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二百九十章 通话完毕
作者:如水意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633
    有崔勃和格罗廖夫在制高点建立的火力点掩护,拉斐尔和十三号他们几个还是很容易守住的,可是十三号他们要带上高扬从屋里往外冲,却也也别想能冲出去。

    有屋里的人配合掩护,有崔勃和格罗廖夫的掩护,拉斐尔和阿尔伯特才得以冲到了屋里,就这拉斐尔还中了两枪,而现在呢,要想冲出去,他们就只有一道门可以走,外面就算没有几十把步枪,几十把手枪总还是有的。

    何况除了卡瑞玛一个人之外,剩下的人全都带伤行动不便,还要带上一个完全没有了行动能力的高扬,这么往外冲怎么看都是送死。

    现在问题来了,往外冲是被打成蜂窝的下场,不往外冲呢,是烧成碳的下场。

    火攻这种存在了几千年,老套到不能再老套的战法,不管什么时候用出来都很管用,效果杠杠的。

    克鲁尼大喊着要冲,但是还不等别人反驳他的提议,克鲁尼就小声急道:“这栋房子是什么材质的?”

    卡瑞玛哭丧着脸道:“墙是石头的。”

    克鲁尼长出了口气,低声道:“还好,还好,我们还有时间。”

    “可屋顶是木头的,二楼的地板也整个是木头的……”

    克鲁尼的嘴角抽搐了几下,苦着脸道:“这下糟糕了!”

    “冲出去!我们马上冲出去!”

    阿尔伯特也放声大吼了一句后,伸手把十三号拉了起来,哭丧着脸道:“行了。你的手术不用做了。”

    拉斐尔急声道:“快。找水打湿些被子什么的!先把头儿包起来好带着撤离。”

    拉斐尔也不顾屁股疼了。他站了起来,跑到了大大的落地窗前,往下看了一眼风光壮美,但是高度让人绝望的悬崖后,无奈的道:“在这种鬼地方住的人脑子绝对有病。”

    说完之后,拉斐尔在对讲机里急声道:“我们要被烧成碳啦!如果你们想不出办法来,头儿可就成了碳烤公羊!”

    格罗廖夫急吼道:“我们在冲下来,但是他们在往屋顶上扔燃烧瓶。你们有办法出来吗?”

    拉斐尔往外面看了看,叹了口气,沉声道:“大狗,我们要是死了那也没办法,你听着,这里有一亿五千万美元的现钞,我们把这些钱从窗户里扔出去,扔到悬崖下面,你们想办法将这些钱拿去,开咱们的公司。或许我们会跳下去,到时候如果能把我们的尸体拼起来的话……。额,还是烧死算了。”

    拉斐尔说完后,冲着硕大的玻璃窗啪的就是一枪,结果他开完了枪,发现窗户上的白点后,失魂落魄的道:“防弹玻璃?”

    卡瑞玛的话里带着哭音儿道:“是的,防弹玻璃,全都是,所有的玻璃全都是防弹的。”

    拉斐尔冲到了玻璃窗前,哐哐的砸着窗户,愤怒的吼道:“这些该死的阔佬!”

    门外绝望愤怒的骂声还在继续,只不过现在又加上了复仇成功的快感,而屋里已经能感受到热度在急剧上升了,烟雾也从门缝里飘了进来。

    有大量的助燃物,木头屋顶烧起来还是很快的。

    阿尔伯特看着卡瑞玛无奈的道:“他们哪来的那么多汽油?”

    卡瑞玛呆呆的道:“发电机。”

    拉斐尔已经拨通了电话,等着有人接通后,他大吼道:“你们在哪儿,我们要被烧成灰啦!”

    接电话的是李金方,因为安迪何的电话占线了。

    电话的背景音里能听到直升机发出的噪音,李金方惶急的吼道:“坚持住,我们马上到,五分钟,五分钟!”

    十三号一脸冷静的道:“我们还有一些时间,有空儿哀嚎不如做好逃出去的准备,找些布用水打湿,防止被浓烟呛死了,做个担架,准备抬公羊,快。”

    拉斐尔如梦初醒,大声道:“快动起来。”

    几个人分散着跑开,屋里的水不少,瓶装的高级矿泉水,壶里的红茶,饮水机里的水,都能被利用起来。

    卡瑞玛跑进一楼的卧室抱出了两床被子,拼命的往被子上浇水,然后把高扬放上去后,再用条被子把高扬盖上,然后往上面浇水。

    水还没浇完,被子刚浇了一部分,楼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然后大量的浓烟从上往下压进了一楼,还不是特别呛人的房间里,顿时浓烟滚滚。

    “楼顶烧塌了,很快二楼的地板也会烧穿的!”

    克鲁尼指了指已经烧起来的木门,咳嗽着大声道:“去把木门打开!”

    十三号急声道:“不行!那样火会立刻窜进来,不能开门!现在我们只能等人救,没别的选择!”

    克鲁尼吼道:“可现在的情况是不等我们头上的屋顶烧穿咱们就会窒息而死!别忘了二氧化碳比空气重!我们很快就会窒息的!”

