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章 交换人质?别逗了。
作者:如水意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164
当托勒?甘迪蒙给他的手下发布命令时,高扬也在给西蒙他们通报最新的进展。

“二组,我们敌方首脑目前达成的协议是,你们放下武器当人质,然后我们再互相交换,决定权在你们手里,怎么做你们识情况决定,现在我们将先行撤退到天台上,并在那里等着你们。”

西蒙立刻道:“没其他的办法,我们放下武器作为人质,公羊,如果局势不利,你们自行撤离,我们完全没必要全都死在这里。”

而在西蒙和高扬说话的同时,托勒?甘迪蒙也是大声道:“不行,不能在天台上交换人质,我要求下去,在一楼大厅交换。”

高扬冷声道:“你们的人数和火力占据了绝对优势,在一楼交换人质,除非是我们都疯了,在天台交换人质,没有其他的选择,除非你还有其他令我们双方都满意的提议。”

托勒?甘迪蒙不可能提出让高扬满意的提议来了,他只是稍微一犹豫之后,立刻朝着一楼大吼道:“带他们的人上天台来交换我。”

“蛤蟆和小苍蝇注意掩护,我们上来了。”

“收到,你们可以直接上来了。”

用无线电呼叫了一下先撤到天台上的李金方,并得到了李金方的回应之后,高扬警戒着开路,格罗廖夫驾着托勒?甘迪蒙向上返回四楼,虽然高扬他们没有完成对全楼的搜索,但是他们在上楼的时候并没有遇到任何敌人。

李金方一个人在四楼通往楼顶的楼梯口掩护,对高扬他们做了个手势。让他们直接上去后。李金方也警戒着退回了楼顶上。

贾克兰已经驾驶着直升机在楼顶上了。所有的舱门全部大开着,鲍勃和弗莱已经在飞机上,但直升机并非是完全停在了楼顶上,直升机的主旋翼仍在保持高速转动,可收纳式的三点轮胎式起落架与地面若即若离,时不时的稍微离开地面然后再度落下,只要有需要,贾克兰随时可以操纵飞机立刻升空。

强大的下压风扇的人睁不开眼睛。高扬他们三个弯腰低着头,把托勒?甘迪蒙带到了直升机的旁边,然后把托勒?甘迪蒙往地上一放之后,三个人单膝跪在地上,举枪瞄准了通往楼顶上的那个门房。

高扬他们等了大约有三分钟,就看见有人出现在了门房里,当看到高扬他们几个后,那个首先出现在了门房里的人招了招手,然后举着一把m4突击步枪,慢慢的走出了门房。他向一旁扫视了两眼后,立刻走到了一边。冲着门房里大喊了一声,然后举枪瞄准了高扬他们几个。

西蒙他们几个终于也从门房里被推出来了,西蒙他们几个身上没有了武器,身上的防弹衣也被解除了,就连面罩也被人摘了下去。

西蒙他们是被五个手持m4突击步枪的人看管着走出了门房,但正确的说话是只有西蒙和阿瑟是走出来的,而迪斯丁则是被两个人抬着的,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希里则是脚上中弹,被一个人驾着胳膊,一瘸一拐的被推到了门房前。

高扬他们身上都穿着重型防弹衣,只要不是大威力大口径的子弹,打在躯干部位的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所以包括高扬在内,每个人受到严重伤害都是来自于四肢,还有面部和脖子的位置。

迪斯丁和西蒙的脸上都是血肉模糊,西蒙的左脸被撕开了一个大豁口,从嘴角一直到了耳根的位置,而迪斯丁的左眼位置却被打出了一个大窟窿,眼球已经被打爆了,左眼的部位缺了一大块。

高扬觉得迪斯丁应该是已经死了,他不认为有人的脑袋被打爆还能活下去,但现在不是为迪斯丁的死而愤怒的时候,高扬此刻想的,是怎么让西蒙他们几个还活着的能够继续活下去。

高扬生怕西蒙被托勒?甘迪蒙认出来,但是看到西蒙的脸之后,高扬的顾虑被打消了,现在西蒙的脸就算让摩根看到也不一定能马上认出他来。

高扬用枪顶了顶他身前的托勒?甘迪蒙,大吼道:“你打算怎么交换人质?还有,答应给我们的钱怎么给我们?”

