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共进退(求推荐,求收藏。)
作者:弓辰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2747
    (在此感谢一下花逝去书友的打赏,没注意打赏的书友,是我的疏忽,抱歉,感谢你的支持,谢谢)

    一场酒后风波就这样过去了,餐厅的所有人都议论过,都猜测过,却没有人关心过那个嚣张的青年何去何从,其中也包括他的同伴。

    他们觉得自己能脱身已经是万幸了,怎么有空去理别人?不过他们也算很仗义了,给那个嚣张青年的表哥打了一个电话。中间也免不了添油加醋般说御风这那的,现在他们哪方面也不敢得罪啊。

    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在第二天市中心一个偏僻的街道旁。

    一个垃圾桶边半躺着一个浑身惨兮兮的年轻人,精神恍惚,口中念念有词。有的过路人看他一眼,他都会吓得哆嗦一下,很多人都以为是一个落魄之人没有在意,因为这样的人每个城市数不胜数。直到临近中午的时候被一个微型面包车接走,具体去了什么地方不得而知。

    御风第二天下午让孙海直接驾驶着奔驰s600来到了省府别墅小区。这个别墅小区是前几年省府对于个别的市府委老旧居住地的改造。

    当时这个工程经过市政府委研究也没有招标,直接承包了给了风云地产,而风云地产不负重托般,不但工期比预期的早一段时间,而且质量更是经过一定专家承认,至于建造这个别墅区的所有开支,市政府财政局也是找了权威的评估机构评估了这个别墅区的价值。

    评估出来的数目让财政局喜笑颜开,可以说节约大了。

    张庆军脸上无悲无喜的把御风迎进了他的那座不算奢华的别墅小二层楼。里面的红木地板与墙体上挂着的醒目大字,还有稍微散落的文件,显示些许的肃穆,

    “看来张叔在家也是不忘政务啊。”御风呵呵的笑着说了一句。

    张庆军也是笑着说道“家里乱了点,小子你别介意。你婶子这几天回京城了,保姆我给放了几天假,自己在家懒得收拾。”

    御风心里微微感动,都这个时候了,张叔还是没有提半个字,他把自己的结发妻子打发回京城,自己在这个地方,只是不想爱人跟着担心而已。

    御风脸上多少有点愧疚“张叔,只要有坎,就能过,我虽然起步是无意中靠的你,但是说不定我多少能帮上一点忙,有什么事你说出来,一起看看怎么过去这个坎?”

    张庆军摇摇头,指着天上道“是上面搞的动静,就像当初我们扳倒王志和那样,这次好像针对我了。所以你还是别参与进来,现在关键时刻,政治博弈,你帮不上忙的。你收拾好自己的那一滩就行,不过还是安稳些,不要有大动静。”

    御风没有在说什么,随便聊了几句,张庆军就说主厨做几个菜两人喝一盅。御风赶忙拦下,说他主厨,说他以前就是在饭店干过,而且很早就自食其力,手艺很不错,张庆军笑着答应。

    黄昏时分,一大一小两人相对而坐,一瓶五粮液两人都斟的满满的。

    三个小炒,一个汤菜,两人像爷俩似的,倾笑相谈。

    中间张庆军问道过御风的以前,御风脸上有点苦涩道“我从小跟着爷爷在山沟长大,从我爷爷离世那年我走了出来,开始慢慢的在这个斑斓的世界艰难的攀爬。不是机缘巧合下,我现在还是一个惶惶不可终日的颓废青年呢。”

    张庆军只是呵呵笑着道“也不一定,说不定你的祖辈就是做过大贡献的人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但是这个价值是奋斗的结果,而不是等待的辉煌。”

    御风若有所思。不过没有再这个话题深讨,御风只是对着张庆军问道“张叔,我今天来此,有没有给你添麻烦,人多嘴杂的?又是政府的居住区。”

    “清者自清。有人想给你使绊子,你在清廉他也给你找出诟病。”张庆军无所谓的道

    两人就这样,并没有深入的谈官场上的事,只是谈了一下御风的公司,以及张庆军的女儿和吕惠在英国的状况。

    夕阳西下。

    御风告别了张庆军,驾车离开了百姓俗称的“政府大院”,不过他的心情却很复杂。张庆军无意中的一句话,“说不定你的祖辈做过大贡献呢?”让他心里波澜起伏。

    看似无意,御风却总觉的有所关联似的。

    坐在车上,御风想起最后走出张庆军别墅门口的时候回身说的一句话,“张叔,我与你共进退。”

    张庆军微微一笑,没有表示什么,目送着御风远去。

    ————

    省会东皖市,希尔顿大酒店,一个普通的套房内,一个面色阴沉的三十左右的年轻人恭敬的站立在一旁,对面是一个及肩长发且比较英俊的青年、

    面色阴沉的年轻人恭敬的道“耀哥,他确实有点过了,现在把我表弟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你看...”

    黄耀优雅的品着红酒,斯斯文文的,笑着摇摇头“杨波,这个事可真怪不得那姓御的,我听说这个事了,你表弟可是嚣张的有点过了,不过你放心,再过几天他与那个姓张的都不会好过的,东和即将是黄家的了,呵呵。”

    叫杨波的青年陪笑着“是,是。耀哥的耀帮肯定在东和横扫的,统一东和地下秩序指日可待”

    黄耀笑笑摆摆手,杨波慢慢的退了出去。

    黄耀,半路成立的耀帮话事人。

    这个耀帮在红尘一家独大的东和省可以说是举步艰辛。不过对于黄耀来说他离开了京城,就像被关在笼子里的野狼一样,被放出后能自由驰骋草原上,内心是无比舒畅的。

    在外面也许能遇到敌人,不过这只狼也许被压抑的有些久了,似乎野性不改,不惧艰险般只为了自己成立自己的领地,自己可以不受别人的管束,不看别人的眼色行事。

    黄耀就是这样的一只野狼,虽然在京城他同样辉煌。但是耐不住他的表哥黄煜枫太过耀眼,再加上他本来又是黄家的分支。

    所以,他不管怎么辉煌在黄煜枫眼里其实就像一只走狗一样,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就像上次他吩咐黄耀十分钟不到就别来了那样,其实这句话看不出什么,语气很平淡,但是熟知黄煜枫秉性的人都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

    所以黄耀就算在外面艰辛十倍,也不愿在京城那个笼子狂妄,嚣张与跋扈.看着他那个表哥的眼色行事。

    这次出来这几年,更验证了他的想法是多么的准确。虽然他几年前因为失误没有完成使命,被黄煜枫阴柔的语气训斥一顿,但是却没有让他回京,然后也没有在吩咐什么。本来黄耀忐忑不安几个月,也没与御风发生什么大的碰撞。

    但是过去半年还是没有动静,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誓要统治东和,而且这半年的时间借着京城的人脉关系网,他可以说是真的做出了一个真正的大哥,一个真正的权利人物。

    不过之后他在享受着独有权利,发出誓言的时候,却愕然的发现东和的红尘却出奇的拧成了一股绳。空前的团结。

    他的脚步却又一次放缓,只是时常与红尘对碰一下,并没有多大的伤亡。

    也许御风也是缓兵之计,有意无意间让出一些地盘,让黄耀在此有生存之地,具体用意却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