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爱黄小兰 第2.10章、恶梦归来
作者:住家野狼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4650
    丁玲等了几天,在过年的假期快要结束前的一天,她才约了黄小兰出来聊天。



    她们约会的地点在一个公园里的西餐厅里,因为是春节放假的原因,广州城里人少得可怜,西餐厅的客人也是人丁稀少的,这更适合她们聊天谈话了。



    丁玲和黄小兰各自去的,丁玲先到,黄小兰没到时,她便拿出手提电脑上网浏览着时事新闻。



    不久,黄小兰就到了,黄小兰坐下来后,她们就聊开了。



    “玲姐,你出来聊天还带着手提电脑呀?”



    “呵呵,无聊贝。怎么了,这几天你的肚子没什么状况吧?”



    “嗯,挺好的,还没有第一次怀孕时难受呢。”



    “哦,你要小心饮食和运动,你是高龄产妇,要特别注意的,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老王已经请了两个看护,每天盯着我的了。”



    “呵呵,看来胖子比你还紧张呢。”



    “不就是,他还说,过完年,他也不去上班了,就在家里陪我呢。”



    “哈哈,这次不会又不是他的吧?”丁玲坏坏地取笑着黄小兰。



    “打你,当然不是啦,我们是在邮轮上有的,这段时间里,我的身边只有他,怎么会是别人的呢!”



    “哈哈,我说笑啦,你别介意。”



    “嗯,老王说你真的是很妖呢。”



    “他无端端说起我干嘛?”



    “那天你不是和他跳了一只舞吗?他回到房间就跟我说你向他施展了妖功了。”



    “死胖子,连这些事都向你汇报啊?”



    “呵呵,那当然。但他没说你怎样向他施展妖功,你是不是又用你的绝招了?”



    “嘻嘻,谁叫你老公的东西这么大啊!”



    “他的大吗?不是很大吧,就只是有点长而已。”



    “你说到哪里去了!我是说他的肚子很大,一抱上他,就被他的大肚子住我的肚子了。”



    黄小兰一阵脸红。



    “不过,你老公的宝贝真的很长,它竟然可以穿过我的大腿呢。”



    “真的啊,死胖子真的一点定力都没有,不过你的妖功也确实很利害,我想谁也抵挡不了你的妖功的。你想试试胖子的宝贝吗?”



    “呵呵,你舍得给我试吗?”



    “哈哈,我答应过你的,我一定会找机会让你试一试的,正好这段时间我怀孕了,你就代我慰劳慰劳胖子吧。”



    “哈哈,你当我是慰安妇啊!”



    “嘻嘻,我当胖子是慰安夫呢。”



    说到这里,丁玲和黄小兰停了下来,一起回忆了一下以前俩人的快乐时光。



    “这段时间,你和东哥还好吗?”黄小兰想起了陈海东,便问。



    “唉,不是很好,最近他遇到一件麻烦事了。”丁玲叹了一口气回答。



    “怎么啦?他又遇到麻烦的病人了吗?”



    “不是,他被别人要挟了。”



    “被别人要挟?怎么会这样,他有什么把柄给人抓住了吗?”



    “嗯,是的,这事与你也有关系。”



    “与我也有关系?”黄小兰十分不解地问。



    “是的,我给你听听一段音频,听完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丁玲打开手提电脑里面那段音频,并让黄小兰戴上耳机来听。



    黄小兰听完,马上愣住了,“这不是她和高翔在白云山上欢好后说的话吗?怎么给人录下音来了?”黄小兰在心里马上疑惑起来。



    丁玲让黄小兰静静地想了一会,才问她:“这是你和高翔说的话吗?”



    “嗯,是的。”黄小兰想也没想就回答。



    “这录音是你录下来的吗?”



    “天啊,我怎么会录下这些话!”黄小兰有些激动了。



    “我也想到不会是你录的,因为话的内容是针对你和海东和老师的。你们都不会自己害自己的,这个我绝对相信。”



    黄小兰得到丁玲的信任后,才放心下来,跟着她就继续问:“嗯,这不会是高翔录的吧?”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那天,是谁约谁见面的?”



    “是高翔约我见面的,地点也是他选的。”



    “那看来,这段音频真的是他偷录下来的。他为什么要录下这样的话呢?”



    丁玲和黄小兰一起沉思起来。



    黄小兰想起了那个时候,她刚参加完王老板和林晓燕的邮轮婚礼,回来高翔就约她见面了,一见面,他就录下这段音频了,这是为什么啊?他录下这段音频有什么用呢?如果是针对我的,他怎么不早拿出来要挟我?



    黄小兰想了很久,都想不明白高翔为什么要录下这段音频。



    丁玲等黄小兰想了好一会后,才继续问她:“高翔有拿过这段音频要挟你吗?”



    “没有。”黄小兰摇着头肯定地说。



    “那他录下这段音频干什么用?”



    “我也不知道,是了,现在是他拿这段音频要挟海东吗?”



    “不是,是小芳,小芳不知道从哪里得到这段音频了。”



    “是小芳要挟海东吗?她要挟什么?”黄小兰更是震惊。



    “嗯,是的,她要挟海东要他陪她。”丁玲无奈地回答。



    “就是这样?她不要其他东西,就要海东陪她?”黄小兰再次发问。



    “嗯,是的。”



    黄小兰更加奇怪了,高翔录下这段音频却没有拿来要挟他们,而现在却被小芳拿来要挟陈海东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黄小兰不明白,丁玲就更加不明白了,一时,她们都迷茫起来,不知如何是好。



    丁玲和黄小兰呆坐在西餐厅里,一坐就坐了一个下午,到快要天黑时,她们还是想不明白。



    “算了吧,小兰,你也别多想了,我去问问高翔,看他有什么解释再说吧。”丁玲不忍心让黄小兰为这事伤神,毕竟她现在怀有宝宝,不宜太过忧心,所以她便安慰她说。



    事以至此,只能这样了,希望高翔能为她们解答这些疑问吧,如果不是,陈海东就会继续给小芳要挟的了。



    丁玲和黄小兰分开后,她就马上打了个电话给高翔。



    “喂,美女,又想我啦。”高翔在电话里轻挑地说着。



    “嗯,是啊,你在哪里呀?”



