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大隐,中隐,小隐!
作者:弓辰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424
    龙老太爷的举动也深深的震动着御风的内心。

    据一号首长所说,这个老人曾经也是护龙族的一员,是和他的爷爷一辈的人物吗?

    想起爷爷,御风双眼迷离的脱口而出

    “爷爷。”

    亲切的称呼,让华夏树立下赫赫威名,且手腕铁血的老将军,差点站立不住,被后面的子孙搀扶住。

    而老人后面几个子孙的脸上浮现出了怒容,其中一个同样身穿军装的年轻男子从后面大步走出,呵斥道

    “爷爷是你叫的吗?胡言乱语,警卫员,把他绑了。”

    本身老爷子要见这个人,一众子孙不明所以,没想到见到之后,这个人竟然没大没小的叫他们的老祖,爷爷。

    岂有此理,他们都不敢直呼爷爷,一般都是太爷,或者老祖宗这么称呼,这个老人可是九十多岁的高龄了啊。

    “滚!”一声大喝,虽然算不上狮子吼,可是却让一般人受不了。

    那个身穿军装之人,蹬蹬蹬后退三步,震惊的看着龙老太爷,嘴里念叨着。

    “太爷,这...”

    “我让你滚。”龙宏图再次强调道。

    那个子嗣,紧咬着嘴唇,不甘的转身离去。

    张家太爷张世赫在一边摇摇头,他很理解这个老友动怒的原因,示意一下张思涵,搀扶着他几步走到龙宏图的身边,声音似是有气无力般。

    “算了,别和后辈一般见识。”

    龙宏图点点头,在转头看向御风,眼神又变了回来,尽显慈祥!

    “孩子,你叫的好,可是我怕承受不起啊。”

    御风微微摇头,苦笑道:“是我承受不起罢了,老将军,我刚才失神,请您见谅!”

    龙宏图面对御风的时候,显然很高兴,大笑道:“别光在外面晒太阳了,走,进大院!”

    然后回身大步的带路,根本不用任何人搀扶!

    张世赫摇摇头,这老家伙从小习武就是不一样,哪像他已经到了夕阳西下之年!

    后面跟着的一众龙家子弟,张家后辈的脸上全部惊讶的张着嘴。

    这个年轻人叫龙老太爷一声爷爷,龙老太爷,竟然说承受不起!

    整个龙家可是只有一个龙皓云叫他爷爷啊!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进了院子,龙宏图歉意的对着张世赫笑道:“世赫老弟,是在抱歉,我想与这个孩子单独聊聊,我想你应该明白的,你先进房间休息一会,可好?”

    张世赫点头,表示同意。然后让张思涵搀扶着他进了四合院的正房大厅!

    龙宏图则带着御风走进了东厢房的一个房间,然后回身锁紧大门。

    一种后辈大眼瞪小眼不知所措,有几个想提醒老太爷,注意自身安全的,可是一想刚才他们的兄弟,不就是被呵斥走了吗?这样所有人全都闭了嘴!其中也包括几个龙家二代的人!

    厢房里,龙宏图凝视着御风,好像看不够似的,甚是慈爱!

    御风同样看着龙宏图,两眼郑重,因为这个老人说不定就是他爷爷的兄弟,也是他的亲人。

    “见过小少主!”龙宏图欠身,说着让御风惊世骇俗的话语。

    “老太爷,您这是干甚么,您让我折寿吗?”御风赶忙上前把老人托起来,满眼的不解!

    “我叫你一声少主,你当得起,其实我是你祖爷爷捡来的孤儿,一直跟在你爷爷的身边。后来,抗日期间才一步步与护龙族脱离了关系。这也是你爷爷授意的,护龙族经过千百年的积累,以及世代的传承,每一个护龙族的继承人都会有一种感知,这种感知比任何人古武高手都强烈,你爷爷当时就说过,这一世的宿命牵牵绊绊太多,所以让我大隐于朝,必要时可以助一号首长一臂之力!”

    御风低着头,静静的思考龙老太爷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片刻后,御风问道:“那么为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爷爷什么也不告诉我?”

    龙太爷仰面一叹:“也许你也是宿命中的一员吧,护龙族到了你爷爷这一代就基本上人才凋零,一脉单传,可能当时主上,要保持血脉的延续,才不会告诉你这些的,让你做一个普通人,平淡一生吧。”

    御风没有在说什么,久经查询的身世,正在一步步揭开,与自己相关的人也越来越多。

    “我是大隐于朝,而还有一个人中隐于市的叫做龙无,他自己俗称就是无来老僧。”

    龙宏图又说了一句让御风惊讶的话语。

    “原来无来大师也是护龙族的人,怪不得他一直点醒着我很多事情,那么小隐于野的那个人是谁?”

