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二章 没死就娶你
作者:如水意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216
把凯瑟琳和阿黛尔送入安检通道之后,高扬他们就不能进去了,看着凯瑟琳通过了安检,对着他挥手的时候,高扬对着凯瑟琳挥了挥手,就此送别了凯瑟琳。

等凯瑟琳的背影完全消失之后,叶莲娜才吐了口气,然后对着高扬笑道:“我很艰难的才把那个阿黛尔弄走,给你创造了一个和凯瑟琳独处的机会,我乖不乖?”

“乖,真是乖孩子。”

“我给了你和凯瑟琳表白的机会,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我是胜利了,还是失败了?”

“你胜利了,完胜。”

“耶!太棒了!”

叶莲娜在机场大厅里尖叫了一声后,丝毫不顾受到她尖叫声而受到了惊吓的人们投来的白眼,跃身扑到了高扬身上,把双腿也盘在了高扬的腰上后,在众人的注视下,给高扬来了个热烈的湿吻。

没有准备的高扬差点儿被叶莲娜推到在地,不过他在踉跄了一下之后,还是站住了,然后赶紧双手抱住了叶莲娜,以免叶莲娜摔下来,然后搂着叶莲娜在众目睽睽之下来了个长时间的热吻。

一身黑衣,惹人注目的弗莱把头扭到了一边,恶狠狠的怒视着那些投来白眼的人。

虽然是被动的,但高扬很享受这种感觉,尤其是在放下叶莲娜之后,在四周男性同胞们投来的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注视下,高扬的感觉就更好了。

拍了拍背对着他的弗莱,高扬道:“好了,回家了,嗯,这里的事,不要乱说,你懂的。”

汽车到了家门口,高扬搂过了叶莲娜的小蛮腰,第一次主动送上了一吻之后,对叶莲娜道:“去叫你的爸爸过来,还有兔子他们,我有点儿事要和他们商量。”

叶莲娜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模样,还赠一个热吻后,道:“快一点儿,我有礼物要送给你呢。”

等着叶莲娜走开之后,高扬立刻给摩根打了电话,虽然有时差,但高扬这时候也顾不得了,他马上就要出发去利比亚,所以他得在离开之前把事情办妥。

和摩根说了说叶莲娜的事之后,摩根丝毫没有磕绊的就答应了下来,并且保证最多半个月就能搞定一切。

和摩根谈的事没几句话就结束了,就在高扬挂上电话之后,格罗廖夫他们几个也来到了车上,把弗莱也叫过来之后,高扬道:“其实没有什么大事,我只是要和格罗廖夫有些话要说,至于为什么把你们都叫过来,就是让你们感受一下这车里啥感觉,顺便把车上的这些好酒都给消灭了,坚决不能浪费,明天就要出发,今天放开了猛喝吧兄弟们。”

崔勃大笑道:“算你有良心,我和金方还有老毛子出了钱,总得上来感受一下,扬哥,说说效果咋样?”

只有格罗廖夫显得有些不太自然,嘀咕道:“找我有什么事呢?有些话就不用说了吧。”

高扬摆了摆手,让兔子只管喝他的酒别插嘴之后,拉着格罗廖夫到了车厢里的一端,道:“我和叶莲娜的事……,算了,不说这个,还是说正题吧,我想让叶莲娜去美国留学,茱莉亚音乐学院,凯瑟琳说他爸爸可以给叶莲娜一个考试的机会,还有,我想让娜塔莉娅也跟着去,她可以陪在叶莲娜身边,嗯,我已经给摩根打了电话,他答应帮叶莲娜办理去美国的签证,我知道你和她们刚团聚没有多久,可能会舍不得,但我觉得你应该会同意,所以我抓紧时间给摩根打了电话,但这事肯定是你最终做决定的,你同意吗?”

格罗廖夫看上去惊呆了,他喘息着,在猛的晃了晃脑袋之后,激动的大声喊道:“你是在问我同意吗?该死,你难道不知道我最期盼的是什么?这还用问吗?天啊,茱莉亚音乐学院,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学院之一,去美国,难道不比在南非安全吗?我至少不必在打仗的时候还惦记着她们母女会不会被枪击了,天啊,高,我怎么可能不同意!我是没办法送她们去,而不是不想让她们去,谢谢,我非常非常感激你!”

激动的说完后,格罗廖夫一把抱住了高扬,在高扬的双颊上来回亲了好多下。

对于老毛子们太过奔放的感情表达方式极不适应,高扬努力的把格罗廖夫推开之后,使劲擦着自己的脸,道:“太恶心了,以后别这样对我,拜托!我知道你很激动,可麻烦你不要对我这样,现在既然你同意了,好吧,那你去跟叶莲娜还有娜塔莉娅说去吧。”

格罗廖夫一呆,道:“你没告诉她?好吧,我去跟她说,我想她应该会答应,不过,茱莉亚音乐学院的学费非常贵,而且在纽约,在曼哈顿,世界上房租最高的地方,能帮我问问一年大概需要多少钱吗?”

