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震惊中外的活阎王!
作者:弓辰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4073
    四十分钟不多不少。

    御风慢慢的走了过来,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双臂,双腿全是白骨带着血迹的人。

    霍华德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嘴角在蠕动着什么,看嘴型还是那三个字“杀了我,杀了我。”

    御风毫无怜悯可言!

    残忍吗?也许残忍吧!

    他不在计较什么名声了,什么温文尔雅之流了!

    如果兄弟们不明不白的为他去死,他残忍过分吗?

    医生看到御风过来,又拿起手术刀瞄着霍华德臀部,正在选在哪里下手的时候。

    御风一个闪身,从医生的手里抢过手术刀,紧接着从霍华德躺着的地方闪过!

    两三秒之后,御风手里提着一个人头。

    他仰着天,对着天嘶吼道“我不相信天能给我公平,这个公平让我自己来定断,小辉以及兄弟们,这个人头我送给你们。”

    说完,把那个瞪着双眼充满不甘的人头向着远处高高的抛去。

    平复了一下情绪,御风回过身来,对着赵江说道“去过美国?”

    赵江吐的脸色苍白,半坐在地下,听到御风的问话,又由惨白转成了惨绿,“我,我,我。呜呜呜,你别杀我,别杀我,我在想办法找雷森那个王八蛋,呜呜呜,别杀我啊。”

    他只听到御风说话,根本就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只是觉得这次该是他要下地狱了,而且是十八层!

    “我问你去没去过美国”御风再一次问道。

    “去过,去过,华/盛/顿不算熟悉,但是能转得出来,有什么您吩咐,求你别杀我。”赵江这次听到了御风的问话,慌不择忙的回答道。

    “明天跟我离开这里,从别的地方买飞机票,后天我要去华/盛/顿!”

    赵江疯狂的点着头,应允着,不管怎样,能活一秒是一秒,也能多想一秒钟的办法!

    御风对着耗子以及医生点点头,几人向着暂时的营地走去。

    荒郊野外,一具没有头的尸体,静静的躺在那里。

    四肢全部露出骇人的白骨连带着丝丝血迹,保不准有什么冒险的男女来到此处会被吓个亡魂皆冒!

    sky天组精英成员,霍华德,被残忍的杀死在异国他乡!头颅都不知道被抛向了何处!

    ——————

    在回去的路上,耗子几次欲言又止,好像有些不吐不快的话想说。

    御风没有回头,淡淡的说道“有什么想问的问吧。”

    耗子一惊,心想道“风哥没回身怎么就知道我有话想说?”

    可是他也没有细想,就小心翼翼的问道“风哥,我们都是你身边贴近的人,俗话说忠诚护主,我们就算为你而战死,也是心甘情愿的,你不必这样的。”

    御风停下了脚步,徐徐的转过身,郑重的看着耗子以及医生,至于与他们相隔几丈之远赵江他完全没有理会。

    “也许是吧,我接触的这个世界还算太少,接触错综复杂的势力经验也不足,看到小辉为了给我挡子弹,就这么走了,我心里很沉痛,所以誓要报仇。我与别的龙头比起来可能少了一些狠辣,多了一些义气,有人就说过我,义气用事对于一个龙头来说,不会是好事。”

    “可是我没办法在兄弟们为我去死,我还要踏在他们的身上享受荣华富贵,权势滔天,我真的做不到啊,一将功成万骨枯!呵呵,对我来说,是一个人路途的名言?还是笑话呢!”

    耗子与医生四目交接,都看出了彼此的含义,之后都微微笑了。

    并没有在说什么。

    御风也没有说什么,几人赶回到了暂时的营地。

    小白一如既往的一个猛扑,扑进了御风怀里,用他雪白的头颅蹭着御风,显得很是亲昵。

    红尘卫们看见御风归来,也都恭敬的微微欠身,喊了一声“魁首”

    御风点点头,看了一眼欧辰后,就对着众人说道,“今晚远天贸易公司,全部骨干,一个不留!明天大家换地方,等我回来!”

    红尘卫们眼中都露出浓浓的战意,今晚也许将是血腥的一夜。

    ___________

    夜晚慢慢的降临,天边红彤彤的彩霞,犹如人的血液一样,鲜艳而瑰丽!

    远天贸易公司,杰克,在办公室来回的踱步。

    自言自语道“**,讨厌的华夏人真敢不把人直接接过来,接到别的地方,想和霍华德拉好关系吗?

    刚刚说完,刚要打电话给赵江,确认霍华德来到没有的时候,就有一个声音响起“杰克组长,人我带来了。”

    杰克抬眼一看,只见赵江脸色非常不好看的站在他办公室门口,同样的还是没有敲门。

    杰克大骂“你个猪,白天人就来了,你才接来,你脑子有问题吗?”

    大声呵斥完,又陪出一张笑脸,迎着赵江后面的人走去,只见那人头戴鸭舌帽,全身上下被一个黑风衣罩在里面,没有露出哪怕一点肌肤。

    “霍华德先生,你辛苦了,来,快.....”

    话还没说完,他突然就觉得不对劲,霍华德怎么身高和华夏人差不多,不对,他不是霍华德。

    “你是谁?”

