上看着洛樱,一分钟一秒钟也不愿意放过。
  今天的洛樱实在太美,那红色美艳的长裙衬托着她的皮肤更加白皙,红色的长裙是中式的盘扣,她扎着发髻,耳环是十分别致的中国结,迎合着这中式改良的长裙相得益彰。
  她微笑的时候,那古典的气质呼之欲出,她低下头把耳边的碎发放在了耳后,就在她低头绾发的一瞬间,世界都亮了。
  “老爷还让二少爷一起来。”秦伯特意说道。
  洛樱自然的伸过手:“十分感谢苏二少爷过来捧场。”
  言上心里一阵刺痛,他看着洛樱,洛樱的眼光中流光溢彩,但没有丝毫的感情,就像他们是第一次见面,就像她已经没有了他们的记忆。
  “怎么,二少爷是因为太熟了,都不握手了吗?”洛樱嫣然一笑:“说起来,我们也同事了不少日子,以后一定要多多关照vv呀。”
  言上慢慢的伸过手与洛樱轻轻一握,洛樱的手心滚烫滚烫的,言上的心一下子被灼伤了。
  “你……”言上准备开口。
  洛樱却回头喊道:“钟灵,你学长来了,快,把他们带过去上坐。”
  钟灵穿着白色礼服,见洛樱让她给言上带路,心里一喜,小心翼翼的请他们。
  洛樱转身就走了。
  “洛樱姐是怎么忍得住的,还和言上握手。前男友啊~”任萱轻声问小李。
  “依我看,他们两个是一路人。”小李看穿一切的神情。
  “什么意思?”任萱不解。
  “他们两个的心思和忍耐力,不是我们这等人能比的,赶紧做事,哎呀,把你的裙子拉上去一点,肩膀都露出来了。”小李赶紧帮任萱的裙子向上扯了扯。
  “哎呀,你干嘛!”任萱把小李的手拍掉:“这是露肩的一字领长裙,你懂什么!”
  “还有这种设计,你别忘了你是有主的人了啊!”小李在后面嘀嘀咕咕。
  洛樱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五点,晚宴就要开始了,闻名还没有到。已经把飞机晚点和路上的时间都算进去,才发的邀请函,现在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洛樱心里七上八下的,她不停的朝外张望。
  要是闻名十分钟内不到,中间恐怕会有一个尴尬的空档,到时候怎么办呢?
  她内心焦急但又没有任何办法。
  “各位宾客,大家好,我是苏言上。想必大家在最近的新闻里都了解到了我。今天我这这里冒昧的说两句。”
  听到言上的声音,洛樱瞬间转过头,他上去干什么?
  洛樱看着台上的言上,不知道他为何突然上了台。
  “今天,我来到这里的原因和再做的各位前辈有一些不一样,在我去沃顿之前,我一直是vv的一员,我站在台上都能准确的喊出他们的名字。所以我这次来,也算是半个主人。vv这个集体是我最怀念的一个地方,很温暖很团结也很拼。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积极向上,我们在一起面对过很多风波,但vv的每一个人都精诚团结,所以,我想,一个这样的集体创造出来的作品也一定是尽善尽美的,希望各位前辈能多多扶持vv,让它茁壮成长。我不善言辞,就用鞠躬表示感谢。”
  说完,言上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哇………言上太让我感动了。”
  “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他还会帮我拉人脉!”
  vv的所有成员心里流淌着一股暖意,大家都情不自禁的拍起手来。
  “现在,我想邀请vv的主编洛小姐跳一支舞为大家助兴,可以吗?”
  洛樱一愣,但瞬间明白了言上的意思,不能让大家觉得等得太久。
  洛樱款款走到中间,面带微笑的把手放在了言上的手心。
  音乐响起,灯光变成淡黄色,所有人的目光随着他们的舞蹈而移动,他们的舞步默契而优美,一个微步转体的旋转,洛樱自然而然倒在言上怀中,言上搂住洛樱的腰,轻声问:“坚持得住吗?”洛樱微微点头,然后头一侧,优雅的回旋了一圈,两个人的华尔兹飘逸而缠绵,一旁的人看得惊叹不已。
  曲毕,掌声久久响起,闻名和米露带着《vouge》的主编正好从门外而入,掌声更加热烈。
  洛樱跳完舞,有些微喘,她走到一旁,闻名来了,她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她坐到一旁,头痛又开始了,而且比之前更猛更烈,痛到似乎就要裂开。
  她的指甲一直紧紧的掐着手心,告诫自己不能离开,不能倒下。
  “洛小姐,这是苏二公子给您的。”一个招待悄悄的走了过来,把托盘放在了她的桌上就离开了。
  言上吗?
  洛樱看到托盘上有一个盒子和一杯温开水,打开是两粒药丸,洛樱想都没有想就把药吃了下去。
  她撑着头坚持着,奇怪的是,这药丸真的有很好的效果,片刻,她的头痛似乎好了很多,精神也慢慢恢复了。
  “现在,有请我们的洛樱小姐上台与我们的michell先生签上合作之约。”米露在台上向她招手。
  在掌声中,洛樱微笑着上台,今夜的她如果一朵鲜红的玫瑰,迷人的怒放着。
  人们的眼睛追随着她,她轻轻提起裙摆走上台,握手,签字,交换,合影。
  她应付自如,大方得体。
  大家的掌声更加热烈,晚宴也随之拉开帷幕。
  洛樱签下字的那一刻,整个心都放松下来,她忽然觉得周遭的力气就在签完字的瞬间被抽走了。
  合同收好之后,洛樱坐到了最角落的位置,她很累很累了。
  闻名在场面上周旋着,眼光之余也会看看洛樱,他知道洛樱实在太累了,索性现在帷幕已落,剩下的收尾他完全可以应付。
  洛樱昏昏沉沉,她走向洗手间,离开音乐和喧哗,周遭瞬间冷清了下来,她走了两步却走不动了,只能扶着墙勉强站着,忽然有人把她抱了起来,她看着那绝美的面庞,想拒绝却没有任何力气。
  言上什么话也没有说,从偏僻的电梯把洛樱带了出去,直接开车去往医院。
  洛樱像一只猫似的蜷缩在坐位上,一丝气力都没有。
  言上把外套细心的披在了洛樱的身上,心痛的深深的望了她一眼。
  医院的人都注视着这个俊秀无比的男子抱着身穿盛装的女子进了急诊室,这男人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焦急。
  洛樱昏昏沉沉,只听见医生说道:“都四十度了,怎么才来。赶紧输液。”
  随后就软绵绵的趴在言上的怀里像一只待宰的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