“我问了,叶莲娜的学费一年是两万五千多,住宿费单人间是一万四千多,还有杂费四千多,加起来也就是四万多美元,我们再加上衣食住行还有别的什么开支,一年有十万美元应该够了,娜塔莉娅得照顾叶莲娜,最好离学校近一些,嗯,曼哈顿的房租比较坑人,差不多点的一年至少五六万美元,她住的也不能太憋屈了,嗯,他们两个人加起来,一年二十万,应该够了。”

听到需要的钱之后,格罗廖夫沉默了,而高扬装作没看到格罗廖夫为难的样子,继续道:“茱莉亚音乐学院的奖学金不少,不过我们暂时不能想这个,所以至少得准备二十万让她们娘两拿上,我这里能拿出来九万,你那里能拿出来六万吧?这就是十五万了,咱们再干上几天,很容易就凑到二十万了,我觉得正好能赶上她们用。”

高扬的话音刚落,李金方把手里刚起出来的红酒塞子嗖的一下就砸在了高扬的额头上,虽然软木塞子很轻,却把高扬的额头打的疼的不行。

“我就次奥了,扬哥,看不起我是吧?我的钱是臭的是吧?你就这么拿我当兄弟的?”

崔勃想学着李金方的样子吧手里的酒瓶子丢高扬脑袋上,想了想没敢扔,怕把车里东西砸坏了还得赔,仰天就着瓶子灌了一口之后,一脸愤然的道:“妈的,谁不知道我兔子向来拿钱不当钱,你还说还什么挣几天就够了,扬哥,你这是当着我的面给我弄难看啊!次奥,我真想啐你一脸经血。”

听到崔勃最后一句话之后,高扬差点吐血,而李金方直接把嘴里喊着的一口红酒喷了崔勃一脸。

“哎我次奥,死蛤蟆,我就是说说,你还真对着我喷啦?”

李金方暴怒,摁住崔勃就是一顿暴打,就在两个人嬉闹的时候,格罗廖夫叹了口气,道:“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谢谢,谢谢你们。”

李金方狠狠的教训了一下崔勃后,大声道:“少在哪儿婆婆妈妈的给我装了啊,少废话,咱们一共还剩多少钱?留下路费和买装备的钱,剩下的统统给叶莲娜拿走!”

弗莱嗫喏着道:“扬哥,我哪里还剩着你给我的一千多美元,我知道这些钱太少,可是我想让你拿上,这是我的心意。”

高扬心里感动,嘴上却是哈哈一笑,道:“这钱可不见得能还啊,要是我和老毛子死了,你们这钱打水漂了可就。”

崔勃啐了一口,用汉语道:“呸,老嫌我乌鸦嘴,你这不是咒你自己和老毛子吗,少废话,今儿喝酒,这钱就当是我给你和叶莲娜的礼钱了,不用还,你结婚的时候别再让我上礼就行。”

李金方连连点头,也是用汉语道:“没错,没错,我们只当提前上礼了,那啥,你也不用感激我们啊,咱们拿着这些钱存都没法存,让叶莲娜都带上还省事了呢。”

格罗廖夫迷惑的道:“怎么你们又说开汉语了?你们在说什么?”

高扬哈哈一笑,道:“他们两个祝咱们这次去利比亚能大赚特赚,兄弟们,为了咱们早点自己买豪车,明天就出发赚大钱去啦,都拿起酒来,咱们走一个,对瓶吹啦!”

格罗廖夫急忙道:“等等,不要着急,我觉得该让娜塔莉娅和叶莲娜一起庆祝,我们回家喝,把酒都带回去。”

几个人每人抱着几瓶酒回到了客厅里,玲琅满目的洋酒摆了一桌子,可惜的是没有高扬能喝惯的白酒,未免觉得有些美中不足。

而格罗廖夫一回去之后,立刻拉着娜塔莉娅和叶莲娜到一边兴奋的说了起来,而高扬这时已经和崔勃他们几个干了一大杯酒下肚了。

正在高扬觉得痛快的时候,叶莲娜跑到了高扬面前,眼里噙着泪水大喊道:“为什么这件事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我不去美国,我哪儿都不去,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你休想丢下我。”

高扬看了格罗廖夫和娜塔莉娅一眼,却见他们两个都是一脸的无奈,格罗廖夫冲着高扬摊开了双手,示意他没办法之后,小声道:“高,还是你劝劝她吧,我想她会听你的。”

酒壮怂人胆,已经晕晕乎乎的高扬蹭的站了起来,把手往叶莲娜的肩上一搭,哈哈一笑,大声道:“乖,你去美国留学,我和你老爸给你赚钱,等你毕业的那一天,只要我没死,我就一定去美国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