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中)
作者:弓辰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892
    万人的场面,恢弘,万人的场面气冲云霄。

    一万人在森林边缘地带,三分之一是忍者,古武,体术高手。他们随着恢弘的场面爆发出来的气势,惊动了森林里栖居的飞鸟,同时也惊动森林里的走兽!

    “嗷呜!”

    森林的走兽被气势所慑均都发出一声声的兽吼声,野兽非人,没有灵智,可是它们对于危险的认知却比人类强烈几倍不止。

    “卧槽他吗的,终于打到这里了,哇哈哈!”尚枫奔行在最前线,扛着一把三环大刀,一边奔行着一边兴奋的大叫,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两眼血红,嗷嗷怪叫。

    “杀啊!”红尘卫们不管狙击手,还是枪手,全都提着大刀一边吼着一边冲锋。六叔的身死,一百多个兄弟的尸骨无存,激起了他们心里的无尽戾气!

    两方人马越来越近!

    百米!五十米!二十米!十米!三米!

    尚枫的三环大刀首先划出一道极速的刀影,向着一个r国精英的脖间砍去。

    “噹!”尚枫的大刀与r国短小的武士.刀碰撞的同时,华夏与r国地下势力的交锋正式拉开帷幕。

    纯精钢经过千百个日夜淬炼的大刀,祖传的传家宝,握在尚枫的手里,砍在r国武士.刀身上发出一声清脆断裂声。

    “噗嗤!”一个蒙面的黑色头颅冲天而起,拔高一米左右。

    尚枫哈哈大笑,“过瘾!爷爷我来了!”之后他连驻足都没有就直接冲入了人群里。

    “噗噗噗!”刚刚一接触的双方人马均都各有损伤,也可说的是伤亡惨重。他们全都借着冲击的劲头,前一排人基本上是死伤殆尽。

    距离战场约有一千米的地方,山口静逸拿着望远镜看着场中血腥的场景微微动容,尤其是看着一个健朗的身影毫无压力穿梭在人群的时候,山口静逸对着后面问道:“那个一身运动装的人就是华夏的魁首?”

    山口俊一满眼的怨恨,放下望远镜愤愤的说:“就是他,化成灰我都认识!”

    “哼,区区华夏人也敢在r国国土上逞威风,中忍大队,出击!”

    伊贺流的那个皇忍,阴沉着脸,大手一挥,从后面的一些树木上刷刷的落在地上五十几条身影。对着皇忍点点头,全都向着战场上飞奔而去。

    战场的中央,杂乱不堪,万人的冷兵器对决,在现实真真切切的上演着。

    “兄弟,老大给你报仇!”

    严虎收起了嬉笑的表情,面色悲戚,他拍拍那个为了给他挡了一刀而身死的兄弟,双眼渐渐的红了起来。人们都说嬉笑的严虎最可怕,因为在那嬉笑的脸庞下,是一颗狠辣的心。

    可是谁又知道冷酷的严虎比嬉笑的他更为令人胆寒。

    在放下那个兄弟的时候,严虎身后两把武士.刀顺着他的肩膀劈了下来,他没有回头,身体微微一错,两把武士.刀从他的肩膀上落空,严虎用力向后一靠,两个下忍蹬蹬蹬的向后倒退。

    “用我兄弟的刀,报我兄弟的仇!杀!”

    严虎嘶哑的吼道,捡起刚才为他挡刀而身死那个兄弟的大长刀,几个滑步,冲到那两个下忍的身边,长刀借着冲击力,划出一道霸道绝伦的刀影。

    “铛铛!”“噗嗤!”

    两把武士.刀,两个r国的下忍瞬间毙命,严虎冷酷的一笑,端起长刀就要砍向下一个目标。

    正在这时,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接近了他一米的距离,在杂乱的人群里,更是微不可查。

    严虎疯狂的抡起大刀向着前面几个三口组成员的身上砍下去的时候,他突然觉得一个大力把自己撞开,然后他的肩膀被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严虎一个趔趄稳住身形,迅速的回身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他的大哥严龙正在与一个r国忍者战在一起。

    显然刚才救他的是他的大哥,不然他此时也许已经做了刀下之鬼。

    “我操.你姥姥鬼子,玩偷袭!”严虎怒不可揭,提着大刀与大哥一起与那个中忍战在一起。

    严龙低沉的说道:“不要恋战,这个忍者底子不错,我们边战边退,必要的时候给其他的兄弟减少压力!”

    严龙用了一招四辆拨千斤卸了武士.刀砍杀过来的力道,迅速的嘱咐着严虎,边战边退,他自己都感到了压力。

    短短不到四十几秒,五十几个中忍就冲到了战场上,华夏的精英们在他们的手底下很难坚持几招,纷纷毙命。

    本身华夏前来的精英大约有三千五百人左右,比起r国本土的力量来说,少了一倍不止。

    现在对方又加入进来一批中等忍者。华夏阵营感到了空前的压力。

    三千五百人这二分钟左右的时间还有战斗力的已经不足三千。

    对方显然要用人海战术淹没华夏黑道精英,然后派出搞暗杀的r国忍者游走在人群,挑选着华夏实力不错的人开始暗杀!

