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酒楼听闻
作者:何处不天涯      更新:2020-02-15 00:00      字数:2512
  “娘亲,孩儿只是甚是想念外公,外婆而已。”张晨喝了一茶水后,悠悠地道。对于张母认为他只是想着去外婆家游湖的想法,肯定不予认同。
  “小鬼头,我是你娘亲,你心里想什么我能不知,所谓知子莫若母。”张母很是自信地说道,“若你能把老师布置的功课完成,母亲便带你去。”
  端庄秀丽的脸庞上带着笑容,却似乎已经布好了一个陷阱等着自己跳下去。
  “我心里想着什么你可不知道。”可这话张晨是决计不会说出来的,“我答应娘亲便是,一定会好好读书的。”
  “晨儿,你这小小年纪不爱和其他小孩玩耍,偏偏这么喜欢泛舟游湖,又喜欢舞刀弄枪,倒有几分汉唐时期那些书生的样子。”张母如是说道,到有着几分喜悦之情。
  汉唐时期,武风盛行,那些书生游山玩水,往往是一手带剑一手拿书。
  听母亲似乎有夸奖之意,张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那是因为太湖风光太好。”
  记得前几次去外婆家的时候,他总是拉着母亲去坐小船游湖,只是只有他知道真正的目的并非在此。在游湖的过程之中,张晨一直留意着慕容山庄四处的景物。他发现这一世的记忆力比起上一世要好上许多,许多建筑的方位只要看上一眼,便能牢记在心里。
  通过几次十分小心又细微的观察,张晨发现燕子坞是由一片彼此相连的小岛组成,而小岛之上有着无数燕子在这里筑巢,而燕子坞也正因此而得名。
  张母的家族,慕容山庄正坐落在其中一个最大的岛上,在岛的外围则是一排排粗大的杨柳,随着太湖上吹来的风不断摇曳,四周则是各种花草。往里面走上一段路程,便能看到一片家族围墙,而在正大门上方则有一方匾额,题写着“慕容山庄”四个娟秀的大字。
  在慕容山庄背后不远处,有一片横宽约有里许的湖泊,这里的湖水清澈见底。而在湖泊的中心,则有一个十分偌大的假山,看上去十分地精致,似乎是有人有意用太湖上的石头搭建而成。
  整个慕容山庄就属这个假山最为特别,那个据说拥有各种武学秘籍的还施水阁应该就在这假山的背后。
  经过几次的暗中观察,张晨已经将真正的目标牢牢锁定。只是这些想法他只能暗暗藏在心底,却不能对任何人透露。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些武学秘籍对那些江湖人士会有着多大的吸引力,若是被人泄露出去,会引起多大的骚乱。十余年前,一本《九阴真经》就搅得整个江湖血雨腥风。他决不能把风险带给自己的家人们。
  “其实母亲也甚是想念父母兄妹,也有着不少时间未见到他们了,等到下个星期应该会过去看看他们。”张母想了想说道,“不过未来几天可不会再带你出来玩了,一定要在家里好好读书,父母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你可一定要光宗耀祖。”
  张晨默默无声,只是本能地低了低头,“难得过个几年,我真要去参加那个什么劳什子的科举考试吗?”
  他的家族世代经商,而能和他们家族往来的十有八九也是一些商人,这些人聚在一起聊天,除了赚了多少银子外,便是聊谁家的孩子写的一手好字,背的一首好诗,又或者被老师表扬了。说是聊家常,却是在暗暗地明争暗斗。
  不由得让张晨想起了后世的那些家长也是如此,看来大人们喜欢拿小孩作比较真是不分年代的。
  他明白自己未来可能不会朝着父母所期望的发展,只是眼下不是表露自己心意的时候。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他心中只想着快意江湖,又何必将自己束缚起来。别说区区考取功名,即使是皇帝老儿,他心中也没多大兴趣。
  想着想着,突然隔壁的桌子上传来一阵大声的说话声,“丐帮洪老帮主不久之前出现在苏州城当中,然后亲手手刃了大恶人王雄洋。”
  张晨心中一动,抬眼望去,只见两个江湖人士打扮的中年男子在喝着酒,款款而谈。
  当他们谈到丐帮帮主洪七公的时候,满眼的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那恶人**掳掠无恶不作,结果被洪老帮主,逮个正着,结果你猜怎么着。”那大汉喝了一口酒,说道。
  “如何,你快说下去。”坐在对面的那大汉听地心急,连忙问道。
  “洪老帮主真不愧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他先细数这个恶贼的种种罪过,让这个恶贼知道自己死有余辜,并且承诺若三掌之内打不死这恶贼,便放他一马。”那人继续说道。
  “为何要定三掌之约?”张晨想起洪七公曾经救欧阳锋反而被其暗算的典故,摇了摇头,这年代的那些大侠即使有着绝世武学,依然有这个年代鲜明的痕迹,有时候在他自己看来,却是显得有些迂腐,那恶贼若三掌之内不死呢,那以后继续去祸害人间吗。
  “原谅你是上帝的事情,我们的任务就是送你去见上帝。”他突然想起来这句在后世流传甚广的名言。
  “但是洪七公以五绝之一的北丐之名,许下三掌之约,应当是有很大的把握。”
  隔壁桌子上的声音继续传来,“你猜怎么着,两掌,就两掌,那恶人就毙于洪老帮主的掌下。”
  “那恶人功夫不错,要不然也不能做这么多坏事,可是洪老帮主是谁,五绝之一,一手降龙十八掌享誉天下,据说当时洪老帮主出掌的时候,风云变色,四周的空气都似乎被凝固住,这恶贼根本避无可避,只能束手待毙。”那大汉说的眉飞色舞,满口唾沫。
  “不知道洪老帮主是否离开了苏州城,我若是能见他一眼,那当真是三生有幸,那劳什子的皇帝可不怎么相见,最想见的便是洪老帮主这样的当世大英雄。”
  那两人继续在酒桌上高谈阔论着。
  张晨虽然知道他们说的有点夸张,但是闭上眼睛也能大致想象洪七公当时的气势,心中也不由地一种神往。
  只是他抬头看到母亲的神色时,心下微微一惊,发现母亲的神色满脸鄙夷和不屑,她好像对江湖人士有着很大的偏见。
  他们母子俩随便吃了点饭,张母似乎有点受不了这些江湖人士的喧闹声,便带着张晨离开了。
  “看来慕容家族当初决定和武林断绝所有关系的时候,是下了很大决心的,甚至对以后子女的教育当中,传输地都是江湖人士的反面教材。”张晨很快从母亲的表情当中得出了自己的想法。
  此时,夕阳西下,他的母亲正牵着他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街道上,那些过往的行人,叫卖的小贩,心中似乎若有所思。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那些有血有肉的生命,这可不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不久之后,乱世即将到来,这南国的繁华将会被蒙古铁骑无情的踏碎。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他家族的生意也必会受到牵连,但无论如何,决不能让自己的父母,家人受到任何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