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甲贺流与伊贺流!
作者:弓辰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756
    (虽然更新一章,厚颜求点订阅!)

    “龙腾云,没想到你是一个情种。”

    两人极速穿梭在r国皇宫,龙腾云修为比御风高出太多,可是却与御风保持不到几米的距离,快要离开皇宫的时候,身后传来御风玩味的声音。

    龙腾云一个趔趄差点撞到墙上,脸色很不好看,“我是你爹!”

    “哼,回去我就告诉妈!说你在外面有小老婆!”

    “嘭!”

    这一次龙腾云一走神,来不及躲闪直接撞到了一面墙上,然后挺翘的鼻尖有点微微扁平。

    轻轻的揉了几下鼻子,龙腾云回身看着站在自己身后邪笑的儿子,狠狠的说道:“你别乱说话,你可以不叫我父亲,但是你不能掺和我与你妈.的感情,美惠子的事情过一阵子我在和你说怎么回事!”

    “哼,情种还有理了!”

    御风冷哼一声,双脚蹬着地面,从隐蔽的城墙后面一跃而起,翻墙而过。

    “哎,与我年轻的时候一样,可真是一个桀骜不驯的家伙。”

    说完后,龙腾云同样迅速的消失在了城墙根下,向着御风的方向追过去。

    ————————

    三口组,山口静逸与山口俊一父子俩这最近两三天的时间一直活在恐惧当中。

    也许上午,突然一个人扛着一个大件物品,扔到三口组总部的门口,迅速的消失,来无影去无踪。

    即使山口静逸又从祖父那里求来几个忍者,其中还有一个特忍,可是却依然追不到对方半边踪影。

    打开大件物品,一个活生生的人,就那么被解刨,如果从人性来看,残忍的令人发指,可是如果从艺术来看,真的很有视觉感。

    医生通过这次众多猎物的实验,他的技术又一次飙升,艺术感越来越强烈。

    御风赶到r国的第三天,早晨,三口组的总部依然有一种死一般的沉寂。

    此时的三口组内外戒备森严,很多下忍以及中忍都借助着障碍物或者天然物,与周围的一切混为一体,他们在静静的监视着,手里剑随时准备发射,同时另一只手,紧握着r国武.士刀。

    可是即使戒备这么森严,仍然在正好九点的时候,一声巨响再次震动人们的神经。有些慌张的三口组精英藏在树上,也都被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响声惊吓的差点掉下来。

    山口静逸父子俩都不敢往家走了,一直呆在总部里,调集了大批精英守护在附近,现在他们父子俩都没有一点心情去找所谓的世界黑道组织谈论入驻华夏黑道的事情。

    他妈的,命都快没了,还谈论什么征伐。

    正好九点的这一声巨响,让山口静逸刚刚要眯一会的双眼突然睁开,他的眼睛顿时爆射.精光,可是在眼底却是难以描述的疲惫以及担忧。

    “父亲,又来了。”

    山口俊一直接拉开纸拉门闯了进来,声音有些颤抖,眼睛是毫不犹豫的疲惫及恐惧。

    “八嘎,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又让他们闯进来,那么大一口棺材,就没有人发现吗?”

    山口静逸怒火中烧,暴跳如雷,指着儿子训斥道。

    “送棺材的那个人力大无穷,他把棺材飚射出去,然后落地之后,他同时也追上,在抱起那口棺材扔出去,如此反复的闯了进来,可是我们的人就是追不上他,他像泥鳅一样滑!”

    山口静逸慢慢的恢复了一点状态,挥挥手,顿时有几个忍者从暗处闪现在他的身边,山口静逸对着两个忍者说道:“跟我下去看看!”

    话刚说完,一个三口组成员慌里慌张的闯了进来,急声道:“司忍,外面的棺材,棺材里,是,是,.....”

    这个三口组成员一时情急说话都不顺畅,满脸涨红。

    “八嘎!”山口静逸拿出手枪,指向向了这个精英。

    那个精英更是大骇,一着急说话又恢复了顺畅:“是伊贺腾!”

    “什么?”

    山口静逸拿着的手枪一下掉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很精彩,最后慢慢的成为颓废。

    “完了,完了,即使那个华夏人被杀死,我们也有逃脱不了的责任,他们怎么会把伊贺给杀了,这下麻烦大了。”

    “父亲,是,伊贺流,那个,那个...?”

    “对,是伊贺流派,宗主的孙子,就算雅库扎的老祖对他们也毕恭毕敬,可是他却死在了华夏。”

    “蹬蹬蹬!”山口俊一接连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山口静逸没有管他儿子的举动,急声道“快点,把棺材抬上来!”

    那个精英领命出去找人开始搬棺材了,在抬到山口静逸面前的时候,山口静逸“哇!”的一下吐了。

    他吐的不是棺材里的伊贺腾被屠戮的多么残忍,而是真实的确实是伊贺腾的时候,他一是惊吓,而是害怕,两者一合,肚子里翻江倒海,一下就狂吐不止。

    “父亲,你没事吧?”

