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一百零八章 吐吐就习惯了
作者:如水意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369
    高扬知道撒旦这一队人对于阿勒颇监狱的守军来说,确实是显得有些太过奇怪了,所以他上来先表明自己的身份,然后再告诉阿勒颇监狱的最高长官如何证实他的身份。

    高扬被一群大胡子包围了,不过还好,这些大胡子和叛军的大胡子不一样。

    看了看高扬的照片,指挥官一脸的疑惑,高扬摘下了头盔,把头上的面罩揪下来之后,那位指挥官就更加的疑惑了,良久之后,那位指挥官才合上了高扬的军官证,给高扬敬了个礼之后,一脸困惑的道:“您是外国人?但您是少将?”

    高扬呼了口气,道:“是的,我是外国人,但我确实是少将军衔。”

    没有把军官证还给高扬,那位指挥官挥了下手,用阿拉伯语大声道:“快,抓紧时间把将军他们带道妥善的地方安置,给他们治疗,我去和上面联络一下,通报将军的情况。”

    指挥官匆匆的走了。

    高扬只要打个电话就能把消息告诉达尼他们,但这不是得证明一下身份嘛,所以还是让阿勒颇监狱的守军亲自和他们的上级联络比较好。

    “他受伤了,他们很多人受伤了!阿里尔呢?阿里尔!快让阿里尔过来看看!”

    “刚才的战斗使他们在打吗?”

    “长官,刚才是你们在和叛军战斗吗?”

    “将军,是将军!将军,你,你们是什么人?”

    指挥官走后。围着高扬他们的一众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询问起来。不过在询问的同时。他们也没有耽误正事,或扶或抬的把撒旦的众人带到了安全的地方。

    监狱,自然是关押犯人的地方,阿勒颇监狱被围困很久了,但里面还是关押着很多犯人的。

    高扬他们肯定不会被送进牢房,他们被带到了看守生活的地方。

    监狱的守军必须二十四小时设防,所有人员都是轮换休息的,所以很大一部分的守军都在各自的战位上。虽然人过不来,但是很多能分派出一个人离开的战位,都派了一个人来打探情况。

    将近一年的时间,阿勒颇监狱里没来过外人了,这是第一次有直升机降落在阿勒颇监狱里,虽然是迫降。

    那位指挥官很快又回来了,拨开了跟围观大熊猫似的一众手下后,再次到了高扬身前的时候,二话不说先是一个立正,然后啪的一个敬礼。大声道:“将军,我是阿勒颇第九特警大队指挥官赛德夫.阿里。奉命坚守阿勒颇监狱,我已奉命和上级取得联系,他已经证实了您的身份,还有,我的上级会和国防部联系,汇报您的情况。”

    高扬点了点头,沉声道:“好的,少校,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我们有人需要急救,请马上安排适合做手术的地方。”

    塞德夫的军衔是少校,他是撒了破监狱里的最高军衔,也是最高指挥官,不过高扬一来,他这个少将就成了最高军衔。

    高扬他们一个个全成了血葫芦,有的是自己受伤自己的血,有的是别人的血,但是每个人看上去都吓人的很。

    塞德夫立刻道:“我们有医务室,但是我们的药品比较缺乏。”

    匆匆的说了一句话,塞德夫大声道:“怎么没把将军他们送到医务室去!在这里干什么,快去把医务室腾出来,阿里尔!阿里尔在哪儿!”

    一个士兵匆匆的道:“长官,阿里尔马上就过来了。”

    高扬转头看着安迪何,大声道:“你怎么样?”

    安迪何挥了下手,道:“先让他们的军医帮我看看我的腿,如果他能搞定,就让他给我做手术,然后我再给你和大鸟做手术,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先看看泰勒是怎么回事。”

    说完后,安迪何对泰勒道:“过来,脱下防弹衣,让我给你看看。”

    泰勒脱下了防弹衣,然后也脱下了上衣,光着膀子坐在了安迪何的身前。

    开始的时候没人注意,但是脱防弹衣的时候,泰勒惹来了一片惊叹。

    “他身上中了四枪!”

    “是五枪!”

    一个高扬身边的人仔细打量了高扬一眼后,也是大声道:“看看将军,将军身上中了四枪!”

