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回家 下 新书预告:重铸南岳 历史
作者:高原风轻      更新:2019-07-20 02:27      字数:2828
  第248章、回家(下)
  宋小宝走了过来,他抱着一只大布娃娃,打开了车后座的门,就把布娃娃放了进去。然后走过来,用胳膊碰了碰南飞,说:
  “抓紧点,要不,我家双胞胎儿子就要欺负你家儿子了。”
  菊婶手里拿着一个大红包走了过来,把红包递到了江北雁手里。
  “婶,我说过了,这边谁的红包我也不要,你们要去参加我们的婚礼时,送我们的红包我才要。婶,你一定要去参加我们的婚礼,到时,你给我多大的红包我都不嫌少。”
  “傻孩子,我不已经答应你俩了吗,到时,我们一定去,一定去。”
  “不,婶,我接你红包,到时你就不去了,所以,我现在肯定不会接你的红包的。”
  两人来来往往一直在推辞着,任重走了过来,说:
  “雁子,你就收了吧,我们答应你,到时我们一定去,我们回家时,先去参加你俩的婚礼,然后我们再一起回我老家。”
  “叔,真的?”
  “哎呀!这话,叔还会骗你吗?一定,一定!你不是也答应我说想去我们家看雪吗?到时,我们还要带你们去看雪呀!”
  “好,叔,到时,一定!”
  这样,江北雁才把菊婶手里的红包接了过来。
  上车了,南飞和江北雁坐在后座上,小李在前面开着车。
  玻璃窗外,这山里,冬天的风景也还是那么的美丽。两边山上,是青青的松林;田地里,是人们早已经整理好了的土地,其中大部分的田地里都已经种上了油菜和冬小麦,一排排一行行,就像江北雁小学里做课间操的孩子。
  今天,天气也格外的好,阳光暧暧的。虽是冬天,开着车窗,也还是有一股暧暧的风吹过来,吹到南飞和江北雁的脸上,像一只母亲的手抚过。
  车里,不知是小李有意还是无意,放着一首轻轻的乐曲,而且还是一首柔柔的情歌对唱——
  因为爱着你的爱
  因为梦着你的梦
  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
  幸福着你的幸福
  因为路过你的路
  因为苦过你的苦
  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
  追逐着你的追逐
  ------
  歌声,让空气更加的柔美,歌声,让车外的风景更加艳丽。
  听着歌,想着这么多年来的风风雨雨、甜甜蜜蜜。江北雁陶醉了,她轻轻地靠在了南飞的肩上。南飞也自然地把头朝着江北雁这边靠了过来。还轻轻地在江北雁的额上亲了一下。
  “你俩能不能照顾一下我的情绪,我正在开车呢!”小李看了看前面的观后镜,突然从前面来了一句。
  江北雁和南飞赶紧把靠在一起的头分开来。
  “小李,开你的车,这有什么嘛,你又不是没见过。你和刘小芬不也一样吗?”
  “我们,我们才不像你俩这样呢!坐好点,别影响我开车。”
  “小李,看我们结婚了,你嫉妒了吧?”南飞还在后面开玩笑。
  “是有点,你们一个个都结婚了,小宋都有双双胞胎了。可我,还要等七年呐!”
  小李说着,用手在方向盘上狠狠地敲了几下。
  “哎!小李,你急什么呀,你和小芬,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再等几年又怎么了。那也是刘小芬她爸爸妈妈对你们的爱呀。”江北雁说。
  “可是,到时候,你们家孩子都打酱油了,我们还还------”
  几个人就这样一边幸福的回忆着,一边幸福地埋怨着,车已经开到了市里。
  南飞他们还要在市里停下来,火车明天才能走。小李,把他俩送到市里后,也就直接开车回工地了。
  这个旅店,还是江北雁第一次过来时,南飞从上一个工地过来接她的那家旅店。南飞无意识地又定到他俩去年住的那一间。
  “雁子,你看,我们又住进了去年我们住的那间了。”
  “嗯?没那么巧吧?”江北雁朝着四周看了看,又伸出头朝窗外看了看,“哎!还真的是呢!”