    拉斐尔咬着牙道:“那也得等,开门死的更快,我们只能等人来救,没别的选择!”

    十三号突然看着卡瑞玛,柔声道:“去拿条被子把自己包起来,然后我们集中到一起,免得有人来救还需要到处找我们。”

    卡瑞玛用毛巾捂住了口鼻,她看了十三号一眼后,点了点头,跑进卧室又拿了一条被子,然后开始往被子上浇水。

    阿尔伯特拖着被子把高扬拽到了离大门不远的位置,然后几个人围着高扬站在了哪里。

    十三号拿过了被子,批到了卡瑞玛的身上,然后拿着水开始往卡瑞玛的头上浇,与此同时,十三号一脸悲伤的柔声道:“我找了你很多年,很多很多年,现在我们终于见到了,可我们却都要死了。真可惜啊。”

    卡瑞玛微笑道:“没关系。我的人生愿望已经达成了。我死而无憾。”

    十三号柔声道:“你的愿望是什么?”

    “干掉苏哈里坦,现在他已经死了。”

    十三号笑了笑,柔声道:“很好,真的很好,没有遗憾的死去比带着满满的遗憾死去好一万倍,另外,我也死而无憾了,我的人生目标也完成了。”

    “你的目标是什么?”

    “找到你。”

    “恭喜。你确实完成了目标。”

    十三号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后,又打开了一瓶水,往卡瑞玛的头上浇了下去,轻声道:“我叫什么名字?我已经把自己的名字忘了,搞清楚我的名字,这对我来说挺重要的。”

    卡瑞玛手里有两瓶水,她在往十三号的头上浇水的时候,轻声道:“你叫奥佛雷德,我告诉你了呀,你为什么会把自己的名字都忘了的?”

    “全名。唔,我小时候被人控制当了很久的乞丐。那些人洗脑的功夫很厉害的。”

    “你叫奥佛雷德,姓克劳茨,我们的父亲是奥托.克劳茨,我们的母亲叫做玛蒂娜.克劳茨.科赫,至于我,我原来叫安克雷娜.克劳茨,后来改名叫卡瑞玛.恩杰姆,这是我继父给我起的名字。”

    卡瑞玛已经咳嗽的不行了,但她坚持着把话说完了,而在这时,一直照顾着高扬的拉斐尔和阿尔伯特手上的水都用完了,于是卡瑞玛把另一瓶水也浇在了高扬的身上。

    十三号微笑道:“为什么对他这么好?你那一脚,是他教的吧?”

    卡瑞玛咳嗽着笑道:“是的,他教的,唔,他叫什么名字?”

    十三号诧异的道:“你竟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那你还冲出来救他,他还替你挡枪?他本来可以少挨一颗枪子儿的,你们的关系该有多畸形啊?额,你想知道他的真名还是绰号……”

    就在这时,高扬睁开了眼,轻咳了两声后,虚弱的道:“这他妈是怎么回事?我下地狱了?”

    阿尔伯特郁闷的道:“你还没死呢,不过快了,头儿,你很快就成为碳烤公羊了。”

    高扬翻着眼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后,无奈的道:“见鬼了,他们还真敢放火啊,快把对讲机给我,我要交待几句遗言。”

    拉斐尔把耳机放到了高扬的耳朵边,里面是崔勃和格罗廖夫交替响起的喊声。

    “坚持住,我们马上到!”

    “扬哥,我们来了,你他妈挺住啊!”

    崔勃和格罗廖夫来了能有啥用,就两个人,没办法解决外面封锁的人,也没办法灭火,高扬宁可先烧死了让他们绝了念想,也不不想让他们两个也搭上性命。

    高扬虚弱的对着话筒道:“大狗,你给我听着,叶莲娜你得看好了,在她另找个人肯嫁了之前,把她看好了,否则她真会死的,兔子,你给我听好了,你可别死,我爸我妈就拜托给你了,怎么对他们好你就怎么办,我银行的账号和密码还记着吧?钱你看着该咋用咋用吧,别的没了,就这样,哦哦哦,还有,我死了撒旦之刃就归你了,手枪留给金方,不,还是给叶莲娜吧,我其他的收藏你们都分分,不过得好好替我收藏着啊,坏了丢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至于金方,还有艾琳,还有弗莱,还有摩根那边儿,算了,来不及说,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这回真没了,你们两个把我的事儿办好了,别来送命,通话完毕。”

    没理会崔勃和格罗廖夫在耳机里的呐喊,高扬斜眼看向了拉斐尔,沉声道:“我说,你们就不打算留个遗言什么的吗?”

    拉菲尔咳嗽了几声,摇头道:“没什么可交待的,也不知道说什么。”

    阿尔伯特急声道:“我,我有遗言要交代,兔子,你帮我告诉我的前妻们一声,就说我终于死掉了,让她们也高兴一下,我在经纪人哪里的钱帮我分发一下,别管多少了,不管是女友还是前妻都一样,能分到多少算多少吧,务必帮忙啊,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