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身份对等很重要
作者:如水意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404
    要谈什么,高扬完全没有预案,艾琳可没说会见她父亲,不过该说点什么还是得说,总不能眼看着艾琳和她父母彻底闹翻了吧。

    高扬完全是好意,对他来说,艾琳就算要退出撒旦也完全没有问题,他乐意看到撒旦的每一个人能有个好的归宿,当雇佣兵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赚钱,现在他们每个人都赚到了足够多的钱,拿了钱安安稳稳的过太平日子,比什么不好。

    高扬是好意,不过艾琳她爹可不这么认为,在弗里茨眼里看来,高扬就是拐走他女儿的元凶,能对高扬有好脸色就怪了。

    “贝尔恩德,你出去等我。”

    恨恨的看着高扬,弗里茨却还是选择了让他的卫兵离开,那个被艾琳一个背摔扔出去的士兵怏怏的从地上捡起了他的手枪零件,动作倒是挺快,把零件重新装配成手枪后走了出去,离开屋子的时候还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艾琳还站在门口不肯动,叶莲娜拉了她一把,拽着艾琳往里屋走去,这时艾琳的妈妈才泪眼婆娑的拉住了艾琳,哽咽着把艾琳拉进了她的卧室。

    等艾琳她们都离开后,弗里茨站在了客厅的中央,用愤怒的眼光看着高扬,沉声道:“你想说什么?”

    高扬不知道说什么。

    想了想之后,高扬指了指沙发,沉声道:“我们还是坐下谈吧。”

    弗里茨大步走回了沙发旁边坐了下去,然后高扬坐到了弗里茨的对面,这时候拉斐尔本来是坐在沙发上的。就在两人的中间的一个单人沙发上。不过等两人坐下后。拉斐尔却是赶紧站了起来,然后站在了高扬的身后。

    弗里茨做的笔直,用非常愤怒而且仇视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高扬。

    不得不说弗里茨确实很有气场,毕竟是位中将,虽然陆军副总监的头衔听起来很古怪,却是位实实在在的陆军副司令,要是没点儿气场才有问题了。

    高扬的表情就平和的多了,不过他在弗里茨的怒视下却完全没有紧张的意思。

    人家高扬。好歹也是位少将的……

    “你想说什么!”

    弗里茨再次追问了一声,高扬稍微伸了下手,做了个无奈的手势后,低声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我不知道你和艾琳的关系差到了这种地步,我只是觉得如果不做点儿什么,艾琳就该走了,以她的性格来说,走了可就不容易再回来了。”

    弗里茨显得更加的愤怒了,虽然高扬觉得弗里茨的怒火发错了地方。不过他还是可以理解的,人之常情嘛。

    弗里茨盯着高扬。缓缓的道:“我是个军人,我喜欢有话直说,如果你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办法,现在滚出我的家,滚出德国,不许再骚扰艾琳,理她远一点儿!否则我就让你永远无法离开!除此之外我没什么可说的,你没资格和我对话。”

    弗里茨说的是德语,高扬能听懂个大概,但是拉斐尔就不行了,因为拉斐尔没兴趣跟着艾琳学德语,所以他完全听不懂弗里茨在说什么。

    高扬听懂了大概,搞明白意思还是没问题的。

    弗里茨很不客气,高扬却不会很生气,他只是再次摊了摊手,微笑道:“我的德语不是很好,如果您听不懂,我可以重复几遍或者换种语言,阿勒伯格先生,我想问您一句,艾琳是您的女儿,但您真的了解她吗?还有,我对于调解家庭纠纷这种事既不擅长也完全不感兴趣,但是艾琳现在是我的人,她是我的属下,我得对她负责,虽然目前这种事超出了我的职责范围,但我非常重视家人,我有家不能回,我不希望艾琳也是这样,所以我还是愿意做些什么的,当然,这需要您的配合。”

    说完之后,高扬笑了笑,然后伸出了手以加强语气,沉声道:“另外,我和是有资格和您对话的,您的军衔是中将,而我的军衔是少将,我比您低一级,但至少我们该彼此称呼对方为将军,您认为呢?”

    弗里茨不屑的一笑,道:“少将?雇佣兵自封的将军吗?我可不认为一个雇佣兵的将军也需要认真对待。”

    高扬认真的道:“不,这可不是我自封的,如果您真的对我们有所了解的话,您应该知道我是经过了一整套完整的程序后得到的授衔,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少将,如果有需要的话,我所指挥的军队数量不比您少,还有,您是陆军副总监,职位比我高很多,但是您从来没有参与过实战吧?任何一次!有吗?而我不同,我这个少将是在战争中因为功劳逐步得来的,我参加过实战,担任过多次战斗甚至是战役级别的最高指挥官,你没有!”

