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二章 实弹射击
作者:如水意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351
阿布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礼服,头上带着一个描了五道金线的大檐帽,但是帽徽却是一个抽象的骷髅,带着的大墨镜遮住了半张脸,脚上蹬着一双快到膝盖的高帮马靴,腰间扎着一道三指宽的皮带,皮带上的枪套里放的是一把崭新的usp45手枪,背在身后的手上还拿着一根鞭子。

阿布穿的礼服是非洲某个总统或者某个军阀的定制的行头,虽然华丽的很俗气,但不得不承认阿布穿上以后真的很帅气,自从乌里杨科不知道从哪搞来了这么两身礼服后,阿布就再也没脱下来过,只不过代价就是他比别人的汗水出的更多,但阿布说过,他就算被热死,也绝不会脱下这一身礼服。

阿布站的笔挺,观看着正在训练的教导连士兵们,当他觉得某个士兵有偷懒的迹象时,阿布立刻用手的鞭子指着那个士兵,大吼道:“你想被踢出吗?混蛋,不想被踢出教导连就不要偷懒,我在盯着你呢。”

训练的内容其实没什么可说的,无非就是每个国家的正规军都会有的那一套,高扬他们没想着训练一支特种部队出来,所以他们教的也就是华夏部队上的那一套。

骷髅帮的人懒散惯了,在没有受训之前,他们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纪律这个词的概念,所以在刚开始的时候,射击之类的战斗技能一概不教,在李金方手底下的士兵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走正步,站军姿这些最基本的东西。

在太阳底下一站晒一天,没有几个人能坚持下来,他们纷纷表示无法接受李金方的训练方式,但李金方的训练内容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培养他们的纪律性。所以一点儿谈判的余地都没有。

带头闹事的,在训练里偷懒的,李金方也不处罚他们,一概踢出教导连了事,高扬他们这些人每天都忙的要死,才没有给他们做心理工作的功夫呢。

在乌里杨科把粮食运来之前,包括马伊德在内,无不是半饥半饱的状态。只有高扬他们几个和全体教导连的人能敞开了吃。

高扬他们的食物每天都是各种鲜鱼,各种咸鱼,主食是把玉米面用水拌一拌就吃的面糊。或者揉成面团在火上烤一下的怪异东西,总之除了鲜鱼之外,其他所有的东西全都难以下咽,不过高扬他们觉得难以下咽的奇怪东西,教导连的士兵们能吃饱就觉得很幸福了。

当待遇差别体现出来之后没有多久。为了能填饱肚子,也就没有几个人愿意离开教导连了。等乌里杨科的粮食运到的时候。教导连的集体荣誉感很快也已经培养了出来,尤其是当武器装备和军装都比别人好出一大截子的时候,教导连里老子是精锐的风气已经形成,再让他们脱下教导连独有的军装,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开始的时候,阿布拿着鞭子是真抽人。只要他发现有人偷懒,绝对二话不说上去就是几鞭子,可是现在,阿布拿着鞭子更多的是他享受这个感觉而已。不过阿布作为教导连的最高指挥官,很是很受他的士兵们爱戴的。

训练已经持续了两个月,教导连的士兵们进步只能用飞快来形容,不是说他们现在有多厉害,相对于原来只会端着枪扫射,顺利了就天不怕地不怕的冲不过去,一旦是逆风撒丫子就跑的一盘散沙来说,现在的教导连至少有个兵样子了。

挑选出来的火箭筒手和机枪手都已经下放到了教导连里,除了专业技能训练的时候,要跟着专项教官训练之外,平时都是随着教导连一起训练的,只有这样才能培养出默契来,至于精确射手,因为培养的时间太长,所以暂时还没办法下放到教导连里,不过这个时间也快到了,最快只要有一个星期,教导连里的每个班就能分到一个精确射手。

今天高扬他们要首次进行实弹射击训练,不是让教导连的士兵们打实弹射击,而是让他们在实弹的威胁下训练,格罗廖夫会用机枪开火,真正的子弹就在这些士兵的脑袋上飞过,或者追着屁股跑,一旦动作变形,或者出个什么意外可是真的会要人命的,所以高扬放下了培训精确射手的活儿,亲自来看着点儿才放心。

在一个用沙包垒成的机枪阵地旁边,而格罗廖夫就驾着一挺机枪等着开火,因为是第一次进行用实弹吓唬人的训练,高扬为了保险起见,不得不把正在教骷髅帮的如何使用63式107毫米火箭炮的格罗廖夫给拉了过来。

看着士兵们热身已经差不多了,高扬大声道:“停,蛤蟆,让他们开始吧。”

李金方立刻大吼道:“全体集合,立正!全体都有,匍匐前进穿越铁丝网,记住动作要领,老老实实按动作要领来就没事,抬头起身就等着吃枪子吧,这可不是开玩笑,从一班开始,上!”

