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话
作者:钱小串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6291
    ( )    第182话

    雨洛的脸色瞬间苍白,身体无法控制地颤抖着,她难以置信地望着对面的男人,他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碍眼的东西,巴不得她身边的人开枪,好结束她的生命。

    “夜修宸,你当真以为我不敢真的让人开枪?哈哈——”

    金坤的表情像是着了魔,狂放地大笑着,细眼中划过一丝丝精光。

    “只是,我怕你后悔都来不及!”

    夜修宸的脑中蓦地想起他在电话里提到的事情,他说,他的手里,有他想要的两样东西,眸光一闪,状似轻佻地问道。

    “我倒想听听,这世界上有什么东西,能让我后悔莫及。不过,如果你说的是这个女人的命,那么,你不用再自以为是。”

    雨洛的心里一丝苦涩流淌而过,身体产生一股冰冷,仿佛要将她冰封起来,动惮不得。

    金坤嘿嘿地笑了起来,抬起头,细小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拿枪指着他的男人。

    “夜修宸,我真是为你感到可悲,连自己的女人怀了自己的种都不知道,哈哈哈。”

    夜修宸的胸腔猛烈一震,脑海中“轰”地一声炸开,金坤的话太过震惊,让他以为是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

    然而,金坤的表情,却不像是在开玩笑。

    黑眸缓缓地转向不远处的女人,她瞬间变化的脸色告诉他,金坤说的话,都是真的。

    她瘦得让他见到第一眼的时候就心疼,他难以想象,这样柔弱的她,身体里,还怀着,另外一个小生命,他的视线无法控制地落在她平坦的**。

    洛洛,那里,真的,有我们的,孩子吗?

    雨洛一张小脸失了血色,从来没有想过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他知道自己怀了他的孩子。既然他不在乎她,那么,他知道了,又有何用呢?

    夜修宸的表情尽数落入金坤的眼里,他心里一喜,他果然没有猜错,这个女人,连同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是这个男人的弱点!

    金坤得意地抬起手,洋洋自得地想要将搁在自己太阳穴上的枪口移开,然而,下一秒,那支枪不但没有顺着他的意思移开,反而更紧地抵了上来,太阳穴被撞得一阵闷疼。

    “夜修宸!”金坤的眼里满是怒气,“你就不怕我杀了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现在放了我,我还可以考虑给你们一家三口全尸!”

    “金先生。”夜修宸脸色渐渐冷了下来,“你知不知道,你我见过的最无知最自不量力的人?”

    “这天底下想要为我夜修宸生孩子的女人多不胜数,我既然不想要这个女人,又怎么会,要她替我生的孩子,嗯?”

    “你!”

    金坤神经一颤,后脑勺溢出大滴大滴的汗水,双眼发狠,猛地看向他的手下。

    “我就不信你真的不在乎!开枪,杀了她!”

    雨洛的脑子里,早已经一片空白,她凝视着他的侧脸,他果然不在乎她肚子里流淌着他的血液的小生命,甚至,他始终侧对着她,不曾看她一眼。

    “杀了她,你听不懂我的话吗?!”

    金坤在赌,赌在最后时刻,夜修宸会阻止他手下开枪,然后缴枪投降。

    那手下的额头也早已经一片汗水,听了金坤的话,突然大吼一声,高举起手中的枪,咬咬牙,扣动了扳机。

    然而,他并没有让子弹射向雨洛的脑袋,而是手一偏,子弹便斜飞出去。

    雨洛惊恐地望向他,还未反应过来,腰部,已经传来一阵剧痛,子弹没入腰侧的肌肤,如一把钝器,强制破开她的身体,拼命地往里挤,往里挤。

    “嗯——”

    她闷哼一声,整个人承受不住倒在了地上,腰侧中了枪,鲜血立刻涌了出来,单薄的衣衫阻挡不住,很快便晕染开来,殷红的血,顺着身体,流淌到沙滩上。

    金坤恐惧地睁大了眼睛,背后仿佛瞬间升腾起一股寒气,他目光呆滞地看着地上中了枪的雨洛。

    这个男人,竟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人中枪……

    “金先生,让你的手下乖乖放下枪,而你,跟我走,等我安全离开,我自然,会放了你。”

    夜修宸说着自己的条件,仿佛刚才的一幕丝毫没有被他放在眼里,事实上,他根本没有朝雨洛的方向看一眼。

    “不可能,不可能……”

    金坤喃喃着,突然之间,脸上迸发出一种破釜沉舟的狠厉。

    “把她肚子里的孩子给我打掉!夜修宸,我就不信你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生骨肉死去!”

