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足迹(求推荐,收藏,月票。)
作者:弓辰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2225
    (回忆已结束,回到现实中)

    现实中。

    最清静,最有时间的一个月就是见到蕊儿这一个月,不知道为什么御风见到蕊儿之后本来应该激动万分,此起彼伏的心情却异常的平静。平静到他没有理会公司,没有理会在东和掌权的红尘。

    这一个月经常到熊天豪的酒吧喝上几杯,前提是趁老熊不再,也经常走到自己经历过的足迹。

    最让他忘怀或者心里难受的莫过于光华路废弃化工厂的那次经历,一个在他眼里畜生不如的人为了一点小小的满足导致一个青春靓丽,豆蔻年华的恬静少女失去了她的最宝贵。

    御风在奔驰里陷入沉思整整一天

    北城区政府门口,御风也是一坐就是一天,回想着自己下决心的开始。

    与薛俊吃饭谈论合作时候的中学门口小摊子,此时也已经被全部规划,这也是风云规划的一部分,看着此情此景,回想着当时谈论的筹码,看着看着御风嘴角缓缓的翘起。

    又转站到了取证北城区长外包小三的小旅馆。

    御风更是一阵摇头苦笑,其实想想多少有点卑鄙的意味,有些作风不正的领导海了去了,他却单单找上了赵宏军赵区长,以证要挟,保全自己。但是之后一直没亏待他。

    砍了王亚文手臂的大酒店门口,御风从车座下面摸出一把小弯刀,像对亲人那般静静的抚摸着,眼神流露出深深的柔情。这把弯刀是也是他最早的一个起点,也是爷爷留给他为数不多的物品之一。

    之后转站自己曾经刚刚起步的小小物流公司曾经的门面,御风拿着送给蕊儿的那种名片,上面写着风云物流公司,运输员,御风。摇头哭笑间,心思更是感慨万千。

    佳南市,市政府,东和省政府等一系列他这三年来走过的足迹,他都自己串了一遍。

    每次走到一个地方他都沉思回想起以往的种种,虽然不是生死交加间见证奇迹,但是也算是惊心动魄间见证情之真谛

    他串走各个足迹却不是因为他有成就后,做出那种装大的举动,而是隐隐觉得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这种感觉蠢蠢欲动间,似乎要破壁而出一样。

    他不明所以间,想起老僧曾经的那句境界之说,感觉似乎有关联,所以想走一走自己成就现在足迹的过程,寻找那种所谓的感觉。

    ————

    锦上添花大酒店,也就是两年前御风收购的那家筹建中却不知什么原因半途而废的五星级酒店。

    一两年东和的发展,稳步向前,连带着佳南市更是欣欣向荣。佳南市的经济发展更是直追省会东皖市,让各大城市望而兴叹,张庆军的功劳功不可没。

    就因为东和佳南市的发展,连带着各大酒店,高级宾馆,高级娱/乐/城等产业也是备受光照。生意红火,人流不绝。

    锦上添花大酒店,是唯一一家佳南市的五星级酒店,也是临市仅此一家而已。

    幕后老板是御风授权给熊天豪的,这也是老熊为什么叫锦上添花。寓意指御风的路程他没出力,而却坐享其成。他的想法更是虽然忙帮不上,做不到雪中送炭,但是却也能为御风锦上添花,为此,周边大小几个城市的唯一一家五星级大酒店,成立。

    这一个月间,熊天豪把锦上添花的一些管理慢慢的让妹妹熊慕雅接触,中间熊天豪也告知过御风,御风也没在意欣然答应。

    他现在手里最缺的就是人才,老熊的妹妹他听说过,聪明伶俐,学业最早在本市的时候更是被评为未来的商业天才,加上出国的这几年,更是接受西方先进的教育体系。让这个丫头接触管理经济,御风暂时也没有意见。

    此时酒店内。

    熊天豪的办公室,熊慕雅整理酒店的相关资料,当知道酒店的盈亏与人脉时,熊慕雅也是多少有些吃惊。可以说锦上添花在周边城市中的餐饮业当属大哥级别。

    在整理完相关资料时,熊慕雅又缠着哥哥,讲述他与御风这几年的发迹史,老熊摇头苦笑

    “听故事听入迷了吧。哪有那么多故事,其实御风的发迹史也就一年多的时间而已。之后那个黄耀更是在政府大换血之后,做事唯唯诺诺的。除了红尘与耀帮之间有些摩擦外,还算平静。

    反正现在武家兄弟是他的左右臂,李东江负责打点红尘的事。那个郭鹏飞这几年有点消沉,御风有时也是去做做工作,反正郭鹏飞振作起来的时候,御风又有一个强有力的臂膀。六叔现在一般不出头了,在幕后出出主意什么的,反正这个老油子想开了”

    熊慕雅大眼睛眨啊眨的,有些怀疑道“那么那个京城的张小姐呢?没和御风擦出火花?这你就没讲过?还有吕惠,虽然。。。那样了,但是御风就没表态,让人家一个女孩怎么想嘛。”

    说完嘟起小嘴,想来御风虽然是成功人士了,但是对感情,尤其说到吕惠,熊慕雅觉得御风做的很是不对。

    老熊满脑子黑线,“就你话多,什么跟什么,御风又不是情种。这一个月他不知道怎么回事,除了上我酒吧,就见不着人了,问李东江,薛俊都不知道他在哪。但是时常他会给他们和我打电话的。真不知道搞什么。想让他见见你,都找不到他。”

    熊慕雅撇撇嘴,没说话。

    这一个多月,他也愣是没见到这个牛人,只是时常没事的时候和大哥拉拉家常之余,大哥讲讲那个人的发迹史。其实熊慕雅听着就像一个都市小说的故事一般。总觉的大哥夸大那个人的一些事情。

    佳南市北原山的山顶上,一个大大的石台上,御风盘膝而坐,穿着一身白色的练功夫,神情自然而沉着,眼睛微眯,看着附近的郁郁葱葱的树林以及远处城市间高耸的建筑物,御风心里出奇的宁静。

    看着看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心里空前的平静与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