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难得的平静!
作者:弓辰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848
    一个星期后,教皇依然没有动静。御风眉头一天比一天多锁进去一分。凭借着宿命之说,凭借着最了解你的人不是朋友而是敌人这样的说发,御风感应到了黄煜枫也许已经达到了目的。

    可是自己这边,教廷居然还不松口!

    坐在风云集团的办公室里,与薛俊相对而坐,御风的表情有些淡淡的阴郁,不管怎么说,现在御风算是落了下风。

    以前的时候,自己不知道黄煜枫的身份,总是让他吃瘪,可是现在知根知底的情况下,御风渐渐感到压力。

    原因很简单,御风的红尘,御风的风云,全都在明处。

    也许两人之间的恩怨渐渐的升级,黄煜枫已经不屑在御风的集团与组织上动手脚,而是以世界为大局,他想做的是给御风一次致命的打击。可这只是也许,谁知道这个疯子会不会对集团与组织下手呢?防患于未然才是最重要的!

    薛俊知道御风心里的不舒畅,起身走到御风的身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还没有消息吗?”

    御风苦笑着摇摇头,然后端起茶水抿了一口,道:“有些玄乎啊!”

    薛俊拨出一根烟给御风点上,自己也点了一根,然后深吸一口说:“教廷就像这一根香烟,像一根蜡烛,现在全世界大局观在一步步发展,人们逐渐开始相信科技的能量,对于神论可以当做是一种精神寄托,但是不会全心投入的。依我猜测教皇对于这方面的事情不是不担心,他很害怕教廷如这一根香烟一般只是无尽的燃烧,最后燃烧到烟蒂被人丢弃,所以教皇肯定会另想办法的,也许你去找他,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契机。所以我给你的建议就是,静等!”

    薛俊发自肺腑的一段话,渐渐的让御风紧锁的眉头舒展,心里也在一点点开明。

    其实薛俊说的很对,对于教廷来说,他们虽然比暗黑理事会光明正大太多倍,可是这不能阻止他们会渐渐的没落,一个家族,一个组织,一个国家总不能千万年一直昌盛,这就是物极必反的道理。

    教廷当然也不会例外,存在着几百上千年的教廷也许也会渐渐式微,这些教皇肯定会考虑周全的。

    为了这些,教皇定然会仔细考虑一番御风找他许出承诺的利与弊的,想要短时间得到答案绝对也不可能的!

    想通之后,御风豁然开朗,端起桌子上的茶水一饮而尽,起身拥抱了薛俊一下,心里存在的是感动,是一份浓浓的兄弟情。

    “阿俊,我这一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有了思涵,有了小惠,还有了你!”

    拥抱着兄弟,御风为了表达自己的兄弟情义,没由来的说了这么一句,顿时让薛俊一个大步退后一米左右,满脸的愕然,双手抱胸道:“我靠,你有张大小姐与小惠就可以了,我吧,就算了吧,我可不想搞断背!”

    御风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是我的错,语病而已,嘿嘿,你想和我搞,我也不愿意的,咱可是良男呢!”

    “靠,你是良男?得了吧你,一明一暗,一正一副,两个女人,还有一个不明不白的熊慕雅,你良男,那我是啥?老子都三十了,他妈的还单身呢!”

    薛俊忿忿不平的咋呼道,让御风一下子语塞,可能薛俊是开玩笑的,可是听在御风的耳朵里,心里一股莫名的酸楚油然而生。是啊,自己的好兄弟操劳了这么多年,还没有成家呢,在这样下去,说不定真的会被人说他断背呢!

    御风的脸色有些黯然,薛俊看的出来,可能知道御风心里在想什么,薛俊刚要张嘴解释一下,御风就说道:“阿俊...”

    只喊了一个名字御风就听见门口传来高跟鞋踏地的声音,“蹬蹬蹬”步伐均匀轻盈,就像是经过训练的模特似的,单是这走路的步伐,肯定会让人浮想联翩,是一个什么样的美女才会走出这样动人的声音呢?

    薛俊正好面对着办公室那巨大的透明的玻璃,看着外面那道极为靓丽的身影,微微有些扭捏,就连脸上都有些泛红,手也在来回的搓,一个大男人此时就像一个小姑娘似的。

    看了一眼窗外的靓丽人影,又看了看薛俊的样子,御风面色有些怪异,随即很理解的点点头,心里一下子安慰了很多。

    敲门声在御风观察薛俊的时候响起,这个时候薛俊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清了清嗓子道:“请进!”

    御风急忙让到一边,又坐回了沙发上,静等着那道身影进门。

    几秒钟后,办公室的门被打开,那道身影走了进来,很礼貌的对着薛俊道:“薛总,这是一份文件需要您签一下!”

    “恩好的,过来吧!”

    薛俊一边说话还不忘偷着瞄几眼眼前的可人儿,弄得就像做贼似的。就连御风都看不下去。

    “咳咳,我说媛媛,你毕业了到我公司也不招呼我一声,你眼里有我这个老总吗?”御风端坐在沙发上,摆起了一副大老板的样子,调侃着自己的小姨子,气势嘛,倒也像那么个事儿。

    张思媛这才转头,正眼看了一下御风,很正经的说道:“对不起御总,哦,不好意思,是龙总,我没看到您!”

