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爱黄小兰 第3.17章、刺激生产
作者:住家野狼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4602
    黄小兰用心地亲着蹲在她头上的丁玲的下体,直到她感觉到丁玲得到充分的满足后,她才停下喘起气来。



    得到满足的丁玲慢慢地跌座在床上,也喘起气来,她休息了好一会,才滑到黄小兰的身下。



    这回转到她为黄小兰服务了,丁玲用的是手,而不是口。



    丁玲轻轻地用手摸了一下黄小兰的下体,发现她那里早已经黄河水泛滥了。



    “小兰,你怎么还有这么多水呀?”



    “你的不也是吗?”



    “没有啦,我的水这两年少了很多了,怎么你的好像却没少呢?”



    “嗯……嗯……”黄小兰无法回答,因为她已经呻吟起来了。



    黄小兰可不想说话了,她正强烈地需要爱抚呢!这段时间,她被王强挑逗得心痒死了,她自己弄,又不解渴,现在丁玲回来了,她终于可以好好地去享受一下了!所以她不想浪费这宝贵的时间。



    黄小兰闭起眼来享受着丁玲的专业服务。



    她觉得丁玲的手艺真是太好了,她的手艺比以前在北京时那间水疗馆里的男技师的手艺还好呢,丁玲不愧为丁院长!谁能得到丁院长这个专业的服务啊!黄小兰太幸福了。



    丁玲用手,用心地抚弄着黄小兰的下体,不到十分钟,丁玲就感到黄小兰的高潮快要到了,她不由得加快了抚摸的频率。



    黄小兰不断地挺起下体,不断地呻吟,直到她大喊一声:“啊……”



    黄小兰终于到了!



    丁玲感到她的手上有大量的液体,她满手都是湿的!



    “小兰,你竟然会射水出来呢!你太让人羡慕了!”丁玲将她那粘满了水的手递给黄小兰看。



    “啊!不好!我羊水破了!”



    天啊,怎么会这样!



    丁玲赶紧下床开灯。



    天啊,灯亮了之后,丁玲真的看见黄小兰的下体在慢慢流出羊水来,丁玲一时也慌了起来,堂堂丁院长,堂堂妇产科主任,此时她竟然不知道怎么办好!



    “玲姐,赶紧打120叫救护车来。”



    “哦,哦,哦,是的,是的,我这就打电话。”



    丁玲从来没试过这样不知所措。



    呵呵,从开心到慌张,丁玲真是尴尬极了。



    不过,丁玲怎么样还是一位有着二十几年妇产经验的医生,她的心过了一会儿就安静下来了。



    恢复正常的丁玲忙帮黄小兰穿上成年纸尿片,然后再帮黄小兰穿上衣服,之后再让黄小兰平躺在床上,并轻声地告诉她穿羊水不是什么问题,她只是是时候要生了,让她不要紧张,耐心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安抚好黄小兰后,丁玲才急忙穿起衣服来,然后走出房门,告诉王强,让他叫醒佣人来帮忙。



    王强一听黄小兰要生了,他一下子也紧张了起来。



    他长这么大,他还没碰见过亲人要生产这种事呢!王强慌慌张张地跑下楼,叫醒佣人,然后又慌慌张张地跑上楼,问丁玲还有什么事要帮忙。



    “嗯,没什么事了,剩下的事情等我来安排就好了,救护车很快就会到了,你放心吧。如果你等一下要去医院的话,你现在就去换衣服吧!”丁玲安抚着王强说。



    王强听到丁玲让他去换衣服,他这才发现他还穿着睡衣呢!



