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无法离开的理由
作者:如水意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725
    弗莱拉着艾拉,一直跑到了他停车的位置,回头看了一眼正在追来的高扬后,和艾拉上了车后,飞快的打火倒车,随着轮胎发出了尖厉的声响,把车开上了朝着回家的路。¤,

    看到弗莱开车离开,高扬恨恨的挥了下拳头,然后对他身边的叶莲娜大声道:“我们去开车,追他!”

    高扬满肚子的火,他有些压不住自己的怒气了。

    坐在了副驾驶座上后,叶莲娜一脸担忧的道:“亲爱的,出什么事了?”

    高扬沉声道:“没什么,系上安全带!”

    高扬把车开出了停车场,然后朝着弗莱飞速的追了过去。

    高扬的车是轿跑车,是奔驰clsamg,而弗莱开的车,只是他母亲和艾拉的代步车,一辆很常见的廉价车思域。

    论性能,高扬的车能把弗莱的车甩出八条街去。

    高扬在盛怒之下,第一次把他的车开出来该有的速度,只是地方不对。

    在车流滚滚的大街上,高扬的车开始在车流中穿梭,他知道弗莱会走那条路,所以他希望能追上弗莱。

    很快,用了没几分钟,高扬就看到了弗莱的车。

    再次加速,从车流中左闪右突直呼,高扬超过了弗莱,然后在弗莱的车头前一脚急刹,想把弗莱逼停住。

    弗莱的车及时刹住了,可是弗莱把方向盘一打,随即从旁边的车道加速驶过后,加快了速度也开始在车流中穿梭。

    高扬怒骂了一声。再次一脚地板油踩了下去。

    叶莲娜一声不吭。只是一脸担忧的看着高扬。她知道发生了某些事让高扬很生气,可她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叶莲娜,是绝不会尖叫着阻止高扬的。

    高扬依仗着车辆性能上的优势,再次靠近了弗莱,然后两辆车开始在繁忙的大街上一前一后的疾驶。

    高扬没有急着超过弗莱,他虽然暴怒,但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情绪让无辜的路人受牵连。所以他一直在控制着车速,只求能跟住弗莱就行。

    过了两个路口,弗莱开上了一条车辆较少的道路,看到前后没车的时候,高扬一脚急油,再次追上了弗莱的汽车,然后将方向盘一打,直接以侧车尾撞到了弗莱的车头上。

    高扬学过特种驾驶,他知道该怎么逼停一辆车,但弗莱也学过特种驾驶。他知道怎么避开被逼停的情况出现。

    所以高扬只能以最激烈的方式来阻止弗莱,他以自己的车侧车尾撞到了弗莱的车头后。两辆车一起向右偏了过去,最后,高扬的汽车车身顶在弗莱的车头前,两辆车一起停了下来。

    高扬拉开车门下了车,然后他拔出了腰间的手枪,指向了坐在车里的弗莱,大吼道:“给我下来,给我滚下来!”

    高扬不可能朝着弗莱开枪的,他在朝着弗莱大吼的时候,把枪口下移,对准了弗莱的汽车左前轮,但是弗莱开车迅速的向后倒车,在后退了十几米后,随即加速又从高扬的身边冲了过去。

    弗莱是铁了心不肯下车了,高扬扣着扳机的手指头几度轻颤,最终却还是没有扣动扳机。

    “法克,法克油!”

    朝着弗莱的车尾灯大吼了两声后,高扬愤怒的将手枪插回了腰间,然后再次钻进了车里。

    高扬再次开车猛冲出去的时候,叶莲娜终于低声道:“亲爱的,别这样,太危险了。”

    “我心里有数。”

    虽然闷声说了一句心里有数,但暴怒的高扬还是放慢了车速。

    高扬不再说话,只是咬着牙以他能保持住的最慢速度往回开。

    高扬把车顺利开了回去,他很有耐心的把车停好才下了车,只是脸色已经铁青。

    叶莲娜拉住了高扬的手,颤声道:“亲爱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冷静,你得冷静下来。”

    高扬沉默的点了点头,却一句话没说,他的脑子很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上楼,走出电梯,高扬伸手敲响了弗莱的家门,第一遍敲门没有得到回应之后,高扬立刻用拳头重重的砸了上去。

    门立刻打开了,门后站着的是一脸惊恐的艾拉,而开门的却是一脸惶急的史密斯夫人。

    “高,发生什么事了?”

    叶莲娜大声道:“快去叫我爸爸和托米,快去!”

    没有理会惶急的史密斯夫人,高扬从史密斯夫人身边走过,看到弗莱的屋门紧闭着,他一脚跺了上去,直接将门给踹开了。

    弗莱躺在床上,用手捂着脸,等他把手拿开看到高扬后,立刻坐了起来,而这时高扬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前。

    高扬一把揪住了弗莱的脖领子,抡开右手,啪的一个大嘴巴子就扇了上去,然后回过手来,用手背又是一个大嘴巴子。

    “你这个混蛋!你能跑到那里去?啊!你能跑到那里去!”