    御风慢慢的摘下鸭舌帽,邪魅的笑道“霍华德,已经脑袋搬了家,到你了,一会你们就会团聚,希望你们在地狱还能一起去杀鬼。”

    说完从风衣里拿出一把弯刀,一道美丽的弧线划过,杰克的脖子一条薄如发丝的血色细线显现而出。

    杰克捂着自己的脖子,想说话,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待他往前挪了一步的时候。

    整个头颅“砰”的一下掉在了地上!

    两眼充满着临死前的不甘于恐惧。

    御风看了一眼地上的那个人头,脸上无悲无喜,又慢慢的带上鸭舌帽,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向着门口走去。

    办公室这样的场景,在远天贸易一共十二处。

    sky华夏空组的高层负责人,以及总部派遣来管事的负责人,一夜之间,全部身亡。

    身死的状态惊人的相似,一刀封喉!

    头颅落地!

    就在这一个星期,米国华/盛/顿,德曼大厦一个豪华的办公室里,一个叫做安德森的米国人,看着自己办公室一个十字架,两眼眯了起来。

    “霍华德死了?”

    一句话,没有任何情感。

    到了晚上,安德森正在卖力的在一个金发女郎的身上勤勤恳恳的工作着,总觉得有人在注视着他似的,让他很是不舒服。

    当他坚持到一泄如注的时候,突然眼前一花,桌子上一把小小的匕首插在当中

    安德森流出冷汗的同时,同时大怒,迅速穿好衣服走了出去,在别墅的门口,依然还是那些站岗人员。

    他毫不犹豫的上去,对着每个人一脚,大吼道“你们干什么吃的。”

    那几人不明所以,安德森更是气炸了肺,“刚才没看到人?”

    其中一人疑惑的说道“我只是觉得脑子短暂的空白,之后就还是原来这样啊。”

    安德森又一次冷汗连连,连愤怒都顾不上了。

    米国的清晨,安德森被电话吵醒,昨晚睡得不好,心里琢磨了一晚上会是谁,既然来找他晦气的,为什么没杀了他,而是恐吓他,可是怎么想就是没有头绪,害的他又从总部抽调来很多人把别墅围了起来。

    刚刚睡了两个小时,就被电话吵醒,安德森很是气愤,拿起电话,作势就要大骂,可是那边不等他开口就传来了声音,“安德森先生,华夏的空组中高层人员全部死了。”

    安德森,短暂的一呆,刚要问话,又一个晴天霹雳,“我们的精英雷森只剩下半边身子的尸体正在公司的一个仓库,真的很惨,还有组织总部死了十三人,十个情报人员,三个天组的精英。”

    安德森,眼前一黑,大脑短路了。

    正在这时,他的眼前站着一个人,静静的看着他,而且还是一个华夏人,或者日本人?

    安德森,脸色大变,就要从床下拿起手枪。

    那人也没有动作,安德森,指着对方,大声喝道“你是谁,这些都是你做的?”

    对方点点头,安德森失去了冷静,扣动了扳机,一枪,两枪,三枪。

    之后那人还站在那里。

    安德森揉了一下睡眼朦胧的眼球,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的人。

    “你欠我的还清了,如果还有以后,你将比霍华德以及雷森惨烈百倍!”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竟然转身了,抬起了脚步,把整个后背露给了安德森。

    紧接着几个字又重重的击打了一下安德森的心脏!

    “不管天涯海角!”

    说完,瞬间的消失。

    正在这时,外面的保镖以及护卫人员赶了过来,可是房间除了安德森以外,空空如也!

    ——————

    华夏炸开了锅,米国也炸了锅,全世界的地下世界更是炸了锅。

    华夏新疆乌鲁木齐一个远天贸易公司,一夜之间,十几人脑袋搬了家。

    米国一个大厦,中层写字楼,也是十几人脑袋搬了家。

    华夏新疆一处荒凉的地段,发现了一具惨不忍睹的无头尸体,四肢全部没有血肉。

    米国华/盛/顿,德曼大厦一个仓库同样发现了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

    两国案件惊人的相似。

    华夏官方把矛头直接指向新疆圣战反叛人员。

    他们何其的残忍,残害同胞,虐杀国外友人。

    他们何其的没有人性,心里没有一点怜悯。

    新疆边缘地带,一个山坳里,几间简陋的房舍里。

    一个大胡子正在看电视的新闻,一会气的用椅子把电视砸的稀巴烂。

    “妈个比的,草!不是我们杀的人。”大胡子心里欲哭无泪!

    圣战组织,背了一个天大的黑锅。

    米国就无从解释了,德曼大厦的一个负责人茫然的对着记者扛着的摄像机,不知道怎么回答。

    地下世界,很了解霍华德以及雷森是谁的人大有人在,这两人被同一种方法杀死,证明是同一个人。

    而在这两人不远的地方,同样有十几二十几个人被刺杀。

    一刀封喉,之后人头落地。

    很多人都猜测同样的还是一个人。

    这个人被世界的人灌了一个阎王的称号,

    他们知道华夏神话里有一个阎王才会这么审判别人的生死,下油锅,千刀万剐都是他的杰作!或者割下头颅!

    御风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同时被人叫成了阎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