    缓慢但是很认真的说完后,高扬很是严肃的对弗里茨道:“我们不是政客,是军人!就军人而言,我的战斗经历比你丰富,所以就算你不认可我的军衔,你也得尊称我一声老兵,所以就算我是少将军衔,您是中将军衔,但是在这里,我们的身份就因该是对等的,同意吗?”

    弗里茨沉默了片刻后,沉着脸道:“我认为二十几岁的少将很可笑,但我同意你的说法,只是我没听说你是个少将,我也不认为你所说的一切有可能是真的,所以我认为你在说谎!”

    高扬举起了手,连连摇动着食指道:“阿勒伯格将军,随意质疑别人可是不好的习惯,现在有个问题,您知道我的名字吗?”

    弗里茨毫不犹豫的道:“如果你是团长,那么你的名字应该叫做拉姆。”

    高扬笑着点了点头,道:“发音没错,是拉姆,但真正的意思英语的公羊,我的名字叫做公羊,阿勒伯格将军,您是以何种渠道得知艾琳当了雇佣兵的,又是怎么知道了我们的呢?”

    弗里茨沉默了片刻后,沉声道:“天使佣兵团,里面有我曾经的下属。”

    高扬叹了口气,道:“果然是这群混蛋,我就说嘛,除了他们可没人知道我们的底细,好吧,天使佣兵团,看来您的情报落伍了,阿勒伯格先生,能问一下您是什么时候知道艾琳当了雇佣兵的吗?”

    弗里茨沉着脸道:“你该感到庆幸,我得到这个消息还没有多久,否则的话,我早已经找到你们并把艾琳带回家了,如果你敢阻拦,我会毫不迟疑的动用一切力量,一个为了女儿的父亲,什么都能干的出来,不管你能否理解,你必须知道我说的并不是在吓唬你!”

    高扬摊了下手,道:“您还是没把我当成一个平等的谈话对象,这样不好,这样会让您不自觉的做出错误判断,阿勒伯格将军,我是想帮您的,帮您和艾琳,但是在我们开始谈正事之前,我认为有必要让您了解我是否有资格和您平等的对话。”

    弗里茨再次冷笑了起来,道:“怎么,一个雇佣兵自封的将军吗?抱歉,我完全不认为一个雇佣兵有资格坐在这里和我说话,如果不是因为艾琳,你都没资格进我的家门。”

    高扬叹了口气,道:“您承认叙利亚国防军的军衔吗?”

    弗里茨思索了片刻后,点头道:“叙利亚的军队是一支规模很大的军队,叙利亚的军衔体系也很严谨,我承认叙利亚的军衔。”

    高扬立刻道:“很好,我没有带军官证之类的东西,那些对我没意义,不过一般来说,如果有军人晋升为将军,那么至少会有一个完整的流程和授衔仪式之类的,就算具体职务严格保密,但是一个国家有了新的将军,普通百姓可能不会知道,但是对于情报部门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我不知道德国是否关注叙利亚的局势,但我认为您可以查得到叙利亚是否有一位名叫拉姆,也就是公羊的将军,如果您能查到的话,那就是我,以现在叙利亚的局势,或许德国不会关注叙利亚,但北约一定会,以您的职务和身份,应该能接触到。”

    有些事情无法保密,保密也没什么意义,所以高扬毫不讳言他在叙利亚得到的军衔,而弗里茨只要去查,也一定能查出来他没有吹牛。

    现在高扬非常满意他所得到的军衔,原来觉得没什么用,现在他觉得用处还是很大的嘛,别的不说,把这名头拉出来唬人确实挺好使的。

    看着高扬自信而淡然的表情,弗里茨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沉声道:“我会查的,不过我暂时相信你的话,好吧,你确实有和我平等对话的资格。”

    德国人通常做事很认真,很顽固,顽固到了死板的地步,但是做事认真也有好处,那就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不管是否乐意,都得照着规矩办事。

    虽然军衔更高,但弗里茨是做错的哪一方,于是弗里茨脸上还是一脸愤怒的表情,却还是站了起来。

    等着高扬也站起来之后,弗里茨对着高扬先行了个军礼,沉声道:“德国联邦国防军中将,弗里茨.阿勒伯格,公羊将军,您确实有和我平等对话的资格,我为刚才的失礼道歉。”

    高扬立刻回敬了阿勒波克一个军礼,沉声道:“叙利亚国防军少将,公羊,我接受您的道歉,阿勒伯格将军。”(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