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灵矿行 五
作者:风声小鱼      更新:2020-02-14 23:55      字数:2176
  “理由?呵呵,当然!爷爷您还记得三日前内门弟子王强师弟,他奉命前去斩杀玉昊天那个杂碎一事吗?
  虽然行动最终是失败了,可王强师弟却是带回来了一条特别重要的消息,玉昊天这个贱种杂碎,他竟然有着和王语昊那个妖孽相同的攻击手段,那就是禁锢能量做以己用,凭此方才使得后天三重修为的王强师弟不敌,最后无奈退走.
  除此之外,我们黑魔那边也有消息传来,上面清楚的记载着玉昊天他凭借一己之力,先后强势斩杀黑魔绝十数名银牌杀手后扬长而去的详细记录;
  结合这些消息,再联想着玉昊天进宗以来的一系列表现,以及他对风二狗那个死废物的维护程度就不难判断出来,玉昊天这个杂碎很有可能就是我们黑魔一直在苦苦追寻的双生武魂妖孽天骄王语昊!”张明远细说道.
  “所以呢,以明远你的意思,接下来我们大家应该如何来行事呢?”张方武并没有直接给出自己的意见,反而是脸色凝重的继续看向张明远追问道.
  “孙儿我的意思?呵呵,很简单,不论我们的这个猜测是否属实,我们都不能让他玉昊天安然渡过这三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我们大家必须做出一些事情出来才行.
  还有,使用一切方法探知玉昊天和云天龙他们之间达成的默契,如果明远估计没有出错的话,云天龙那只老狗很有可能清楚知晓玉昊天身上的一切秘密,爷爷你不妨换个法子从云天龙身上一探口风.
  妈的,明远可不认为云天龙那条老狗仅只是因为某一个原因而出手相助玉昊天,他必须给我们爷孙两人一个完美交待才行!”张明远冷静分析道.
  “哈哈哈,很好,不亏是我张方式最看中的孙儿,明远你果然没有辜负爷爷对你的期待啊.
  不错,虽然你父亲和远儿的死亡不是他云天龙亲手所为,但却是同他云天龙有着斩不断的巨大联系,他必须给我们二人一个满意交待.事不宜迟,那就即刻按照明远你的法子来开始行事吧!”
  张明远的沉着与冷静,让张方武很是满意,看向他的眼神也是更加变得柔和与慈祥了.
  “呵呵,当然.玉昊天那个该死的贱种杂碎,当众折辱生杀我父与我兄弟,最后更是扬言要将我们张氏一脉从道一宗连根拔起,如他这种无法无天的畜生行为,我们爷孙岂能任他继续嚣张下去呢?
  爷爷,还有师尊,烦请你们二人相助明远一起行事,这一次,说什么要得让道一宗彻底动乱起来!”
  既然一切都按照设想的完美进行下去,张明远就不再多做什么废话,而是直接选择了付诸行动.
  .......................
  与此同时,在那灵矿之中.
  咻咻咻
  伴随着玉昊天身影的再次进入,又是数十道神秘身影一并向他迅速袭杀过来.
  “呵呵,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切了.杀!”
  看着那数十道不打招呼便是向着自己发起的凶猛攻击,玉昊天筹志满怀,意念微动间,腾云步法被他再次施展开来,使得自己的身体宛如一只随风而动的蝴蝶般快速从人群中飞舞起来.
  嘭嘭嘭
  噗嗤,噗嗤
  随着玉昊天身影的不断穿梭滑动,一道接一道的强敌便是被他瞬间斩杀,直至十数息时间过去,数十道强大身影被他一灭而空,尽数变成了满地的碎肉时,玉昊天神情方才为之一松,长出了一口浊气.
  “第一次攻击安然渡过,接下来才是挑战的真正开始,时不待人,此一次说什么昊天都必须成功.水字诀,斩;中庸剑意,杀!”
  眼神仅只是随意的从地面一扫而过后,玉昊天注意力快速回神,先入为主的同时释放两大最强杀招,毫不犹豫的向着灵矿深处继续深入进去.
  轰隆隆
  同一时间,就在玉昊天身影继续前行,即将冲至灵矿深处的那一瞬间,那熟悉的震耳巨响声音也是适时从灵矿的最深处传了出来.
  紧接着,一排排的滔天巨浪也是再次澎湃而出,汹涌至极的向着玉昊天孤身上前的身影冲杀了而来.
  “真正的考验终于开始了,那就战吧!”
  看着那虽是后发而出,但缺是在眨眼功夫不到时间里,就已经冲至自己身前的恐怖巨浪,玉昊天神情专注,一人一剑化作一道惊风,如光似电般的径直冲前杀掠过去.
  “禁!”
  不同于上一次,眼看着自己就要和那滔天巨浪开始深层次的疯狂碰撞时,玉昊天闲置下来的那只手掌猛然一阵翻动,一个涌现着沧桑气息的古老“禁”字符文先声夺人,先行一步禁锢住了灵矿中的能量.
  嘭,噗嗤
  刚刚完成这个动作,玉昊天手持长剑的果绝身影也是及时飞掠而至,在两大剑意的共同作用与加持之下,强势冲破那巨浪的束缚与攻击后扬长远去.
  但是好景不长,还不等到玉昊天的身影前行上多远距离,一道机械般的僵硬声音适时的响起在了他的耳畔:
  “恭喜闯关者完成第一关的考验,离第二关考验还有三息时间,三、二、一,开始.”
  呼呼呼
  根本不给玉昊天任何反应的时间,一股庞大的凌厉劲风就已是凭空而落,迅速卷起玉昊天的身影后消失在了眼前,而当他再一次显出身形时,却是来到了一个空旷一片的陌生场景之中.
  “啥...啥玩意儿?闯...闯关者?我勒一个去!怎么会这样子呢?这丫得竟然是一个神秘的试练之地啊!”
  听着耳旁刚刚落下的僵硬声音,再转头看着眼前这个空旷一片的陌生场景,让玉昊天深感无语的同时,心中也是有点苦笑不得.。
  妈蛋的,就这么一个鸟不拉死,且还是没有任何人烟与生杨的鬼地方,天知道它对自己的考验是什么,而他自己又该用何种方法来通过这第二关的生死考验呢?
  想到这里,玉昊天脸色瞬间由晴转阴,神情也是变得极不自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