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荒山
作者:卜勤      更新:2020-08-02 05:15      字数:2255
  既然知道了信息,接下来,就是找了,素秋灏池二人就近在河湾镇歇了一晚,商量一下先去哪里找,毕竟这次的路途,十分遥远。
  “我们,先去汉洲?还是清水洲?”素秋问灏池,他的主意都很稳妥。
  灏池沉思,然后答:“都差不多,清水州相对近一点点,但我们不熟悉地点,何况那山神兽不好找,不一定能找到。”
  “汉洲相对远一点,虽然也不一定能找到,但我们不是有请贺先生画地图么?算算时间,这次过去,差不多刚好到了交图之期,就正好能顺路,拿了地图,咱们再去别的地方,就方便些了。”
  素秋道:“那要不,咱们还是就去汉洲?还可以问问贺先生瑜城荒山的情况,贺先生游历颇广,说不定还能知道这山神兽的信息。”
  灏池点头:“这样,可。”
  于是商定好,第二天一早,两人就出发,再次去往汉洲。
  汉洲路途算远,这次没有上次那么急,花费了十日还多两日,才到达汉洲,又花了两日时间赶到贺先生家。
  贺先生见到他二人十分热情,好生周全的招待了他们,然后问:“你们,可是来汉洲有事?”
  毕竟上次已经约定好托商队带地图,他二人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地图特地千里迢迢过来这一趟。
  素秋点头:“确实有点事,贺先生游历颇广,我们正好也想请教贺先生一下,不知贺先生,可知道山神兽?”
  贺先生愣了下,然后问:“你们找山神兽做什么?”
  显然是知道山神兽的,素秋没有如实回答,只道:“我家中有亲人得了怪病,挺重的,各种药石都用过,名医也请了不少,各种治疗方法都试过了,还是不见好转起色,是以,想寻寻这山神兽,看看是不是能行……”
  说着,素秋露出悲戚神色,倒不是素秋想说这谎,只是,收集魂珠碎片这种事,不是可以大声宣扬之事,能不说,最好便不要说。
  贺先生看素秋样子,不疑有他,沉吟道:“你们应该也是问过知情人,听说了汉洲瑜城外的荒山上有可能有山神兽了吧?”不然也不会直接就大老远跑来汉洲了。
  素秋老实点了点头:“是有人告知。”
  贺先生道:“关于这个,我虽去过荒山,知其地形,但也并不曾见过那山神兽,也不能确定,不过相传,曾经瑜城荒山上,确实是出现过山神兽的,只是这传说已久远,后面也无人再见过,如今,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若是找不到,那就只能去清水州碰碰运气了。”
  素秋点头:“知道了,谢谢贺先生。”
  贺先生摆手:“谢什么,我又没帮你们什么,你们应该早有信息。”
  又问:“你们过来,是来取地图的吧?”
  素秋点头:“正是,算算时间,也差不多,我们是想取了地图要找那山神兽也方便些,不过若是贺先生还没完成,那我们回头再来也可以的。”
  贺先生道:“既然来了,又还回头再来,多麻烦,地图快好了,这样,今晚你二人若是没有特别急,不嫌弃的话,可在寒舍歇一晚,我连夜赶画,把余下的画完,你们明日便能带地图启程了。”
  素秋道:“这样,就要辛苦贺先生了……”
  贺先生摆手:“没什么的,你们也难得跑来跑去,毕竟路途也远,再者,你们若真是要去寻那山神兽,那有地图带着,应该能有所帮助,那荒山……不好走。”
  素秋忙道谢:“好,那就要辛苦贺先生了,谢谢了!回头我再多加酬劳。”
  贺先生忙摆手:“不用不用,就之前的就挺好,不需加的,我也不能收。”
  贺先生如此说,素秋也就不坚持,再次道了谢。
  贺先生给他们安排了花茶水电心,让他们随意玩,自便,自己即刻就开始赶画余下的地图。
  晚间,素秋灏池便歇在了贺先生家的客房,贺先生招待的都很周到,等素秋灏池二人睡下了,贺先生还在赶画地图,虽余下不多,贺先生也还是到后半夜才赶完,然后晾干一会,又全部给装订成册,这才在天都快亮时歇下。
  第二天素秋灏池一起来,贺先生也跟着就起来了,显然睡的不多,但睡的十分警醒,一听见二人动静,他也就跟着起来了,怕耽搁他们。
  把地图册交给二人,素秋也给了贺先生的酬劳,这才收下了地图册。
  说真的,要不是有储物囊这种方便的储物空间,这么多地图,还真是,搬都要搬累死,更不可能随身携带。
  好在储物囊好用,直接一个意念全数收下,再意念起便能随意抽取拿出来。
  贺先生也算细心,把每个地图,细化到村,镇,郡,城,洲,全都分类的清清楚楚,标识好了,所以素秋要取哪里的地图查看,也是十分方便。
  二人收了地图,贺先生又待了他们顿早餐,这才告别,离开贺先生家,往瑜城而去。
  到了瑜城,还得往郊外山区飞行近百公里,才到达荒山。
  荒山面积庞大,范围竟然比瑜城这个城还广,且看上去,荒山上有许多禁地,当地人基本都很少有进荒山的。
  毕竟汉洲人民爱好和平,狩猎也少,是以就更少会去荒山了。
  荒山之上,除了强兽多之外,地形也是曲折复杂,且有很多危险之地,有毒瘴地带,沼泽湿地地带,有那种吃人的植物地带,也有凶兽森林,甚至有熔岩之地,总之各种危险之地,和动植物。
  也难怪贺先生都要说这里不好走了,且这荒山,名副其实,上面十分荒凉,能呆在那里的生灵,似乎都是些不太一般的动植物。
  普通的动植物,在那里好像都没法存活,这里,大概也是汉洲唯一没什么鲜花的地方了吧,除了那种类似食人花这种凶猛的物种,其余花在这里就只有枯萎的命运,更别说普通草,那都是枯黄发黑的。
  树木有那么一些已经完全枯死,只留了黑褐色的枯枝立在那里,早已硬化,成了化石那样的东西了。
  素秋灏池骑乘蓝尾凤,一飞至荒山上空,就被浓浓的黑烟一般的雾气遮住了视线,且贺先生地图上画的详尽,这雾是毒瘴,看来,这是想走空中道都不行了,二人只好下来,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