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二十九章 喜从天降
作者:如水意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2606
高扬在懊恼的时候也有些自傲,因为他门在解救人质的行动中无一失手,全部大获成功,这一点足以让人骄傲了,因为在所有类型的战斗中,解救人质的行动可算是难度最高的,既要解决敌人,还要保证人质的安全,多少成名已久,受过专业训练的特种部队在解救人质的时候都不敢说万无一失,而高扬他们这个草台班子,完全没有受过专业解救训练的队伍,却是已经成功的办过两次这种事了。

如果说这一次的营救任务和之前的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这次高扬完全没必要把自己推到绝路上,原因很简单,前两次是为了救他的朋友,而这次是为了救陌生人,还是救与不救都可以的陌生人。

自己船上的人反水把人家给坑了,差一点儿就没了命,坦白说高扬就算因此再跟费尔南多的公司要求索赔也不管算过分,不过为了将要成立的海上安保公司,也为了被那些海盗抢走的武器装备,高扬也不介意试着有点儿职业道德了。

法拉赫的船上有卫星电话的,否则的话,他们出海之后无法和陆地上联系,因为距离太远了,费尔南多就用法拉赫的卫星电话和他的船运公司取得了联系,详细的把情况介绍了一遍,但费尔南多指控大副约翰和海盗勾结也没有什么意义,原因很简单,没有证据。

但费尔南多并没有从他的公司那得到什么有用的帮助,距离科罗尔迪林号最近的军舰距离有五百五十海里,等军舰赶到的时候。科罗尔迪林号早已进入索马里领海的范围了。所以军舰连试图营救的想法都没有。费尔南多的公司要么等着支付赎金,要么就只能靠高扬他们来解救了。

但时间到了早上六点多钟的时候,格罗廖夫他们四个人才陆续醒来,在所有人都醒来之后,高扬立刻召集众人开始研究怎么进行营救行动。

“我们登陆的时候肯定是白天,无法保证突然性,而且我们需要抢时间,所以我的想法是在到达快艇上的油量能够上岸的地方后。换成快艇,然后在距离海盗聚集的村落旁边有几公里的地方上岸,之后再试着接近。”

高扬一脸严肃的说完之后,布鲁斯摇了摇头,道:“就算在远离村子的地方上岸,我们也无法保证不遇到其他人,我觉得还是无法保证发起袭击的突然性。”

格罗廖夫沉思了片刻之后,道:“除非我们能等到夜里才有可能展开突袭,否则的话,只能是强攻了。可是我不觉得咱们有成功的可能性,而我们就算没有夜视仪。但在夜里发动攻击也至少能保证突然性,如果有被包围的危险,还能有逃离的可能。”

高扬苦笑了一声,道:“问题是船员一旦上岸之后,不可能会被关押在海边渔村的,他们会被转移到附近的城市,所以要是我们拖得太晚,也就没有了发起突袭的必要了。”

崔勃一脸怒火的道:“船员救不救的我不关心,反正这事儿怪不着咱们,我就想拿回我的手枪,所以那艘渔船留下就行了。”

高扬瞪了崔勃一眼,道:“你觉得那些船员被带走之后,我们的枪就能留下来了?这不是搞笑吗。”

李金方苦恼的摇了摇头道:“这事儿很不好办啊,扬哥,你给交个底,咱们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营救那些船员呢,还是见机行事?”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见机行事了,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撤呗,拼着咱们这些人的命去救一帮陌生人,你当我傻?”

李金方点了点头,道:“我就是一问,现在我也明白了,要是见机行事的话,那这事儿好办啊,咱们上去看看情况,能救就打,不能救救赶紧撤呗,我就不信那些麻杆儿海盗还能把咱们给围了,就算这事儿办不成,咱们就是损失点儿钱的问题,装备丢了还能买,犯不着死磕。”

高扬点了点头道:“就这么定了,乘快艇登陆,渔船在海上等着,能打就打,不能打就撤,船上不能只留安东赛尔和费尔南多,试管,你留在船上,看好我们的俘虏,随时准备接应。”

说完之后,高扬站了起来,道:“咱们的火力不强,我和兔子掩护,你们三个就只能用ak47了,现在去检查枪,打上几发子试射一下,看看到底能不能用。”

高扬的担心不是没来由的,虽然ak枪族向来是可靠的代名词,但船上的三把步枪实在是太破了,锈迹斑斑的不说,连是那里产的都看不出来,还有子弹也是,全是格罗廖夫说过见到就扔的货色,因为上面写得都是阿拉伯文,破枪遇到烂子弹,这场仗怎么看都觉得不好打。

高扬的霰弹枪在另一艘船上,这让高扬基本失去了火力突击手的位置,而李金方他们三个人又不能担任狙击手的角色,所以不太适合担任火力突击手的弗莱也只能勉力为之了。

海盗们用的枪也不知道多久没擦过了,格罗廖夫他们几个把步枪拆开只是打算检查一下的,结果把枪拆开之后,看到枪管和枪膛里积累的厚厚一层污垢,不由的都傻了眼。

高扬也终于见识到了ak枪族有多耐脏,要是换成ar枪族的话,根本就不可能积累到这么多污垢,因为在这之前早ar枪族的步枪早炸膛了。

正在几个人奋力的拿着破布擦枪的时候,卫星电话突然又响了,法拉赫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顿时一脸紧张的道:“是我老板打来的电话。”

高扬紧张了起来,立刻道:“接电话,但是你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的,如果你敢耍什么花样,我保证在我们死之前能先打死你。”

法拉赫连连点头,随后接通了电话,在用索马里语说了不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法拉赫挂断了电话,用一脸奇怪的表情道:“我的老板是要跟这条船上的人说话的,我跟老板说他正在忙,所以老板就没有跟他说话,我没有说他们都已经死了,我的老板问我们现在在哪里,他告诉我说,另一艘船上的发动机坏了,他们修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修好,现在我的老板让我们这条船去跟那艘船汇合,把他们拖回去。”

喜从天降,这是真正的喜从天降,高扬开心的拍了拍法拉赫的肩膀,兴奋的道:“非常好,非常好,你表现得非常好,只要你没耍花样,我这次保证不杀你,最后还会给你一笔钱,现在去把新航向告诉我们的船长吧。”

高扬终于听到了一个好消息,但唯一的好消息却能让他立刻扭转所有的不利局面,押送船员的船上有八个海盗,相比较需要在陆地上面对二百多个敌人的战斗而言,在海上对付只有八个敌人的海盗船,这难度一下子降低了无数倍。

渔船以最快速度奔向海盗船停泊的海域,可是当高扬他们的渔船以极速行进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候,高扬身边的对讲机里突然传来了刺啦刺啦的声音,随后就是他听不懂的索马里语响了起来。

法拉赫不等高扬开口询问,就主动道:“是另一艘船上的人,他在呼叫我们,我们的对讲机最大通讯距离在三十海里左右,我们现在已经很近了,以现在的速度,再有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就能赶到,如果换成快艇的话,半个小时就行了。”

高扬点了点头,道:“很好,回复他就说我们正在赶去,让他们稍等一会儿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