    “我今天回公司处理一些事情,现在还在公司呢,你来接我吗?”



    “好啊,你一个人在公司吗?”



    “嗯,是的。”



    “那我去公司找你吧。”



    “哦……好啊!”高翔迟疑了一下,马上往那方面想去了,马上就答应了丁玲。



    高翔挂了电话后,就嘿嘿地在想了:“好久没试过在办公室欢爱了,丁玲不是也想在办公室吧?”



    以丁玲的性格,她还有什么不敢做?高翔静静地坐在办公室里胡思乱想着。



    很快丁玲就到了高翔的办公室了,高翔一早就为她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高翔一看丁玲到了,马上走出他的办公室来迎接丁玲。



    “美女,你的动作好快啊!”高翔一进到他的办公室就抱起丁玲说。



    “你整天就想着这事。”



    “谁叫你这么吸引人。”



    “我来找你是有事要问你的。”



    “呀,你不想找我做游戏的啊?我还硬硬的在等你呢!”高翔向丁玲挺了一下宝贝说。



    “坏家伙。”丁玲拍了一下高翔的宝贝嗔怪着说。



    丁玲被高翔这样一挑逗,也有点想了,但她还有重要的事要问高翔,所以她只好强忍心中的欲火说:“你先帮我解答一个问题,待会再好好犒劳犒劳你的宝贝。”



    “哦,好吧,你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吧!”高翔皱起眉头假装无奈地说。



    丁玲走到高翔办公桌上,拿出了她的手提电脑,然后招手对高翔说:“你过来,我给你听一段音频,听完我再问你。”



    高翔听话地接过丁玲递给他的耳机,塞进耳朵听了起来。



    高翔静静地听着,他越听,呼吸声就越重,丁玲目不转睛地观察着高翔的反应。



    高翔听了一半,就将耳机取了下来,问:



    “你怎么会有这段音频的?”



    这段音频高翔只保存在他的手提电脑里,但他的手提电脑已经被抢了,而现在丁玲有这段音频,这就是说丁玲有可能知道他那部手提电脑的下落。所以高翔马上就追问丁玲起来。



    “这段音频是你录下来的吗?”丁玲没有回答高翔的问题,而是继续问。



    “是的,是我偷录下来的。”高翔坦白直说。



    “真的是你!你为什么要录下这些话啊?你这个音频害死海东啦!”丁玲义愤地给了高翔一个耳光。



    高翔被打得莫名其妙,一把抓住丁玲还想再打的手,大声地说:



    “你疯了,你打我干什么?我又没拿出来害人。”



    “你没拿出来?那怎么小芳会有这段音频的?她现在拿来要挟海东呢,你知道吗?”丁玲也大声地对高翔嚎叫起来。



    “怎么?小芳有这段音频?她怎么会有这段音频的?你冷静一下慢慢说,我都搞蒙了!”



    “你蒙了,我比你更蒙呢,现在小芳手上就是有你偷录的这段音频,你说,你录这些话是准备拿来干什么用的?”丁玲义愤难平地说。



    “唉……”



    高翔跌坐在椅子上,捂着脸,叹起气来,久久不知如何说起。



    “你说啊,究竟是怎么回事?”丁玲等得不耐烦了。



    无法,高翔只好如实地将他和黄小兰的恩怨说了出来:



    “以前,我不是和你说过我和黄小兰的事吗?你不也是知道我的前妻文静被黄小兰害死了的事吗?这段音频是我偷录下来准备拿来报复她的。但,这段音频连我的手提电脑一起被抢了,所以小芳手上的音频不是我给她的。”



    丁玲这才想起高翔和黄小兰的恩怨,她曾经也为高翔的事同情过,但,现在她的老公也被牵连进去了,她却无法原谅高翔这样的做法。



    “那小芳手上的音频是谁给她的?”



    “这个我也想问你呢,我记得去年我在和兰姐竞争王老板新的那只抗癌药的时候,我的手提电脑被别人抢走了,而这段音频就只保留在我手提电脑里的。小芳拿到的这段音频一定是从我这部手提电脑里流出去的。”



    事情又被卡在这里了,这音频虽然是高翔录下来的,但这件事不是高翔指使的,确实,如果是高翔指使的话,他不会没有其他要求。



    看来还是要再查清楚高翔的手提电脑现在究竟在谁的手上!



    丁玲看着高翔脸上红红的手印,有点不好意思了。



    “对不起,我刚才没问清楚就动手打你了。”



    “没事,我是该打的,如果我当初不是被仇恨冲晕了脑袋,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东哥也不会受到小芳的要挟。放心吧,玲姐,这个事,我会问清楚小芳,让她交出这个音频原文件出来。”



    “咦,你和小芳的关系很好吗?”



    “嗯,小芳和青青都曾经是我的学生。”



    “是吗,这件事我怎么没听你说过的?”



    “呵呵,因为我也不知道你认识她们呀?”



    曾经和现在,高翔都是故意向丁玲隐瞒着他和李青青和小芳的事情,因为他曾经还做了一件让人不耻的事。现在他开始害怕了,他害怕他和李青青和小芳的事被揭发出来了。



    高翔和黄小兰做的丑事终于曝光了,一场恶梦很快就会发生在所有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