    御风惊讶之余,又问出另外一个人,他知道必然还有这么一个人。

    “呵呵,确实有这么一个人,不过我与龙无都不知道。”

    “您也不知道?”

    “是的,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除了世代家主谁也不知道。这个小隐于野的人,每一代都会有,必要的时候,他将会出其不意。”

    御风点点头,对于自己的身世以及家族又多了解几分,原来护龙族也这么复杂。

    沉思一会,御风抬起头,欲言又止!

    看到御风欲言又止的样子,龙宏图哪有不知道之理!

    “小少主,其实现在这一代的家主,同样的被你的爷爷做了安排,他现在应该不在国内。有些事情很无奈,这一代的家主也就是你的父亲,并不是刻意不把你留在身边,明白吗?”

    龙宏图解释道,对于护龙家族他肯定比一号首长知道的多的多,御风也能在这里得到解惑。

    御风没有言语,只是低着头一个劲的想着什么,过了一会,御风抬起头,眼中血丝弥漫。

    对着龙宏图嘶哑的说道“老太爷,不介意我抽根烟吧!”

    龙老太爷,看着御风的表情,不由得吓了一跳,说道:“烟你随便抽,只是你这...”

    说完从他穿着的那身老式的军装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盒褶皱的特供小熊猫递给御风。

    御风接过小熊猫,龙宏图从口袋里拿出火柴,给御风点燃,他自己平常用打火机用不惯。

    “刺啦”,火柴划出一道火光,映衬着御风充满血丝的双眼,尤为妖邪。

    御风没有去做作,把烟放在嘴里,点燃,然后吧唧吧唧的吸/允起来。

    全华夏有几个人享受过军魂点燃过香烟?

    没有一个,即使正国级干部,依然不能。

    基本上华夏的所有人都能有机会给龙老太爷点燃一根香烟而以此为荣。

    烟雾袅袅升起,厢房里,没有任何声音,只有御风吧唧吧唧抽烟的微弱响声。

    一根香烟慢慢的燃烧完毕,御风仍在地上,把香烟用脚踩灭。

    眼神渐渐的恢复清明,不过还是有些许少量的血丝在眼睛里呈现。

    “我从小就这么过来的,其实无所谓了,父亲,母亲这样的词语我很陌生。既然老太爷知道他们,那么我只想知道他们的名字,仅此而已。我听我爷爷一个故交说过,我所谓的父亲叫龙腾云,那我所谓的母亲呢?叫什么?”

    龙宏图岂能不知道御风心里的芥蒂吗?他还是在怪护龙族现任的家主,他的父亲啊。

    “思涵那丫头和你说过她被绑架的事情吧?那一次,就是你父亲在国内出现的第一次,他来找的就是我,而救思涵丫头的那个人就是你的父亲。小少主,你父亲真的有苦衷,护龙族一代代传承至此,很多事情就连我也不会懂得。我只能比一号与张家知道的多,具体的我也不会太清楚。”

    龙宏图说出了一些陈年旧事,让御风也有些讶异,没想到张思涵与他游香山的时候,说的她被劫匪绑架,被一个人救过,竟然是他的那个所谓的父亲!

    眼睛的血丝已经逐步的消失殆尽,御风又回到了以前的神态,淡雅,脱俗。现在的表现出来的神情,似乎什么事情都不会让他情绪波动一下。

    龙宏图些许的赞赏在眼中毫不掩饰的浮现。

    “老太爷,我从小就在爷爷身边,自从爷爷离世,18岁之后我才出来攀爬,一步步走过来,很多的偶然,所以您还是不要称呼我为小少主了,这样的殊荣,我当不起。您与我爷爷一辈人,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叫您一声龙爷爷吧,好吗?”

    御风听着龙宏图一个劲的叫他小少主,非常的不适应。

    龙宏图的精神依旧,但是布满褶皱的脸上,却有些激动,说道:“我能有您这么一个好孙子,那是我的殊荣,孩子,这样吧,你父亲有自己的苦衷,不在你身边,以后龙家,就是你在华夏的家,我是你的亲人。浩云就是你的亲兄弟!前提是你不介意的话。”

    御风真诚的笑容很少让人见到,虽然平常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可是依然不是最真诚的笑容。

    此时他的笑容很真诚,很灿烂,像一个找到亲人的大男孩一般,不管谁在这里都会被感染。

    “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