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二十五章 男女有别
作者:如水意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514
    无妄之灾,学生惹下的祸,却要担心报应会落在自己的头上,高扬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悲愤莫名的高扬当时就下定了决心,这次来,打死他也不和人切磋,尤其是那些格斗教官,打死他也不教任何人撩阴腿这缺德玩意儿了,真的会遭天谴的,当然,目前正在教的海法例外。

    吧砸了一下嘴,高扬讪讪的把自己的盘子里剩下的东西全吃了,他怕以后没有机会再吃顿饱饭。

    俗话说的好,县官不如现管,在人家的基地里受训,任意一个教官想整他都有无数种方法,别的不说,一个体能训练就能把他累成狗,在训练大纲里给他加上一个忍耐力训练,就能让他半个月都吃不着什么东西。

    一群本就是变态的教官,存了心要整人会是什么?会是变态中的变态,变态中的超变态。

    看着欲哭无泪的高扬,一个学员小声道:“放心吧教官,我们只要有机会,肯定会帮你的。”

    “谢了,心领了,不过我完全不觉得你们能帮我什么,唉,希望你们不会把我害到太惨吧。”

    高扬无精打采的正说时,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等着学员们迅速把面罩都套回了头上,喊了请进之后,沃尔夫冈才推开了门。

    沃尔夫冈轻咳了一声后,沉声道:“如果你们已经吃完了,那就赶快干正事儿吧。”

    沃尔夫冈的话音一落,l先生和海法也都进了屋子,而且l先生还提着捆成一堆的鞋盒。把鞋盒子往旁边一放后。l先生沉声道:“你需要的高跟鞋。你要的码数,鞋跟高度基本上都齐了,另外还有后备的,大小不合适可以换。”

    高扬站了起来,把餐盘递给了身前的一个学员后,脱下了自己的靴子,站起来,随便打开了一个鞋盒。拿出了一双闪闪发亮的高跟鞋,往脚上一套,道:“还行,大小合适,嗯,我先试试吧。”

    高扬穿的一双恨天高鞋跟怎么着也得有十二三厘米,从没穿过高跟的高扬用手撑着地,好不容易站起来之后,摇摇晃晃的调整了一下平衡,结果唯一抬脚。立刻就摔了个大屁墩儿。

    “训练室的地面太软了,不过我这次小心点。一定没问题的。”

    讪讪的说了一句后,高扬再次站了起来,好不容易站稳之后,也不敢在发力踢一脚了,只是他虽然小心翼翼的踢出了一脚,却再次跌倒在地。

    “好吧,我确认了,穿着高跟鞋最好还是不要试图用这一招,嗯,或许鞋跟儿低些可以,我再换一双试试。”

    高扬无奈的说完之后,海法终于噗嗤一笑,道:“对不起教官,我可以试试吗?”

    高扬看了看海法,把憋得他脚生疼的高跟鞋脱下来后,扔到了一边,正在他揉着脚的时候,却见海法脱下了运动鞋,把脚伸进了高跟鞋后,稳稳当当的站在了原地。

    “太大了,不过只是试一下还行。”

    说了一句后,海法穿着必然会大了太多的高跟鞋一脚就踢了出去。

    海法穿着一双恨天高,而且鞋码太大,大了很多,但她踢出的一脚和穿着运动鞋时力道速度看起来都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她脚上的鞋飞了出去。

    “我感觉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啊。”

    高扬,沃尔夫冈,还有l先生都是一脸无奈的表情,随后l先生很是无奈对着高扬的道:“我想,你可能搞错了一件事,女人和我们是不一样的,高跟鞋对她们似乎不是什么障碍。”

    高扬想了想,道:“我想我犯了个大错,我不该让你找我穿的鞋,而是该找来海法小姐穿的鞋才对的,我对此非常抱歉。”

    l先生笑道:“这不算什么错误,要说是错误,那也是我们大家都犯了错,另外,我很欣赏并且必须赞美你的严谨,好了,海法小姐的高跟鞋很快会送到的。”

    高扬叹了口气,把自己的靴子穿回去后,对着海法道:“好吧,既然高跟鞋看起来对你似乎没什么障碍,那么我们来学下一步,嗯,你必须掌握正确的发力方式。”

    站在海法面前,说要教她发力的高扬又不知道怎么说了,男人他会教,女人,他真不知道怎么教了。

    想了半天,高扬才低声道:“嗯,你需要让大腿带动着小腿踢出去,也就是先提起大腿,然后膝盖以下的肌肉群发力,像一条鞭子打出去一样,这样速度才能快,而不是利用髋关节外侧的肌肉发力让整条腿踢出去,那样速度其实不会太快。”

    看着海法茫然的眼睛,高扬越说声音越低,兴致勃勃在一旁听着的l先生忍不住提起了腿,然后啪的一脚踢出去后,沉声道:“是这样吗?”

