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酒后风波
作者:弓辰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2450
    小刘秘书在一边眼神又慢慢的模糊,看着御风有时两个有时三个的,不过他却没有发出声音。

    因为对面这个佳南市乃至东和最近新蹿起来的新贵,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只希望御风能有什么办法帮书记度过这个坎.

    御风想完之后,脸色不动痕迹,不过心里却翻滚不已。

    不管什么对手御风都觉得应该明面上真刀明枪的来,但是对手却不这样。第一次绑架吕慧,第二次曾经偷袭过他,直到现在的玩阴的。御风表面与内心成为一个鲜明的对比。

    不过看着对面的秘书小刘,御风还是道“老哥,我知道你的担心,放心吧,我能做的一定做,不会让张叔一个人过这个坎的。”

    小刘浑浊的眼神却显出赞赏的神色。御风起身准备送小刘回去。不过小刘起身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到了桌子上的一个酒瓶。

    “嘭”的一声!

    让自认为是高消费,身份尊贵的十层进餐者觉得尤为刺耳与不雅观。

    隔着几桌,一个长相比较看得过去的青年脸色厌恶的无以表达,这个人是刚才御风要二锅头的时候,脸上表现出厌恶最厉害的那一位。

    “有完没完,这种地方你们以为是小饭店吗?一点举止都节制不住,来这种地方简直丢人。”那个卖相不错的年轻人语气刻薄,没带着一丝尊敬。

    御风过去扶起小刘,只是转身两只眼镜如鹰隼般锐利的盯着那个青年,看了几秒钟后转头要继续走。

    那个青年不知怎么的就像被一双毒辣的眼睛盯着一样,浑身冷飕飕的,不过看见御风回过头,他的感官全部消失,自嘲一笑,觉得自己肯定是想多了。

    看着御风走出几步,那个青年撇撇嘴。指着御风的侧面对着同伴道“两个乡巴佬第一次来高级地方就这样,今天就算心情好也被破坏的差不多了。以后再让我见到一定打断他们的腿”

    一桌的一个男生两个女生都默默含笑,他们这个朋友就是火气大,不过佳南市火气大点也无所谓,得看是谁的人了。

    十层能听到这个青年说话的人,无不露出或不屑,或看热闹,或无所谓的笑容。

    御风慢慢的把小刘放下,转过身“你要打断我的腿?而且还指着我?”

    小青年一愣,接着就笑了“怎么,充好汉吗?冲好汉得有资本啊”说话语气很故作深沉。

    御风看着小刘实在坚持不住哇的一下吐了,没有在接话,只是又一次扶起他向外走。

    在最角落,几个普通相貌的人从御风站起来那次就都站起来,不过御风却全都打了暗语,不用他们帮忙。

    御风扶着小刘走出三米多远的时候,小青年直接说道“废物,装大头装的蛮像的。你这样在家女人被人玩了你也就这样不吭声了”

    餐厅三分之一人都附和,捂着鼻子,大声说道,没素质,垃圾,打扰人家雅兴之类的话语。

    也就在此时电梯载着一对情侣来到了十层,两人手牵着手向着门口走来,在进入餐厅的时候,两人看着气氛不对劲,直接看向了对峙的两人。

    其中那个女生看着其中一人的背影后,突然紧紧的握住那个男生的大手。

    那个男生感受到女友的紧握,对着她微微一笑,大步向着他们熟悉的人影走去。

    御风感受到有人从后面走来,微微一侧头看见了熟悉的一道靓影,冰冷的眼神慢慢的缓和。在那个男的和女的走到和御风并肩的时候,御风表情多少有点不自然,眼神由冰冷转为有点稍微暗淡。

    “蕊儿你们也来了。”声音很轻,以至于那个嚣张的青年都没听清楚。

    这两人就是蕊儿与刘磊,今晚两人相约来此消费一番,没想到刚上来就发现这一幕,之后肯定当仁不让的站在御风的身后。

    刚才御风的转变看在那个嚣张青年的眼里可就变味了,御风由冷冰冰转为有点暗淡的眼神,而且轻轻的声音更是让他觉得来的人是他的大哥?领导?

    但是在嚣张的青年看清刘磊之后,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张狂与自然。

    “刘磊?原来这个家伙的倚仗就是你吗?我草,你想笑掉我的大牙吗?难道你知道我这段时间心情不好特意演个双簧戏给我看吗?”说完之后还在笑,他的同伴也忍不住呵呵的笑着。

    刘磊看清楚那人之后,脸色铁青。准备冲上去先替御风打前阵的时候,手边传来滑腻且富有弹性的一握。

    刘磊止住脚步,不过脸色却很不好看。

    就这样那个嚣张的青年更是无所畏惧的大放厥词,满口污秽。

    御风听着那个青年污秽言词,看着蕊儿潮红的面颊,也看到了刘磊铁青的脸。

    御风这次手慢慢的抬了起来做了一个不起眼的手势,角落的几个人全部奔走过来。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人就站在了御风的身边。

    御风点着那个青年对着几人道“先弄出去打断一条腿”毫不避讳的对几人发号施令

    那个青年看见过来的几人脸上并没有慌乱,道:“原来有同伙?来一起上吧”

    御风表情没变,没说什么。三人其中一个壮汉就走过去,生硬的说了句“你不配”

    小青年听到这里,没有说什么。突然高抬腿架起来,压向对面壮汉的肩膀,**裸的羞辱,不言而喻。

    壮汉嘴角微微一瞥,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双大手紧紧握住青年的脚踝处,青年右脚动弹不得,脸上终于有点不安。

    持续几秒钟,青年以壮汉抓的自己右脚为重心,左脚抬起直接踢向壮汉的太阳穴,壮汉另一只手一挡。青年失去中心被壮汉倒提起来、就像提着一直公鸡般简单。

    “垃圾跆拳道,花拳秀腿,不堪一击”壮汉喃喃自语。

    说完把小青年仍到桌子上,他的同伴全傻了,没有一个敢动的。青年这次直接惶恐了,瞪着眼睛看向御风这边道“你不是跟刘磊的?你到底是谁?”

    御风眼角都没撇一下,扶着醉的一塌糊涂的刘秘书走向门口。三个壮汉夹着嚣张的青年出去。他的同伙直接不敢动弹分毫,那个青年大喊道“我表哥是杨波,你动了我,你不得好死。”

    御风微微一顿,自语道“杨波?这么耳熟呢。”

    听到杨波,本来看热闹的人,其中一些多少和道上沾关系的人,都微微一变。那个青年的同伙这时才反应过来迅速拿出手机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