    “噗噗噗!”御风带来的人,正在如麦子一样成片的倒下,本身人数就少于r国人,现在一片片倒下,很多各省市的负责人睚眦欲裂,戾气一点点激发出来。

    “妈的,杀啊!即使死我们也光荣,我们也打到r国了!”

    其中一个负责人看着手底下人被收割着生命,为了鼓舞士气,大声的吼叫着。

    现在这种境地,已经不能退半步,只能鼓足勇气,前进前进在前进!

    “哇呀呀,草他姥姥,老子他妈晚了!”

    一声震天吼,弥漫着这个鲜血喷洒的战场。武真,红尘的三大金刚,带着三十几人闯入了战场。

    “都他妈别吃斋念佛了,今天我们就是魔,屠他一个干净!”武真曾经的一个出家人,浑身的戾气弥漫,拿着一根棍棒一扫,顿时五六个r国的精英倒下去。

    “兄弟们杀啊,武哥带着帮手来了。”

    武真的加入,鼓舞了大部分人的士气。因为在华夏的时候,大家都计算了武力值。

    武真,曾经信誓坦坦的说要去找曾经的那些少林弟子们。他所说的少林弟子,其实和他一样,都是一些顽劣份子,就像是神圣的部队里,同样有着兵痞一样。

    三十几个所谓的少林弟子,均都是运动装加身,提着一根棍棒,冲进人海!

    就因为万人的火拼的场面加上了这几十个武僧。完全的反转!

    武真,武文,各自带领着十几人,挑选着那些中忍下手。少林武学源远流长,尤其是少林最著名的佛家狮子吼,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

    “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个武僧双手合十,狮子吼如一记惊雷震动眼前的两个中忍,就在他们脑子一片空白的功夫这个武僧竟然....

    “彭!”两个中忍顿时头破血流,翻着白眼栽倒下去。

    那个武僧竟然贼兮兮的一笑,寻找下一个目标而去。

    这样的场景发生在战场上很多地方,三十几个武僧冲进人海,如虎入羊群般,蚕食着那五十几个忍者,两分钟不到,那些衣着明显的中忍全部归西。

    “草,妈的。那些地老鼠都死了,快点抢人杀了!”一个红尘的精英看样子平时很有喜感,举着大刀,哈哈大笑道。

    此时,形势逆转,华夏方面的人全部得到了鼓舞,士气如虹。刀刀毙命于r国的精英人士。

    “八嘎!”伊贺流的皇忍小原大怒,抬起右手重重的一挥,于此同时,雅库扎的一个首领同样的抬起手一挥。

    瞬间从后方出现了同样的五十几个忍者,这一批忍者与上一批完全不一样,他们的眼神没有一丝感情,他们的行动是如此的快速,他们的气势却异常的惊人。

    五十几个上忍,全都跪倒一片,等待着首领的命令。

    “前面那一片拿棍棒的,全都杀无赦!”伊贺流的皇忍小原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大手一挥,五十几人互相交错着向着战场冲去。

    御风此时满身的鲜血,龙月刀没有沾染一丝血迹。就在这一刻,他的龙月刀上,沾满了不下一百条的人命。

    “刷刷刷!”五十几条人影比刚才移动的速度更快,他们交错着前行,有的掩护有的攻击,两人为一组,形成最默契的配合。

    这正是伊贺流模仿甲贺流的的团队作战方法,只是他们的方法是最多两个人的配合而已,并不是甲贺流那种大规模的作战配合!

    伊贺流的上忍还没有接近战场,场中的武僧们就感觉到了压力。刚才那个贼兮兮的武僧面色凝重的道:“武哥,怎么办。倭寇的忍术虽然不怎样,可是他们的暗杀却很有一套,我们得想想办法啊!”

    武真的性子一直是大大咧咧的,此时听到那个武僧的话语,眼睛一瞪,一刀劈死一个下忍,大喝道:“你个二混子,怕死你跟来作甚,草!”

    那个贼兮兮的武僧闭嘴,眼光由刚才的担心变成对于战斗的渴望,“草嘞,老子拼了,杀一个赚本!”

    这位挺有喜感的武僧话刚刚说完,从前面五十几个忍者的奔走的方向,发射出来一片的暗器。

    这些暗器着重针对的目标是华夏的所有人,可是偶尔也会有些暗器射向自己人,不过他们毫无感情的双眼根本不在乎。只要用一个本国人,换取华夏两个人的生命,他们不会有任何的仁慈!

    伊贺流其中一个宗旨就是,即使是兄弟,也会毫不犹豫的制裁!

    暗器射过来,华夏方面的人又倒下一大片,武真目眦欲裂,挥挥手,带着三十几人冲上前去。

    棍棒即将要与武士.刀接触的那一瞬间,又是一片暗器袭来。

    只是,只是目标已经不是华夏的人。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r国的忍者倒下了七八个。

    在远方用望远镜看着战场的小原,大怒道:“这是什么家族?”

    雅库扎的负责人,疑惑道:“不会是甲贺流吧,这个作战方式很像是他们!”

    说话的功夫,从华夏黑道人群的后方冲出来一大片身穿蓝色劲装的忍者,他们或十人,或二十几人组成一个小团体,即使发暗器也是在一个人的命令下才会极射而出。

    甲贺流在最关键的时刻终于赶到!

    这一次他们扮演的将不再是恶魔,而是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