    山口俊一在后面扶住山口静逸,然后不停的拍打着山口静逸的后背,以作缓解!

    山口静逸摸着胸口喘了几口粗气然后说道:“完了,完了,你知道伊贺流派的宗旨信条与秉承的传统吗?他们秉承的信条是‘即使是朋友也可以立刻裁决’,伊贺流对自己流派的叛逃也绝对不会姑息,当然他们对于敌人更是残忍一百倍!”

    山口静逸越说,其儿子山口俊一越颓废,最后山口俊一哀愁的问道:“父亲,那么这个伊贺腾被杀了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当时年轻气盛的他来到三口组找我,要让我给他安排一个职位,要去华夏见识一番,当时我没想到会出什么事,也算是为了讨好他吧,我就随便给他安排了一个职务,当然他们家族的经商之道也一直很强悍,他来找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可是就因为这样,他,他...死了!”

    山口俊一眼前一亮,低沉的道:“我们何不操作一下,把所有的罪名全部嫁祸给华夏人,当时伊贺腾找到你的时候还有别人知道吗?”

    “恩?嫁祸?当时他说没有别人知道,这个我可不敢打保证!”

    山口俊一思索一会,然后眯着眼睛道:“华夏的一个成语,祸水东移,现在来说最合适不过了,反正他也不是死在我们手里!”

    “那么怎么办?”

    “父亲,你我都想想,最后我们对接对接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这个事只有我们俩知道就行!”

    山口静逸愁容满面,睿智的他现在好像失去了冷静,可是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点点头,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一下就坐在了椅子上。

    ——————

    兵库县,中央的部位是一片森林与山地。

    在森林的边缘地带,一个表面轻浮与三个面色冷酷的男子同时站在一个人的背后,在四个人的后面还有十几个人低垂着头,脸上是深深的恭敬姿态。

    轻浮的男子嘴里叼着一颗野草,抬起脚步向前走了一步,凝重的说道:“公子,好像龙御风那个家伙误杀了伊贺流宗主的孙子,这是不是一个时机?”

    黄煜枫背着双手,一直没有回头,也没有搭话,静静的注视着地下的几只蚱蜢在来回的跳蹿。

    四大护卫的队长,魑,又慢慢的退回去,不在言语。许久之后,黄煜枫像失去了兴趣班,索然无味的摇摇头,声音一如以前的那样带着阴柔的味道。

    “伊贺流?魑,如果我放你去伊贺流你觉得你会有什么样的战果?”

    魑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公子,我对我自己很有信心,只是r国的流派我没有接触过多,如果他们只是有几个皇忍,我觉得我一人之力也足以灭了一个流派,如果还有更高级的忍者,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等级,所以....”

    黄煜枫笑了笑道:“魑,你有些长进,知道了不会盲目行事,其实也怪我一味的培养你们力量,可是却对外面很多的事情理解的不透彻,今天我就给你讲讲伊贺流与甲贺流。”

    “伊贺流,可谓是r国最大的流派,和他并驾齐驱的甲贺流其实也算是一个分支而已,传说当时伊贺流的两个师兄弟为了流派宗门的争夺,打的头破血流,最后一个战败,独自离开,去了一山之隔的甲贺开宗立派,从此就有了伊贺,甲贺两个流派之说。”

    “伊贺流,注重个人的素养,训练,作战能力,而甲贺流却注重的是团队的配合与默契程度。在古代时期,甲贺由于没有强大的底蕴,所有他们的忍者最高的修为只有中忍,这也是为什么甲贺忍者会对团队作战能力最为看重。”

    “只是到后来,在r国古代的一个时期,战乱慢慢平息,r国对于忍者的需要也慢慢淡化。那个时候,甲贺流寻找时机,开始壮大自己流派的发展与实力,而伊贺流却总拿着自己的底蕴,不思进取,所以最后两个流派的距离被慢慢找平,只是甲贺流在人们的心中也许还是那种邪恶的化身,实力低下的象征,可笑的人们啊!”

    “伊贺我不知道有没有更高等级的忍者,但是我了解的是,他们的皇忍做护卫很正常,如果还有更高等级的忍者,我也不知道世人该怎么称呼,难道是称呼为神?呵呵,愚不可及,如果还有更高等级的忍者,魑,你觉得一对一,你有多少胜算?”

    魑收起浮夸的表情,郑重的说道:“八成!”

    “哼,八成?r国的忍术发源地在哪里?”

    魑毫不犹豫的说道:“华夏!”

    “那么你说八成?你是什么身份?”

    “古武者!”

    黄煜枫点点头道:“你应该说十成把握!”

    魑恍然大悟道:“公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说伊贺忍者根本对龙御风造不成威胁?”

    “那是必然的,更何况他父亲还在身边,哎,看来在r国不好动手了!难道这次就这么揭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