  两人慢慢地在床边坐了下来,一年前的那些事,又慢慢的想了起来。想起那天,想起那天的晚上,江北雁现在都还觉得有些脸红。
  也许南飞也想起了那天吧,他慢慢地转过头来,伸出了胳膊,把江北雁搂在了怀里。江北雁没有拒绝,顺势倒了过来,微微闭上了眼睛。靠在了那还没那么坚强的怀里,尽情地享受着。
  南飞闻着那清新的发香,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哎,我们俩再去外面转转吧,我想买点东西。”江北雁突然从南飞的怀里坐了起来,大声地对南飞说。
  “啊?”南飞才反过神来,没有听懂江苏北雁刚才在说什么。
  “走,陪我上街去转转。”
  “啊!是,我也想再顺便去买些东西。好,走吧!”
  ******
  其实,南飞也想到了,这次回去,还是要先到江北雁家去的,这也是双方父母对他俩的安排。
  这一年多来,自从上次南飞到了江北雁家以后,江爸爸也打消了原来对南飞的一些成见。也从心里接受了这个未来的女婿了。所以,后来的几次,不管是电话时在,还是很少的见面机会里,都能感觉到江爸爸江妈妈对于自己的爱和关心。
  南飞没有理由不去爱这样的父母,谁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女,在未来的人生路上少些艰辛、少些坎坷;将来能有一个幸福的家,能过上好日子。而一旦儿女们追求幸福的观念与父母相左时,放弃自己观点的,一般都是父母。
  这,不是父母的妥协和软弱,这是爱,天底下最伟大的父爱母爱。
  等过了江爸爸对于南飞的误解后,南飞才真正感觉到江爸爸江妈妈对于自己就像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
  其实,他是在想,结婚,对于自己和江北雁来说,没什么,对于自己家那边来说,可能也没什么,但对于江爸爸江妈妈,这就意味着,从此自己的女儿江北雁就要走进另一个家庭,离开父母的怀抱了。留下的,就是一对人们说的孤寂的‘空巣’老人了。
  所以,南飞也想着,在回去之前,再在市里看看,能帮两们老人买点什么,哪怕是一件衣服。
  “雁子,我们到服装店去看看吧,我们给你爸妈买套衣服,你看怎样?”
  “好呀,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叫你出来,我也是想给你妈,还有小宇他们买点什么。我现在,一想起上次送小宇回去,几天里一直粘着我,和我回来时,他和你妈妈送我到车站时那种恋恋不舍的样子,就恨不得早些看到他们。”
  “没事,我们不是先要到你家去吗,帮小宇他们买的东西,不急,我们可以去到那边再买。可是,这一下车就到你家了,还是先帮你爸爸妈妈先买吧!”
  “那也行。”说着,两人牵着手走进了店里。
  可是,转了好几个商店,结果,还是没有找到他们想要买的。不是店里没有好的东西,也不是他们没有那么多钱去买。可是,也许是由于这特殊的礼物吧,他们挑来挑去,却就是觉得没有如意的。
  最后,天都快要黑了,他俩才到一个商店里买到了几套衣服。江爸爸两套,一套冬天的加厚羽绒服,一套春天的外套。江妈妈的也是一样。
  上次给江妈妈买的那种带有本地民族特色剌绣的服装,江妈妈就特别喜欢。所以,南飞和江北雁决定在这边帮江爸爸江妈妈买衣服,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买好了送给江爸爸江妈妈的礼物,天都已经快黑了。两人匆匆在附近吃了些晚饭,回到旅店,才感觉到逛街原来下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
  特别是南飞,男人,天生都不是逛街的料。
  等洗漱好,双双躺在床上,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早就回到了那时时牵念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