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逐鹿华夏(3)
作者:弓辰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316
    大众轿车被一帮红尘的马仔围起来,很多人红着眼睛嘶吼着。

    “老大,老大!”

    一部分人都在摆弄着车门,试图把武德拉出来,可是车门却被死死的卡住,红尘的马仔们,看着哗哗而流的汽油,一时间手足无措。

    正在这时,一辆悍马h2急速向着这边驶来,一个急刹车,还没有停稳,只见一个大汉就推开车门,一跃而出,一个翻滚下来,一直到了大众轿车的跟前。

    大汉迅速起身,大吼道:“老二,坚持住,大哥来了。”说完之后,大汉攥紧了拳头,向着车门锁一拳轰过去。

    “彭!”

    车门锁顿时报废,武真伸进手去,一把抓住驾驶室里的武德,一个猛劲把他从里面拽出来。

    武德似乎已经奄奄一息,呼吸声也很微弱,武真抱着武德说道:“老二,坚持住,我这就送你去医院。”语毕,武真就抬起脚步准备向着悍马h2跑去,可是耳边却传来武德微弱的声音。

    “老,老杜,还,还在,里,里面,救他!”

    之后,武德昏厥过去,他浓稠的鲜血渐渐的湿透了周边的衣服。

    武真看看手上的鲜血,眼见立刻血红,又看看侧翻着的大众轿车,一咬牙,把武德交给了他身边的几个马仔,嘶吼道:“快送你们老大去医院。顺着北边的路走,我们的人正在往这边赶着。”

    几个马仔领会,架着武德向着悍马h2跑去。

    武真又一次运气,全部力量集中于拳头上,大喝一声,向着大众轿车后排座的车门轰去。

    又是一声震响,后排座的车门应声而开,正好杜温书靠在车门处,他随着车门的敞开上半身探了出来,现在的他是在昏迷状态!

    武真拖住他一把拉出他,背起来,向着远处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喝:“都离开这个这地方,回据点里,先守着。”

    众马仔一哄而散,跟着武真向着据点跑去!

    此时,远处驶来不知道多少辆汽车,车灯晃瞎了人们的双眼,都暂时的失明。

    “叱叱叱”,全部的汽车在距离武真五十米处刹车停下,迅速关灯,摔门声一个个响起!

    武真眼前恢复了光明,两眼一眯,大吼道:“准备好家伙,准备干他娘的。”

    马仔们全部掏出手枪,一阵的拉保险的声音响起,准备输死一搏。

    “老武你疯了,我是鹏飞!”郭鹏飞站在悍马h2旁边大吼道,生怕双方人马搞出乌龙事件。

    武真听到郭鹏飞的声音,输出了一口气,喊道:“先回去再说。”

    带头向着据点走去。

    ——————

    丽阳市中心,锦上添花大酒店的连锁店,十一楼!

    白凉山坐在房间的沙发上,依然的吊儿郎当,他的对面是青帮的军师,宫翰林!

    宫翰林眉头紧锁,低着头已经半个多小时了,一直就没有舒展过,食指敲打着桌面,很有节奏感。

    白凉山喝了一口茶,啧啧称奇道:“大陆也有这么好的茶,真是不枉此行啊,都说华夏产茶,但是却都被国外人学去了,比如日本,而华夏的茶道却在逐渐没落,没想到这个小酒店的茶艺还不错。”

    宫翰林不说话,依然的敲着桌面,白凉山自感没趣,又说道:“军师啊,你敲桌面干什么,敲得我头痛。”

    宫翰林突然抬起头,低沉的说道:“你为什么先向着他们的高层下手?你这样做,龙首的计划也许不会施展的很顺利,后果说不定很严重,知道吗?”

    白凉山不屑的说道:“兵对兵,将对将,我不向他们高层下手,我难道要向着那些小虾米下手?”

    宫翰林摇头,眼底是深深的厌恶,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永远上不了大台面,顺风顺水惯了,也许吃一次亏,将是最致命的!

    “龙首的后/台交代龙首,就是要让他一步步蚕食,而你却先下手为强,哎!”

    宫翰林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浮现在脸上,没有一丝遮掩。

    白凉山渐渐的收起吊儿郎当的表情,郑重的说道:“军师,大陆上的黑社会还没有八/九十年代的台湾,香港来的昌盛,你这么小心翼翼作甚,别堕了你军师的名头。现在两军对垒,瞻前顾后,才是最大的禁忌不是吗?”