    夜修宸的身体几不可见地一晃,手中握着枪支的手,早已经浸湿了汗水,然而,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不能功亏一篑!

    “金先生,我只说一遍,让你的手下放下武器,否则,我会开枪,杀了你。”

    扳机叩响,金坤的双腿被吓得一软,大滴大滴的汗水流淌在脸上,他咬咬牙,做出了最后一次赌博。

    “开枪!打她腹部!MD,夜修宸,你要是再不投降,老子要让你一尸两命!”

    金坤的手下早已经全身发汗,握着枪的手也在微微颤抖,得了金坤的命令,缓缓靠近趴在地上还在不断流着鲜血的女孩。

    雨洛撑大了双眸,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朝自己靠近。

    她拼命地摇着脑袋:“不要,求你,不要过来——”

    双手艰难地伸到手下,护住自己的腹部,眼眶里眼泪汹涌而出,她忍着剧痛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男人。

    “哥——”

    她艰难地叫着他的名字,夜修宸的心为之一震,隐藏在头发下的血管青筋暴突。

    “洛洛求求你,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求求你,哥……”

    然而,他仍旧没有看她,她一遍一遍看着他的侧脸哀求,他却连一眼,也吝啬于给她。

    雨洛的心里,残存的一丝希望终于破灭,无边无际的绝望涌上心头。

    她捂住自己的腹部,拖着自己的身体,拼命往后爬,腰侧汹涌而出的鲜血将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不要过来,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泪水早已经模糊了她的双眼,她徒劳地摇着脑袋,脸上因为惊恐而惨白一片。

    然而,没有人听她的哀求,那人毫不留情地上前,举起枪,对准了她的腹部。

    雨洛的呼吸,仿佛一刹那间停止了,双眸看向夜修宸。

    “哥,救——”

    最后一声求助还未出口,冰冷的子弹已经穿透她的指缝,射进了她脆弱的腹部。

    那里,有她,和他,血脉相连的,孩子……

    雨洛的身体,再也动惮不得,一股滔天的腥甜涌上喉头,她再也控制不住,吐出一大口鲜血。

    在子弹穿透雨洛腹部的那一刻,金坤终于绝望地瘫软在地上。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先前所有的冷硬都化作了此刻卑微的求饶,他紧紧抓着夜修宸的裤腿,脑袋不断在地上叩头,鲜血从他额头上留下来也阻止不了他的动作。

    他怕死,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男人,他无法想象他会怎样让他死无葬生之地。

    他不断地求饶,不断地求饶。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嘭”的一声枪响,金坤死死地睁大了双眼,油腻腻的额头中央,留下了一个黑黢黢的洞,肥胖的身体往后,倒在了地上,激起一地的沙尘。

    金坤的手下见到自己的老大被杀死了,纷纷乱了阵脚,忘记了要反抗,四下逃亡。

    “砰砰砰——”

    无数的枪声响起,夜修宸杀红了眼,面前的人,一个个倒在地上,他控制不住,周身散发出巨大的杀气,仿佛要将这里的一切都毁灭!

    “少主!”

    莫司终于赶了过来,此时的夜修宸,让人不敢靠近,一发发子弹,像发了疯一样钻进那些人的身体里,发出“噗噗噗”的声音。

    “少主,对不起,我来迟了。”

    莫司上前,痛苦地拦住了夜修宸。

    “少主,快救救小姐,她快,不行了。”

    “小姐”二字终于让夜修宸停止了动作,高大挺拔的身体剧烈一晃,手中的枪,无力地滑落在地上。

    他像一个疯子一样冲到雨洛面前,将她紧紧抱在怀里,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她的脸,苍白地像一张纸。

    “洛洛,你不能有事,不能有事……”

    雨洛的瞳孔已经开始涣散,一只手还在紧紧捂住自己鲜血直流的腹部,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紧紧抓住夜修宸的手,艰难地张开嘴唇。

    “孩,孩子,救……”

    “呕——”

    又是一口鲜血从她苍白的嘴唇里涌出来,她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单薄的身体一阵痉挛,整个人,跌入了黑暗的深渊。

    “洛洛!”

    夜修宸的世界,仿佛在这一瞬间崩然坍塌。

    雨洛的双眼,在他面前缓缓闭上,抓住他衣领的手也滑落下去。

    巨大的恐慌席卷而来,夜修宸的心里,一片冰凉。

    “洛洛,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他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推开当着他路的人,跌跌撞撞地冲向海边停靠的游艇。

    洛洛乖,我不会让你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