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千六百零九章 唯我天使疯狼!
作者:如水意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2510
    极光狐王。 

    撒旦邪羊。

    天使疯狼。

    钢铁圣母是毒蛇。

    论强,各有所长。

    比狂,唯我天使疯狼。

    狂放的狂,狂傲的狂,狂放不羁的狂。

    骄傲的疯狼,寂寞的疯狼,因绝望而疯狂的疯狼。

    世界上最好最强的几个佣兵团各有特点,而团队特点是由团长的性格影响形成的,一个成功的佣兵团离不开一个成功的团长,而一个成功的团长必然有着独特的个人魅力。

    极光亚历山大的绰号叫做北极狐,狐狸狡诈,但亚历山大和极光以全胜零死亡的战绩平安收场,他们作战时有着狐狸的诡诈,却是一支堂堂正正之师,无论以战绩还是极光的战斗风格来看,极光都是雇佣兵圈里的王者。

    撒旦是公羊的,一只食草动物,但这只食草动物很危险,在食草动物的无害外表下,隐藏着一个魔鬼的灵魂,当食草的公羊睁开魔鬼的双眼就意味着敌人的死亡。

    善良亦邪恶,正义与罪恶并存,有着热血心肠与冷血手段的撒旦公羊,是为邪羊。

    隐匿无踪,无迹可寻,世人只知其名号,所率领的钢铁圣母兵分多处,各有所长,即使受伤也能快速恢复实力,历经风雨而不倒,维持着一个庞大而强的佣兵团始终站在最强的行列。

    总是藏于暗处,等着伸出充满毒液的牙齿咬住猎物,这就是钢铁圣母的九头蛇,一条藏起七寸的九头毒蛇。

    天使,是一帮疯子也是一群最纯粹的士兵的集合体。

    天使佣兵团都是德国人,这支佣兵团不是德国士兵的良心,而是德国士兵的军魂。

    现在德**队已经成了羊群,德国士兵成了被圈养的羊。

    一个狼王为了保持自己的狼性,离开了羊圈,召集了一帮无法留在在羊圈里的狼,天使因而成立。

    天使佣兵团的同胞是一群狼,被养成了羊,天使佣兵团的这些人是一群狼,拒绝为羊。

    天使之狼是成群的,但相对于他们离开的羊圈,他们却是被放逐的孤狼。

    狼,凶残,忍耐,团结,忠诚,冷血。

    疯狂不是狼的特性,但耐特却是一头疯狂的孤狼。

    耐特必须疯狂,不疯狂就没天使,不疯狂天使就不会强,为了心中那个梦想,必须疯狂。

    为了梦想,耐特带领着天使佣兵团改变了很多,牺牲了很多,用他们不熟悉也不擅长的方式在乌克兰苦苦经营着自己的梦想。

    现在梦想已经破灭了。

    耐特和他的天使陷入了最后的疯狂。

    疯狂的天使,才是最危险的天使,疯狂的耐特,才是最危险的耐特。

    在最后的疯狂中步入灭亡。

    在最后的疯狂中迎接璀璨的灭亡吧。

    天使。

    疯狼!

    “affrigen!”

    声音高亢而凄厉,就像一匹受伤绝望的孤狼。

    耐特发出了一声大吼,准备朝着第四排建筑开始发起攻击。

    已经有两人阵亡了,还有四个人受伤,俄国信号旗不是可以欺负的对手,而是必须抱着与其同归于尽决心才能拿下的强敌。

    耐特不知道还能继续进攻几次,伤亡情况其实并不严重,相对这次的对手来说,六人伤亡的结果比预期好很多。

    可是弹药消耗太快了,子弹的消耗速度还能承受,可是用来进行巷战与室内战的手榴弹消耗极快,用来攻坚开路的火箭筒即将打光。

    这次冲锋之后,将没有可用的重火力攻坚。

    耐特举起了左臂,他神色坚定但轻松,回头看了一眼即将发起冲锋的手下,他再次大吼道:“affrigen!”

    “干死德国鬼子!乌拉!”

    耐特听到了一声熟悉但只是属于遥远记忆的愤怒大吼,他愣了一下,然后才挥下了左臂,再次带头冲出。

    在冲出之前,烟雾弹已经掷出,而冲出之时,震撼弹已经投出。

    在漆黑的夜晚,没有夜视仪的一方无法进行一场可以称之为公平的战斗,视野优势是决定战斗胜负的优势。

    克格勃不是纯粹的战斗部队,他们当然不可能每个人都装备夜视仪,既没有必要,俄国也没有这个财力,在已经结束的战斗中可以发现只有信号旗的士兵做到了人手一具夜视仪。

    而信号旗的士兵已经战死了二十个,整二十个。

    那个大喊乌拉的人,他的声音很悲愤,耐特觉得他是没有夜视仪的,否则喊声应该是壮烈而非悲怆。

    耐特冲了出去,他用步枪朝着射击的地方回击,他精准而有效的射杀了一个躲在窗户后面射击的敌人,以及一个穿着民兵军服,拿着ak在门口扫射的人。

    耐特精确射击,压制,然后他放下了手中的步枪,摘下了胸前最后一颗手榴弹,抛出,扔向射击最激烈的房间,这时他已经冲到了门口。

    步枪子弹即将打光,耐特拔出了手枪,冲入屋子,他的夜视仪里看到了四个人,两人倒地,一人在地上撑着试图朝他射击,另一人则是把步枪对准了门口狂吼着扫射。

    扫射,但是方向不对,耐特滑跪着冲进了房间,子弹从他头上飞了过去。

    开枪,击毙持步枪扫射的敌人,耐特将手枪枪口对准了撑地的敌人,他准确击中了敌人的脸,但敌人单手拿着的步枪在最后时刻开火了,子弹打在地上形成了跳弹,一发子弹击中了耐特的头盔,一发子弹擦过了耐特的脖子。

    耐特捂住了脖子,延缓血液的流失,然后他朝着两个已经倒地的敌人补枪,站起,冲向了屋子里的另一道门。

    耐特一脚踹开了房门,听到了一声哭喊。

    耐特伸出的手枪没有开火,而且他迅速用捂着脖子的左手,将紧跟着冲入的手下拦住,将手下伸出的枪口朝上抬起。

    枪响了,但子弹没有击中屋里的人。

    一个女人,抱着两个孩子在屋角绝望的哭喊。

    耐特冷冷的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再冷冷的看了自己开枪的手下一眼,然后他冷冷的道:“不杀!”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耐特猛然举起左臂,手下停止解释,收起步枪一语不发扭头便走。

    看了看发抖的大人和孩子,耐特转身,身后拉过房门关上后,插回手枪,给步枪快速更换了弹匣冲到了外面。

    耐特站定,只有步枪可用了,他没有询问伤亡情况,他大吼道:“affrigen!”

    突击,天使最强,疯狼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