    王强连忙回房间换衣服。



    王强换好衣服后,救护车就到楼下了。



    黄小兰早就在丁玲工作的那间医院订好贵宾产房了,所以救护车直接就载着她和丁玲直奔丁玲那间医院而去。



    丁玲和黄小兰坐救护车去医院,临走前,她还不忘交待王强,叫他叫佣人煮一点鸡蛋姜汤带到医院,准备给黄小兰产后吃。



    王强早已六神无主了,他只能丁玲交待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之后,就是一个漫长的生产过程。



    王强一直在产房外等待着的,但他什么东西都想不到,像一个傻子一样无助着。



    还好,黄小兰是住独立的贵宾房的,生产用的卫生用品全由医院准备好了,这些倒不用他操心,而且,他们家的管家红姐也赶来医院了,所有东西更不用他操心了,他更像一个傻子了,他乖乖地站在家属等待区等着,谁也没有去理会他。



    王强虽然不是要做爸爸,但他却有着做爸爸那紧张的心情,紧张着的他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记起打个电话告诉他的叔叔,黄小兰已经进产房了!



    呵呵,这个王强,还说是王氏集团的总经理呢,怎么遇到事情却慌张起来呢!



    哈哈,这种事,剑桥大学可能没教过他吧!



    在几个小时过后,时间已经来到凌晨五点了,丁玲终于疲累地从产房出来通知王强了。



    “小强,小兰母女平安,你打个电话告诉你叔叔吧。”



    “哦,好的,好的。”王强听到黄小兰顺利生产后,开心地拿起电话来准备打电话给王老板。



    王强颤抖着手按着电话键盘,突然,他停了下来,他想到丁玲刚才和他说,黄小兰母女平安这句话了。



    婶婶生了个女儿吗?这怎样和叔叔说啊!——王强马上为难起来,他转身想问丁玲,谁知丁玲已经走回产房去了。



    王强这时更加不知道怎么办了,他的大脑更加空白了,他不敢拔通他叔叔的电话,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向他叔叔说——婶婶生了个女儿。



    还是让婶婶告诉叔叔吧!——良久王强才想到应该由黄小兰亲自和他叔叔说,会好一点。



    王强很清楚他的家族传统,他们家族现在还是由王强的爷爷说了算,他爷爷其实早就想将家族基金会的管理大权交给他叔叔的,但一直因为他叔叔没有儿子而没真正移交大权。上次林晓燕怀上了儿子确实让王强爷爷高兴万分,谁知林晓燕生出来的儿子竟然不是他叔叔的,这让王强爷爷一直很生气了。如果婶婶现在生的还是女儿,那……那真是不敢想像他爷爷会多么不高兴。



    王强虽然是被他爷爷安排在他叔叔身边,准备以后接他叔叔的班,并继承整个家族的生意,但他对这个大任一直不想承担,因为他觉得太大压力了,他能力不及他叔叔,他也没有他叔叔那样的魄力,现在让他做总经理,他都已经有点吃不消了,再让他坐总裁这个位,他那里能做得了,上次他叔叔去环球旅行,让他试管理王氏集团,已经让他尝距头了,每天早出晚归,忙得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想起都让人后怕,所以他再也不想坐总裁这个位置了。



    所以,王强无意和他叔叔争家族基金会的管理权。而他叔叔还有抱负,他叔叔还想将王氏集团带上一个更高的位置,他也是知道的,所以现在他马上在为他叔叔惋惜起来。



    现在很多电视剧都有讲一些豪门争产的故事,但王强他们家族是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的。因为他们家族的财产全都是由家族基金会去管理的,他们家的家族基金会的成员只有他们家的男丁,基金会每年的收入是由男丁平均分配的,如果男丁后代没有男丁,那么他离世后他的分红将会被回收,再由其他成员瓜分。所以他们家家族基金会这个管理权也是只有家族的男丁的合法婚姻所生的男丁才有资格获得的,也就是说二奶、三奶所生的男丁是不算在内的。



    这就是王家所谓的传统,王家是一个很有中国传统的家族。所以如果王老板膝下无男丁的话,那他无论多有本事,他的管理权都将会被剥夺。



    当然啦,如果王老板去世后,他留下来的遗产也是很丰富的,因为他每年分到的分红也是一个很庞大的数目,这么多年的积累,怎么样他依然还是一个富豪。只是,如果他没儿子的话,他在家族基金会的份额将会被收回,他的女儿是永远不会成为王氏家族的成员的,那他为家族立下的显赫功劳在他百年之后,才无人继承!



