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八十四章 剥离术(各种求,大家给点力啊!)
作者:弓辰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2391
    关于官员视察的排场问题,就这么解决了。省政府各个机构巴不得周儒下台呢,谁还会去管谁鼓动的村民?谁在网上乱发帖呢?

    这只是其一,其二更简单,御风亲自让人把杨波“请”到了佳南市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娱乐场所。

    人的名树的影。虽然平常也见过风哥,也听过风哥的事迹,但是风哥亲自召唤,而且还是突然“请”他而来的时候,他有点腿软了。在加上他那个现在还浑浑噩噩的表弟。

    主要是他表弟在上次锦上添花与风哥有过冲突,就被风哥的人带走了,之后一天被告知在一个街道边,他才派人去接他回去了。

    在回去后才发现他表弟小拇指晶莹剔透的白骨,没带着的一丝血肉,他的心里着实发寒。

    他想问一下他的表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表弟却浑浑噩噩什么也问不出来,这个时候他心里阴影更浓。

    御风只是习惯性的嘴角翘起,笑容多少有点邪魅。“我知道你和黄耀走的近,对我来说无所谓,当时那个锦上添花酒店十层被我的兄弟带走的是你表弟吧?怪不得他说杨波我耳熟呢,话我也不想多说,只希望你实话是说而已。”

    说完御风就走了,杨波暗暗庆幸,心里多少有点鄙视,就这样还做大哥?你觉得你霸气十足吗?震震虎躯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吗?幼稚吧!

    不过刚想完,就被几个冷酷的黑背心架走了。杨波一直不明所以,难道要暗杀了他,想完摇摇头,强制性的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他不想死啊。

    直到他被带到似乎像是一个仓库似的地方,看着一张床,一块电视机,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时,他还在狐疑。

    他看对面的医生很和善而且长得还不错。最重要的对着他微微一笑,感染力很强。

    “来了”那个医生和善的说了一声。

    他多少有点被感染,也报以皮笑肉不笑的一笑。那个和善的医生没有在说话,慢条斯理的把一张碟子放入了影碟机里的时候,杨波还在想不会是请我看电视剧吧?

    刚开始的画面就是一群穿着迷彩服像是军人的一帮人在一个帐篷里审问犯人,这些人有高大威猛的白种人,也有全身乌黑的黑人,也有亚洲人。

    那个医生就在一边解释“唉,很怀念那段时光啊,大家在一起很快乐。哦,忘了告诉你了,这里演的是雇佣军。我吧,你可以叫我医生。”

    画面持续三分钟后,杨波的脸色慢慢的惨绿,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

    那就是面前的医生就在里面,也是穿着白大褂面带着微笑带上了口罩,然后拿出一把小小的手术刀。

    然后,然后在那个犯人的腿上动作开来,杨波呆滞间,犯人的脚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肉,森森白骨沾带着一丝丝血迹在上面,场面渗人,更是可怖。

    然后杨波在看到医生的时候,脸色青绿交接,哇的一下吐了出去“我,我表弟的手指,就,就是这样没的?”

    医生皱眉看着电视,道“那不值一提,十秒钟而已,你看着这个大腿了吗?那时候我才学会剥离术才几个月而已,很不成熟。不然这一条腿也就分分钟钟的事。现在在国内时间长了手都生疏不少了。”

    他一边说,电视上一边演着那个犯人另一条大腿就这么在那个犯人眼睁睁下血肉被一片片剥离下来。而那个犯人似乎腿上被打了麻药。

    十几分钟后,一条森森骨腿显露而出,杨波傻了,呆了十几秒钟之后,又一次哇哇大吐,似乎要把胃都吐出来那样。

    鼻涕眼泪流了一地。

    医生呵呵笑道“风哥知道我的寂寞,你们就来了。而且还是个大个的,呵呵!”

    说完拿着小巧的手术刀,慢慢的走过来,步子很优雅,人也很英俊,但是准备要做的事却是那么的残忍可怖!

    杨波,扑腾一下跪了下去,对着医生磕头“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陷害御风大哥,我这就去澄清,还有以后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会办好,让我对付黄耀我也愿意,别割我的肉啊,呜呜呜呜”说完抱着医生的大腿大哭起来。

    这就是当时在锦上添花十层的时候,一些食客听到杨波其名的时候脸色大变的主人公,现在却像一个孩子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着对面的白大褂。

    医生道“哦,这样啊,好吧,本来说想剥离你两条腿的,但是你这么诚恳的份上,三根指头吧?你也可怜可怜我,我好久没这么玩了。上次一根小指头真不舒服,还是国外好啊。”

    杨波一听当即昏死过去,医生对着站在杨波身后的两个黑背心道“带下去吧。”

    等人都走后,叫医生的白大褂眼神一暗“什么时候能玩死个活人呢?”

    说的话实实在在的让人毛骨悚然。

    刚才他不可不是吓唬杨波的,那可是他的真实想法!

    剥离术说白了就是千刀万剐。当时红尘的三百多人被送去佣兵团,其中之一就有医生。

    医生最早的时候念得是医科大学,毕业之后被分配在一个医院,工作一年之后突然一起医疗事故,不知道为什么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当时是要他主刀,因为就是割除一个阑尾而已,但是同样有一个医生好像关系很硬,他说他主刀。医生就在一边看着指点,之后病人却中间大量出血,就算是“医生”也没挽救过来。

    而最后医生才知道那个人坚持主刀的意思,那真的是拿着活人在练手法,那是多么的无知与残忍!

    最后主要责任在“医生”,一小部分责任当然是那个主刀的,就这样医生背上了人命。变卖家当赔了巨额赔偿款之后与死者家属私了。

    从那以后医生消沉,慢慢的仇视社会,慢慢的心里扭曲,这就是他的过去,在红尘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没有人知道他的具体来历,单独这些经历也是他当时喝醉酒说出来的。

    其实医生也是一个可怜人罢了!

    医生在佣兵团主要学的就是刑事逼供,而且跟着佣兵团的一个老医生学会了手术刀分割生肉,而且是速度与艺术结合的分离。因为他有基础所以经过老医生的指点和自己的琢磨,他有自己的一套剥离术。

    对待他来说,一切人皆可剥离。当然除了魁首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