所谓的铁丝网是用船上的旧缆绳做成的,平时训练的话就算动作变形了,连道小口子也挂不出来,基本上没有什么威慑,最多是李金方看见谁的动作不对了上去踢一脚,被阿布抽一鞭子就算狠得了,可是这次不同了,格罗廖夫是要贴着所谓的铁丝网上方打的,这一点李金方已经跟她们说了好几遍了。

要在子弹下面穿行,必然会有所担心,等着一班的人全都进入“铁丝网”下趴好之后,李金方一声令下,一班的士兵开始向前爬行,而格罗廖夫的机枪也立刻响了起来,子弹真的是从铁丝网的上空飞过,不过李金方教的不错,虽然那些士兵们非常紧张,爬行的速度比平时慢了许多,但还好,没人有大幅度的动作变形。

一个班接一个班在子弹的威胁下通过了铁丝网,高扬提着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当最后一个班也通过了铁丝网之后,高扬轻吁了一口气,总算彻底放下了心,而这时站在高扬身边的马伊德和布鲁斯也是长长的舒了口气。

布鲁斯笑着在自己的脑袋上做了个开花的手势,道:“我曾亲眼看见过在进行这种训练的时候,噗,一个人的脑袋被打开了花,是的,我曾亲眼看到过,这种训练要么不出事,一出事就要人命。”

马伊德也是耸了耸肩,道:“幸亏没有出事,我刚才担心死了。”

高扬摇了摇头,沉声道:“这种训练以后会成为常态,真的出事也是难免的,在训练时多下点功夫,等他们上了战场之后才不会被这种情况吓得尿裤子。”

说完之后,高扬冲着李金方招了招手,示意他今天的实弹射击到此为之,然后对着格罗廖夫道:“我该去忙我的事了,你也回去忙你的吧,对了,你的炮兵训练的怎么样了?”

格罗廖夫耸了耸肩,道:“能熟悉操作了,但是还不能进行超越射击,我的上帝,我真不该接下这活儿的,我又不是炮兵出身,我已经把我会的都交给他们了,迫击炮还好,可是火箭炮他们用的还很有问题,可是我所能做的最多也就是让他们在目视距离内射击更准一些,至于超越射击和获取射击诸元这些专业的炮兵技术,这得找专门的炮兵才能教了。”

这时走过来的阿布听到了格罗廖夫的话之后,大笑道:“你已经做得够好了,就算只能在目视距离内射击,也已经很了不起了,现在我们已经有炮兵了,哈哈,你干的很不赖了,大狗。”

格罗廖夫再次耸了耸肩,道:“好了,我得离开了,还有很多事儿呢,再见。”

等格罗廖夫离开后,高扬正要也离开的时候,马伊德突然道:“公羊,今天晚上能去找我一下吗?我有些事想和你商量一些事,是关于军事上的一些事,你能帮一下忙吗?我知道你们本来只是负责训练的,可是我真的需要有人帮我出出主意。”

高扬哈哈一笑,道:“当然行了,这算什么事了,不过我们今天晚上要进行夜间射击的训练,这个不能耽误,所以只能晚一些了,晚上十二点吧,十二点我去找你。”

约好了时间之后,马伊德笑道:“我不知道你们晚上要进行训练,我们可以挪到明天的,免得耽误你宝贵的休息时间。”

高扬摇了摇头,道:“不行,以后每天都有夜间训练的,就今天晚上吧,没有问题的。”

马伊德很是真诚的道:“太感谢你们了,我相信很快我们就有一批真正的狙击手了,对了,我听说有个叫做阿桑的小伙子表现的相当棒,他很有天分是吗?”

说起阿桑,高扬的脸上不由浮现了几分笑意,他连连点头道:“有天分,非常有天分,不过阿桑其实不适合当狙击手,他的性子太活脱了,我认为他更适合当一个精确射手,但是兔子非要跟我抢人,他一心要把阿桑培养成一个狙击手,好了,两位,我得去训练我的得意弟子了,免得他被兔子蛊惑非要当个狙击手,我们晚上见。”

约好在半夜见面之后,和马伊德还有阿布握了握手,高扬就匆匆离去了,他现在手下有二十个挑出来的精确射手,但他们只是有成为精确射手的潜力而已,想要让他们成为勉强够格的精确射手,还需要大量的训练才行,高扬必须抓紧时间才行。

而之所以还要特别约好时间见面,是因为教导连有自己的一个营区,平时谁也不让进,这也是为了让教导连保持一个紧张的训练状态,如果一到晚上就让他们各回各家,或者任由家人去探望的话,训练成果就会大打折扣了,而且也很不利于培养教导连的默契和凝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