    张二小姐说的有板有眼,让御风端起的茶杯都略微一哆嗦,楞了一会道:“媛媛,我没得罪你吧?”

    张思媛面色不改的转过身对着薛俊道:“薛总签好了吗?”

    “额,这个,好了!”

    “谢谢薛总!”

    张思媛轻抬莲足,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文件,转身离去,除了刚才与御风说了一句话之外,其它的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过他一次。

    待张思媛走出办公室之后,御风才忿忿不平的起身道:“我郁闷,这丫头我哪得罪她了?”

    薛俊哈哈大笑道:“现在她与熊慕雅是实打实的铁姐们,一个是伦敦政治学院的经济高材生,一个是米国哈佛经济系的女天才,两人语言很多的哦!”

    “熊慕雅?”一想到她,御风一拍脑门,暗自悲呼,这些都不是我的错啊!

    ——————

    接下来几天,御风也不再紧锁着眉头,与薛俊谈了之后,他不在去想成或不成了,对于教廷,有,可以,没有,也可接受!

    实在没办法,就出动家族的力量,毕竟他也是护龙族的少主!有实力不用,那是傻子,至于黄煜枫?最后决战的时刻来到再说吧!

    下棋还是稳打稳的好,并不是非要一上来就要掌控全局,这样会很累,也许出一个差错也会满盘皆输!御风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只是走一步才想以后的路怎么走,并不是非要事事在握,不然中间有变数,对自己的心理打击也很不轻松的。

    更何况他的对手是黄煜枫呢?

    所以对于教廷,有可,无也可!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对于全华夏的黑道,对于风云集团来说,没有遭到任何外来因素的伏击,就像那一汪平静的湖水,连一点涟漪都没出现。

    这几天,御风每一天都给张思涵去一个电话,每一天都陪在吕惠的身边,对着吕惠,御风的心里还存着一份愧疚感,毕竟做情人,并不是一个女人最理想的归宿,尤其这个做情人的要求是吕惠提到的,这让御风更有些觉得对不住她!

    游山玩水陶冶了御风的心情,紧绷的心情正在一点点放下,吕惠也同样得到了空前的满足感,对于御风的以依赖也越来越大。

    今天两人去了与罗伯斯家族开发的那个主题公园待了一下午,在那里,两人就像两个刚刚恋爱的小年轻一样,手牵着手,吃着雪糕,指指点点那些好玩的游乐设施。

    过山车,海盗船,勇敢者转盘等等这些比较刺激的东西两人也都携手玩过。最刺激的当属蹦极了,站在百米左右的高台上蹦极,吕惠直接接受不了,没办法只有御风自己体验了一番,当御风展开双手跳下去的刹那,心里突然产生一种豪爽敢。

    这个世界我就应该站在高处俯视,或者从高处一跃而下看着你们如何在我的脚下臣服,这就是上位者所考虑的事情,并不像普通人那样只会考虑温饱与生存问题,上位者考虑的只是如何掌控而已。

    水底世界,魔法城堡等等一些比较新奇的东西,两人也都去转过,就是单单这一下午的时间,两个人如胶似漆的黏在一起基本上玩了一个遍。

    其实偶尔体会一下这样的感觉,对于御风的心境来说有着足够的好处,就因为这一下午的时间,御风慢慢的摸出了一点自己的武道痕迹。只要明悟的那一天,他进入虚境易如反掌。

    从主题公园出来,吕惠挽着御风的胳膊一个劲的笑,就单纯这个笑容迷死了一个个在等候着买票的青年们,有的口水都流了出来。

    “我要吃麻辣烫!”吕惠摇晃着御风的胳膊,宛如一个小女孩般撒娇。

    “好,吃麻辣烫,但是说好,不许嫌辣,脸上长痘痘了不许赖我!”御风爽快的答应了吕惠的要求,他从来不会说什么卫生不卫生的,只要喜欢,从不在乎!

    “切,我能长痘痘吗?竟在诅咒我!”

    御风扁扁嘴小声嘟囔道:“上次腿上长了一个疙瘩就怨我!”

    吕惠两眼一瞪:“你说什么?”

    御风一步跨出嘿嘿怪笑道:“我闪!”

    “哼,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吕惠伸出去的老虎钳收回去,向着御风追了过去。

    主题公园的门口传来一阵的欢声笑语,俊男靓女在路上嬉戏打闹,凭空又在这繁忙穿梭的人流中增添了一道风景。

    来来回回的行人,有谁会知道,这个男人是掌控整个华夏黑道的仲裁者呢?又有谁会想到这个男人一把龙月刀杀的r国忍者胆寒与心颤呢?

    路人们只是看到在路上有一对男女在追逐而已,年轻人也只会默默的在心里羡慕而已。

    平静难得,御风享受着这么久以来最难得的平静,心满意足!

    远处传来一声女孩的嬉笑声:“嘿嘿,抓住了,看你还往哪跑?”

    “饶命啊,不敢了!”

    路上的老大爷大娘们都满含笑意的点点头,心里在想:“年轻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