    高扬点了点头,道:“没错。”

    有基础的人一听就懂,但是,没基础的人想让他弄明白用哪块肌肉发力,怎么发力,就不是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了。

    海法茫然的道:“你在说什么?是这样吗?”

    看着海法踢出绵软无力的一脚,高扬苦着脸摇头道:“不是,我说了,你想象着把踢腿的动作分成三部分,大腿先动,然后借助大腿带动的力量把小腿甩出去,最后抖脚腕,不是把整条腿一起踢出去,而且在踢腿之前就绷紧脚腕,把动作放慢,一步一步的来,再试一遍!”

    高扬觉得自己说的够明白了,但是海法慢慢慢慢的踢了一脚后,高扬忍不住道:“是我说的不够明白?还是你的脑子里装的是浆糊?”

    海法的眼神很委屈,然后她低声道:“你说的太复杂了,你就不能说的再简单一些吗?更加的简单一些。”

    高扬也是一脸茫然的扫视了训练室里的众人后,失神的道:“拜托,谁能告诉我,是不是我的语言表达能力真的很有问题?”

    沃尔夫冈捂住了额头,咧着嘴只是摇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l先生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后,举起了双手,做了个下压的手势后,对着高扬道:“咳,咳,是这样的,公羊先生,我想你再次忽略了一个问题,或者说你又犯了个错误,嗯,作为男人,同时作为一个对格斗还算有些了解的人,比如我,对我来说,你所说的东西真的很简单,但是,你得明白,海法小姐,注意,海法是为女士,也就是说,她的思维方式,她的爱好,她的生活环境,她所熟悉的一切东西,都和我们格格不入,所以,你最好能找个更加简单的方法来训练她。”

    高扬认真的思考了片刻后,对着l先生一脸茫然的道:“抱歉,我想不出什么更简单的办法来了。”

    沃尔夫冈终于忍不住了,厉声道:“笨蛋!她是个女人,她的大脑回路和我们根本不是一回事!抱歉,海法小姐,我真的无意冒犯,如果我的话对你有所冒犯的话,请你原谅!”

    **的先对海法提前道了歉,打了个预防针之后,沃尔夫冈对着高扬厉声道:“笨蛋!你养过宠物吗?别用嘴说,你得像教会让小狗不能在屋里随意大小便那样教她,这不能只是用嘴说,你得用行动,用她的本能或者条件反射来训练她!你不能对你的小狗说几句话就能让它理解你的意图,懂我的意思吗?”

    高扬恍然大悟,道:“懂了,这次真懂了!”

    海法很是愤怒的道:“这话太伤人了!”

    沃尔夫冈耸了耸肩,很有绅士风度,也很有军人范儿的对海法低头道:“再次向您道歉,海法小姐,我完全没有侮辱您以及所有女士的意思,但是对于一个女人不关注也不感兴趣的领域,我认为,用实际行动比用只是语言来教导更有效果。”

    海法的胸膛还是剧烈起伏,看起来气的不轻,这时沃尔夫冈一脸严肃的道:“在某些事情上,男人和女人的分别真的很大,就像我总记不住我的妻子对我说过的一些常识一样,比如用洗衣机的不同模式洗出的衣服效果会有很大的差异。

    所以,我的妻子必须像训练宠物一样,手把手的教我军礼服该怎么洗,衬衣该怎么洗一样,在我妻子的不懈努力下,我掌握了洗衣机的基本使用方法,是的,我的妻子像训练我家的小狗一样,给我培养出了条件反射,我认为,这是两个性别间的基本差异问题而已,当然,有的女人很擅长运动,有的男人很会做家务,只不过你和我都不属于这类人,我们都在各自性别最擅长的领域之内。”

    海法认真的思索了沃尔夫冈一番长篇大论后,低声道:“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也接受了你的理论。”

    姜还是老的辣,对于沃尔夫冈迅速找到了重点,并且指出了解决之道,让高扬佩服的不行不行的,正在他连连点头时,沃尔夫冈看着他道:“你明白了?”

    “明白,彻底明白了。”

    沃尔夫冈把手一挥,道:“明白了那就赶快教海法小姐。”

    高扬走到了海法的身前,伸手要去摸人家的大腿时,手伸不出去也就算了,脸也是突然间就红的像个苹果似的。

    咬了咬牙,高扬终于把手伸出了一半,还没碰到海法的腿,却是触电般立刻又收了回来。

    极其不协调,胳膊完全没有掩饰作用的拐了个大弯,用手在自己额头上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汗之后,高扬扭过了头,对着沃尔夫冈和l先生道:“你们在这里我没法教,你们能出去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