因为直升机发出的强烈噪音和气旋,脸贴在地上的托勒?甘迪蒙说话都很艰难,他虽然竭尽全力的大喊了几句,但高扬根本一个字都没听清楚,不过,高扬也不需要再听托勒?甘迪蒙所说的话了,重要的是,托勒?甘迪蒙开口说话的样子能被他的保镖看到就行了。

装出了一副侧耳倾听的模样,并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之后,高扬冲着李金方做了个准备的手势,然后冲着格罗廖夫招了招手,随即两个人把枪放在了地上,站起来慢慢的走到了那些托勒?甘迪蒙的保镖面前。

天台上漆黑一片,托勒?甘迪蒙的保镖们没有装备夜视仪,但他们每个人的枪上都装有手电筒,有的手电筒照射在高扬和格罗廖夫的身上,而有的则照射在到底的托勒?甘迪蒙身上,一时间天台上被手电筒照的一片通明。

高扬用手挡住直射他眼睛的强光,大吼道:“我和你们的老板已经了一致,现在放开我们的人,而你们不能动,等我们的人上到了飞机上,你们再过去接你们的老板,等你们可以护住你们老板的安全,我们再起飞,这样的话,无论双方谁开枪,那么对方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所以我们双方谁也不要开枪,如果同意,就让我把他们带走。”

高扬的提议合情合理,因为他要是先放了托勒?甘迪蒙,那这些保镖们必然开枪,可如果高扬要带走托勒?甘迪蒙,他的保镖们就可以乱枪扫射,将托勒?甘迪蒙和高扬他们一起打死,就算高扬他们上了飞机后再朝托勒?甘迪蒙开枪,那么距离远了的话,托勒?甘迪蒙已经得到了保护,距离近了,一架民用的西科斯基s-76直升机,也提供不了什么保护,双方还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迅速分析了高扬的提议后,那个名叫勒夫的保镖立刻道:“就这么做,警告你们,不要耍什么花样,时刻让我看到你们的手,如果你们打算玩什么花样的话,你们将全部给我的老板陪葬。”

说完之后,勒夫挥了挥手,几个抓住西蒙他们的保镖松开了手,而格罗廖夫则立刻俯下身子,和唯一没有受伤的阿瑟共同抬起了迪斯丁向直升机走去,西蒙则扶着脚上中了一枪的希里,冲着高扬点了点头之后,向飞机上走去。

高扬冲着勒夫点了点头,慢慢地向后退了几步之后,才转身一瘸一拐的快步走向直升机,而就在高扬转身离开之后,从门房里又上来了几个托勒?甘迪蒙的保镖。

托勒?甘迪蒙的保镖出来的越来越多,天台上已经有十几个手持自动步枪的人了,他们散成呈弧线阵型,举枪瞄准了高扬他们,如果察觉高扬他们有一异动,这些保镖们将毫不犹豫的开枪,哪怕他们的老板也会因此死去。

高扬只是一瘸一拐的,努力以最快的速度向前疾走,就在他距离直升机的舱门只剩下四五米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已经上了飞机的格罗廖夫做了个趴下的手势。

几乎就是在格罗廖夫打出手势的同时,一个向两翼的右侧走去的保镖,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他侧方的一个东西,他甚至没有仔细去看那个东西是什么,就在用手电照过去的同时下意识的大喊了一句“散开”。

在身后的某个保镖高喊着散开前的一刹那,高扬正在朝前扑倒在地,而在高扬向前扑倒的同时,李金方一直藏在身后的右手动了。

那个保镖的一声“散开”的尾音还未完全出口,他用手电所照到的东西爆炸了,那是一枚m18a1定向反步兵雷,但是它的另一个名字或许更加被世人所熟知,那个名字是“苏格兰阔剑”。

阔剑定向雷本来是以拌索引爆,或者以脉冲点火机手动引爆,但高扬他们这次带的是改进型阔剑定向雷,定向雷上面装有摄像头,并能遥控引爆,这时候是否有摄像头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遥控起爆的方式。

两枚左右布置在侧翼的阔剑反步兵地雷被同时引爆,钢铁射流从侧方朝排列成了弧形的保镖们飞了过去,在那些保镖们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托勒?甘迪蒙身上,而没有朝着斜前方的两则仔细观察时,他们的悲剧下场就已经注定了。

定向反步兵雷对无防护的软目标所能产生的效果,就像用镰刀割麦子一样,凡是刀锋所及之处,必然不会有麦秆还能停留在原处,在超高速的钢铁射流的打击下,托勒?甘迪蒙那些排成一个弧形的保镖们齐刷刷的倒了下去,就像镰刀下的麦秆一样。

几乎是在阔剑定向雷爆炸的同时,那些保镖们身后的门房也轰然爆炸了,弗莱把剩下的所有塑胶炸药全都安放在了门房的背面,塑胶炸药将门房彻底炸塌后,将大楼内通往楼顶的通路彻底封死,同时把停留在门房内的人们也一同埋在了废墟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