    这样的家族规定是王家十几代人流传下来的,谁也无法去改变,王老板虽然心里很不甘心,但如果他没有儿子,那他的管理权在日后也一定会由王强或他弟弟接手,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这也是王老板一直无法接受的事实!



    所以王强想到这些,他也是甚是无奈。



    所以王强真的不知道如何向他叔叔王老板报这个喜,是高兴呢,还是应该深感同情?王强无法说出口来。



    王强在产房外想了很久,但还是不敢打电话给王老板。



    再过不久,丁玲又出来了。



    “小强,红姐有煮鸡蛋姜汤带来吗?”丁玲问正在出神的王强。



    “哦,有的。现在要吃吗?”王强错愕了一下,马上回答说。



    “嗯,小兰已经离开产房住进病房了,等会你就让红姐进去照顾她吧,但你还不能进去,因为她的伤口还要处理。”



    “哦,好的。婶受伤了吗?”王强白痴地以为黄小兰是摔伤或碰伤了。



    “嗯,是婴儿太大了,她的产道口开了个口子。这是正常的,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哦,原来是这样。”王强若有所悟。



    “不是这样,你以为是怎样呀?”丁玲取下口罩说。



    “我以为是碰伤或摔伤的呢。”王强老实回答。



    “呵呵,你真可爱。”丁玲经过几小时的紧张接生,现在黄小兰母女平安了,她终于可以放松起来,当她看见王强一直在产房外等了一个通宵,并为黄小兰如此紧张着,她突然又对王强有了好感起来。



    “是了,丁姨,你可以帮我打个电话给我叔叔吗?告诉他婶婶已经生下一个女儿了。”王强战战兢兢地向丁玲说。



    “怎么啦?生了女儿就不敢向你叔说了吗?女儿不是他的后代啊?女儿又怎么样啦?你不是你妈生的呀?”丁玲一听到王强这样说,马上就来气了。



    “唉,我也不知道怎样跟你说了,你不打就叫婶婶自己打吧。”王强无法向丁玲解释,他只好耍起赖来。



    “哼!”丁玲转身就回产房。



    黄小兰平安生了个女儿,大家却高兴不起来。



    黄小兰从女儿出生那一刻起,就没见她笑起来过,她从来没想过生男生女会是一个问题,会对她的生活造成影响。



    当丁玲回来说,王强不敢打电话给她老公时,她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王老板现在正在美国处理工人罢工的事,他可能正焦头烂额着呢,如果他听到她生的又是女儿的话,他会多么难受啊!黄小兰真的不敢想像,她也不敢打这个电话了,她犹豫了半天,仍然不敢拔通王老板的电话。



    “我来打吧,你睡一会吧。”丁玲来去几次见黄小兰依然不敢拔通王老板的电话,便向黄小兰将电话要了过来,走了出病房。



    走出病房的丁玲毫不犹豫地拔通了王老板的手机,美国纽约这个时候正是下午四点多钟的时间,王老板正在和工人代表作最后的谈判呢。



    王老板的手机转到留言信箱了。



    正好,本来也有一点害怕的丁玲听见不用直接面对王老板的反应了,她就将早已想好了的话,快速地对着电话说了起来:“胖子,我是丁玲。小兰生了,是位千金,她们母女平安的。你忙完就打个电话给小兰吧。”



    丁玲快速地挂了电话,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丁玲也为黄小兰深感同情,但她也是无能为力的!



    豪门,豪门,豪门就是这个屌样,永远的讲究传统,永远的重男轻女!



    丁玲挂了电话后,也为王老板担心起来,她怕他知道这个结果后,会受不了这个打击,虽然她也很鄙视王家这个家族传统,但她也知道这不是王老板定的规矩,其实他也是一个无力反抗的受害者,他也是他们家族传统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