    弗莱的脸上浮现出了两个巴掌印,但是弗莱把头一拧,紧咬着牙关,却是一声不吭。

    高扬更加的愤怒了,他两只手揪着弗莱的脖领子,把弗莱揪的站起来之后,大吼道:“你知道我找了多少人才他妈让你有机会让球探去看看你打球吗?你他妈就不能跟球探好好说句话吗?法克油!你跑什么跑!跑什么跑!你他妈没听到我让你停下吗?”

    弗莱把脸扭了回来,大吼道:“我让你去找球探了吗?你问过我的意思了吗?我不需要你给我找什么球探,我他妈说过了,我不打棒球!”

    高扬的脸色由青转白,他揪着弗莱的脖领子,一字一顿的道:“你他妈有种再跟我说一遍!”

    弗莱把脸一歪,没有说话。

    “高!你在干什么!放手。快放手!”

    “头儿。有话好好说。你疯了吗,快放手,他喘不过气来了!”

    格罗廖夫和托米已经跑了过来,他们一左一右抱住了高扬的胳膊,强行把高扬扯开了。

    脱离了高扬的双手,弗莱后退了一步,朝着高扬大吼道:“我们说好了的,你不讲信用。你说过不会逼我去打那该死的棒球!”

    高扬伸手指着弗莱,颤声道:“我把你从南非带了出来,我要给你的是好生活,不是他妈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一到战场上,我就开始心慌,我就怕你被一颗子弹打爆了脑袋,我他妈生怕你被打断了胳膊打断了腿,我对你的妈妈承诺过不会让你变成尸体被送回家,你是有天赋的人。你明明可以去当球星,去过上等人的日子。为什么就是不肯!”

    高扬把手指向了格罗廖夫,颤声道 :“他除了打仗?还会什么?”

    高扬又把手指向了托米,大吼道:“他除了打仗,还能干什么?还有我!我们这些人,不打仗还能干什么,我他妈又不想当无所事事的废人!我们没得选,我们除了冒险没得选!你呢,你他妈不一样,你在浪费自己的生命和天赋,法克油!你这个该死的混蛋!”

    弗莱往前站了一步,挥舞着双手朝高扬大吼道:“那我呢!你替我想过吗?你们去打仗,去冒险!我去享受欢呼和鲜花,去过在聚光灯下的生活,我能受得了吗!我无法舍弃的不是战场,是我生死与共的兄弟们!是你们!是你!我能离开吗?我离不开!我的最爱是棒球,可你们的命就是我的命,命都没了,还要什么棒球,还要什么棒球!”

    弗莱也很激动,他歇斯底里的挥舞着双手,拍打着自己的胸口,声嘶力竭的吼完了之后,弗莱已经泪流满面,然后他又后退了两步,随即从腰里拔出了自己的手枪。

    “你干吗?放下枪!”

    “放下枪!”

    在托米和格罗廖夫两人的大吼声中,弗莱把手枪猛的对准了自己的左臂,然后哭喊道:“别过来!头儿你别逼我!你们谁都别逼我,我把胳膊打断,你休想逼我去打棒球,别想!别想!你别想逼我离开撒旦,我把自己胳膊打断!”

    格罗廖夫的脸白了,弗拉的手指在神经质的颤动,他对准自己胳膊的枪随时会响。

    格罗廖夫和托米立刻后退了两步,托米颤声道:“弗莱,冷静些,放下枪,高,头儿,冷静些。”

    高扬用手指着弗莱大吼道:“放下枪!我命令你放下枪!”

    弗莱第一次违背了高扬的命令,他喘着粗气道:“我……,我……,你……,你……,你休想,你休想把我赶走,你休想赶我走,我打断自己的胳膊,你就别想再让我打棒球……”

    高扬颤声道:“幸存者罗伯特,不,哈里森用命保住你打棒球的胳膊,你他妈现在自己要用枪打断是吗?

    我知道你喜欢大都市,为了让你改变主意,我希望能让大都市对你试训,对你发出邀请,我他妈跑来跑去到处求人帮忙,为了让纽约大都会对你试训,我他妈像条狗一样被大都市的混蛋们溜来溜去,他们嘲笑我,没关系,我无所谓,可他们嘲笑你,我感觉像被人在脸上扇了几巴掌一样!

    是,我没本事,我无法让大都会对你发出邀请,我只找到了纽约洋基的球探,我也没指望你肯加入纽约洋基,我只希望你能认清自己的能力和价值,你的胳膊,是上帝赐予你的礼物,是你的未来,现在,你把枪对准自己的胳膊?你打算朝着自己开一枪吗?你开枪吧,你他妈有种就开枪啊!”

    弗莱怔住了,一动不动的,但他却慢慢的把枪口垂了下来,然后格罗廖夫上前一把抓住了弗莱的胳膊,把手枪抢了过去。

    任由格罗廖夫把手枪抢走之后,弗莱盯着高扬,使劲咽了口唾沫之后,喘着粗气沉声道:“头儿,你说,纽约大都会的人嘲笑你?”(未完待续。。)

    ps:  我是在用心写这本书的,嗯,至少绝大部分确实是用心写的。

    写这章的时候,入戏太深了,脑补的场面,竟然写着写着就开始泪流满面,情何以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