    高扬也把重型防弹衣解了下来,他看了看自己的防弹衣,上面有三个弹孔,都没穿透,其中两个的弹孔里还镶嵌着弹头,再加上胳膊受伤的一枪,可不是中了四枪是什么。

    塞德夫少将看着高扬,一脸佩服的道:“将军,你们经历了怎么样的战斗啊!我们听着枪声很激烈,持续了很长时间,你们,你们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吧,肯定有兄弟没能回来,唉,该死的叛军。”

    高扬吐了口气,道:“我们是打算干掉叛军指挥官的,结果我们中了圈套,接应我们的一架直升机被击落了,而我们最终杀了出来,没人阵亡,不过受伤的嘛,你看到了,几乎人人都有伤。”

    这时安迪何对着高扬大声道:“头儿,你过来一下。”

    高扬走到了安迪何的身边,安迪何坐在一张椅子上,而泰勒就站在他的身前,当高扬过去后,发现泰勒胸口正中的位置有两处瘀斑,转过去再看,后背上有三处。

    安迪何皱眉道:“邮差的伤势比我预料的要轻一些,我担心的是他在遭受重击后内脏出血,不过现在看中弹的位置和受到的冲击力来说,他的重要脏器没有什么大问题,他的气管和食道位置受到了重击,应该是食道和气管出血,但是气管出血的话会导致他窒息,所以,他应该是食道出血,没什么大问题。”

    高扬松了口气,道:“也就是说,只是吐几口血的问题对吗?吐啊吐啊的就习惯了的那种?”

    安迪何扑哧一笑,道:“没错,吐啊吐啊的就习惯了,直到他不再吐血为止。”

    泰勒的伤势可能很严重,也可能很轻,如果是严重的那种伤,那就麻烦大了,可万幸,泰勒的伤势是很轻的那种。

    高扬习惯性的耸肩,不过牵动了右臂的伤势后,却是疼的他一个激灵。

    泰勒没事,总算可以放下心来了,终于松了憋着的一口气后,高扬沉声道:“如果邮差没事,那就该考虑我们几个的伤势了,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你觉得是在这里进行手术,还是到条件更好一些的地方手术?”

    安迪何立刻道:“就在这里,我带的药品很齐全,而且足够我们的使用了,除非你能确定我们能马上离开,否则还是在这里进行手术的比较好。”

    高扬皱眉道:“问题是你能坚持住吗?”

    安迪何苦笑了一声,道:“我现在精神好的不得了,现在你让我休息,我也静不下心来,不过等兴奋剂的效力过去,我估计得睡上很久很久了。”

    高扬和安迪何对话的时候用的是英语,他们两个说话的时候旁边的人听不懂,不过就在他和安迪何说话的时候,塞德夫忍不住道:“将军,医务室已经腾出来了,那里的为生条件比这里好,您还是赶快去医务室吧。”

    说完后,塞德夫招了招手,拉过了一个大胡子后,对着高扬道:“他是我们的医生,让他给您看看吧。”

    那个大胡子穿的不是军服,而是囚服。

    高扬张了张嘴,这时塞德夫一脸无奈的道:“我们本来有有医生的,结果他被一颗落入监狱的炮弹炸死了,这位阿里尔是正在服刑的囚犯,他当过医生的助手,所以他现在是我们的医生。”

    说完后,塞德夫很郑重的道:“阿里尔是自愿加入守卫监狱的,还有,他的刑期已经结束了,他现在是自由人,只是他没有可换的衣服,所以才穿着囚服。”

    安迪何忍不住道:“阿里尔,你会什么?”

    阿里尔看起来有些紧张,很是忐忑的道:“我,我其实连护士都算不上,不过,我父亲是位医生,他有一家诊所,我很多次看过他给人处理外伤,有的时候,我还会在一旁帮帮他的忙。”

    不用说,阿里尔水平不够了,安迪何快哭出来了,对着高扬道:“头儿,我还是自己来吧。”

    高扬也是一脸的不忍,道:“你自己给自己做手术?”

    安迪何无奈的道:“要不还能怎么办?”

    说完后,安迪何使劲用手挠了挠头之后,道:“先给你们做手术,还是先给我自己做手术呢?这真是个问题!”

    高扬小心翼翼的道:“你给自己做手术的话,能用麻药吗?”

    安迪何很是无奈的道:“能,但是剂量不能大,这不像牙医修牙的时候可以精确的控制麻醉那条神经,因为腿上的神经很多,麻药剂量一大,就可能影响到胳膊,但是剂量小了,还是会疼,法克!”

    忍不住恨恨的骂了一句后,安迪何无奈的道:“好吧,我的伤势没法再拖了,还是先给我自己来吧,给我找把干净的椅子,我要坐着给自己手术了,让那位阿里尔给我做助手,就这么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