    说完,百凉山起身,走到了电视机旁,打开电视,又恢复了他玩世不恭的神态。

    军师凝视了白凉山,好一会,起身走出了房间,在走出门口的刹那,宫翰林自语一声:“简直是一个废物,龙首怎么让他打先锋!”

    ——————

    武德被送到丽阳市的医院,进行了短暂的止痛以及清理包扎,然后由孙海载着向着东和省而去,丽阳市的医院比起佳南市的市中心医院,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可以弥补的。

    武真回去后,简单的向着郭鹏飞讲述了一下经过,然后也开着车向着佳南市赶去,他心里放不下自己的兄弟。

    一直到了晚上十一点,武真才赶到了市中心医院,在医院的走廊里站着很多人,武德的直系小弟,以及一些在附近的红尘精英都赶了过来,风哥,武文也都在!

    武真急匆匆的疾奔过去,就要推开病房的门,却被御风拦住,武文红着眼睛上前,紧咬着双唇,注视着大哥武真。

    武真焦急的问道:“老二怎么了?很严重吗?”

    御风张张嘴,没有说出话,武文抽泣了几下,说道:“二哥被子弹打到了腰部,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是医生说,他很有可能永远下不了床了啊,大哥,对于我们来说,瘫痪在床上,不如死的痛快啊。”

    武真瞬间双眼布满血丝,看其表情能吓死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彭!”武真一拳击在墙壁上,一个大大的拳印印在墙壁的上面,很醒目!

    一拳落下,惊动了不少周围来来回回行走的病人以及医生,正在此时,一个声音传入武真等人的耳边!

    “你们干什么,医院肃静不知道吗?都给我离开这里。“

    一个带着眼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闻声赶来,眼底的鄙夷与厌恶毫不掩饰,他瞧不起这些没本事,且爱发怒的普通人,没钱没势的,就知道砸墙,砸墙就不赔偿了吗?

    御风知道武真失控了,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虽说他是地下组织,但是他基本上不会去扰民,这些,红尘的兄弟们都知道。

    御风对着一边的一个红尘兄弟打了个眼色,那个人领会走上前去,说道:“医生,抱歉,刚才我朋友情绪激动,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这时一些医院来来回回的病人以及大夫们都驻足看着,因为这个医生很多人都认识,是一个主任级别,而且关系硬朗的很!

    那个医生眼底的厌恶愈浓,抬起他高傲的头颅说道:“医院不是你们这帮人撒野的地方,没钱也不能这样,又不是死人了。”

    “我草你妈,你说什么?”武真大吼道。

    一步上前,欺身到他的身边,一把抓住他顶到墙上,吼道:“老子今天废了你。”

    御风没有说话,红尘的马仔们也都把那个医生围起来,这时,白大褂医生顿时惊慌失措,双眼来回的瞅着,他要寻求帮助。

    可是当他无意中看到一个红尘兄弟的领口以及袖口处,绣着两个字时,两腿开始打着摆子,两眼一翻就要晕过去。

    因为他看到那个人的领口与袖口绣的是两个红色字体,叫做,红尘!

    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医生疾步向着这边小跑过来,一边跑着,一边急促的说道:“慢着,慢着,一场误会。”

    御风一看,很眼熟,随即恍然,是院长啊!

    “还请这位先生留情,是我院的人不注重仪表口德,我代表医院道歉。”

    一句话,周边的人顿时瞪大双眼。

    御风抬步,红尘的兄弟们自动散开一条通道。当他走到院长身边的时候,说道:“我以后不想在医院见到他,还有与他有关系的人,明白吗?”

    院长,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还有我的兄弟在里面,用你们医院最好的措施把他治好,不然....”

    御风接着说道,让院长汗流浃背,回道:“会的,会的,我一定尽力。”

    “我不希望我的兄弟残疾!”

    “会的,会的,我一定尽力。”

    “我希望我的兄弟尽快好起来!”

    “会的,会的,我一定尽力。”

    这就是有权与无权的区别!让一个人手足无措,让一个人担惊受怕!

    最后武真与武文留下,其他人都走了,而市中心医院的院长已经茫然了,还一个劲的点着头,说着:“会的,会的,我会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