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九一章 天下第一 八十二
作者:旁人马      更新:2020-06-30 22:34      字数:4310
  “你对铁匠感兴趣?”
  注意到迟小厉的视线在希留身上停留了很长时间,汉子晃了晃脑袋,笑着问道。
  “只是有些吃惊于这位山丘之王的身高,看上去根本不像一个矮人。”
  迟小厉露出恰到好处的讶异之色,同时快速驱散一些细碎的想法。
  对于这位巨人王,迟小厉还是抱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能够从对方身上获得情报最好,但底线是不能让对方从自己这里得到太多东西。
  普拉姆的目的仍旧成谜,多留一分秘密,将来说不定就会在关键时刻派上大用场——
  即便迟小厉至今仍想不到希留在那个地窟中留下一块记录了幻境的石头究竟有何用意。
  跟这位巨人王交流,无时无刻不得保持谨慎。
  为了避免对方循着在这件事上太过上心,迟小厉保持着一丝好奇追问道:“上古时期的矮人族,都长这么高吗?若真是这样,‘矮人’的称谓可就有些名不副实了……亦或者之后这位山丘之王比较特殊?”
  “呵……很浅显的问题。”
  汉子发出一声轻笑,似乎没有为先前迟小厉的些微异常感到警惕,缓缓解释道:“上古时期,自然环境恶劣,各个种族为了在艰苦的条件下求生,自然要通过不断进化,来适应各种环境。
  矮人族各方面都不突出,为了生存,只能在日趋严酷的条件下,不断缩小自己的消耗和体型,用更少的食物与生活资源,换取更长足的发展,这也是矮人族进化的速度比其他种族更快一些的原因。
  希留算是最早时期的矮人,加上天生神力,单就纯粹的力量而言甚至不虚加尔多古,四肢更是异于寻常矮人,不过差距没有今天的矮人族这么夸张就是了……”
  迟小厉露出恍然之色,希留确实是一个特例,但远古时期的矮人族,体型身材也比现如今的更加强壮,只是因为严酷的自然环境,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才不得不缩减自己的体型,在保留原有力量的基础上,逐渐变成了现今短小粗壮的形态。
  “不过即便如此,‘矮人族’这种称谓,也应该是从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那个时候大多数矮人,应该也就比人族精灵族略低一些才是。”
  汉子摇摇头,眼神像是在关爱低智儿童:“上古时期各族争强,后世所谓的终焉之战,淘汰了不下上百种族,你以为在如此繁多的种族中,矮人族的身材算在哪一档里?”
  迟小厉目光晃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
  根据现如今一些史料记载,上古时期体型庞大的巨人族和龙族,在现代绝对是庞然大物,可在那个年代,或许只能称得上“较大”一档。
  诸如搬山族、海兽族等等,无一不是随便一个体型就超三十米的“怪物”,跟这些家伙比起来,矮人族的称谓倒也“实至名归”。
  “可惜长得块头大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其他种族淘汰。”
  迟小厉感叹一句,余光扫着汉子的表情,见他没有顺着话题继续讲解的意思,不免有些失望。
  原本迟小厉还想多挖一些上古灭绝种族的秘密,可惜普拉姆似乎没有太多闲聊的兴致,便也只好作罢。
  知晓了矮人族与今古差异的原因,迟小厉便后退两步,重新审视面前的五座水雕。
  “虽然不知道您想做什么,但至少咱们目前都有共同的敌人……您应该不会吝啬仔细讲讲这五位吧?”
  汉子斜睨一下,轻笑道:“油滑的小子……你想知道些什么?”
  “关于五神的一切,”迟小厉虽然脸上挂着笑容,眼神却极为认真,掰着指头数道:“小到他们的出生年月,成长过程以及生活习惯,战斗技巧与风格,大到他们是如何一步步登上神坛,成为各族领袖,并且在之后……”
  迟小厉声音突然顿住,眉宇间多了几分尴尬。
  接下来的内容,就是关于眼前这位的陨落内幕了,一不留神在当事人面前揭伤疤,而且还是位自己惹不起的人物,怎么看都有些失智。
  当然,普拉姆当年的陨落或许有这位故意为之的因素,背后可能隐藏着其他阴谋,但在人家面前,迟小厉还是要装作一副不小心揭伤口的惶恐模样,让对方以为自己一无所知,也算是一种被动保护。
  汉子目光闪动了几下,似乎在回忆些什么,足足沉默了几十秒,才慢慢吐一口气:“那就先从加尔多古说起吧,这个只长肌肉不长脑子的笨蛋,算是他们五个人中最单纯的。”
  迟小厉配合着笑了笑,心里却全然无法将“五神”中的一位,与“单纯”联系到一起。
  或许这位兽皇的心思没有其他四人复杂,但也绝对是个心思缜密的狠角色,甚至于有可能扮猪吃虎,连普拉姆都没有真正意识到他伪装下的真实样子。
  “加尔多古是兽族最大部落酋长的长子,从出生时就异于常人,身材远比同龄人高大许多,甚至于他的母亲都差点因为难产死掉……呵呵,你能相信吗?以体魄见长的兽人,竟然会因为繁衍后代而丧命。”
  迟小厉原本还有些不以为然,但听汉子这么一说,立马意识到问题的可怕——不怎么擅长魔法的兽人,能够安然度过终焉之战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们足够能生。
  一个成年女性兽人,生育期足有整整六十年,每年可以生产两次,数量最多甚至可以达到两位数——当然,通常一胎在三到四个左右,只有极少数情况下才会出现更多胎。
  所以加尔多古出生时只有他一个,却还险些令母亲丧生,恐怕也与他那异乎寻常的怪物级体格有关。
  迟小厉忍不住在脑海中想象一个从生下来后就满身肌肉的“小怪物”,那副场景实在有些令人不寒而栗。
  “成长过程没有什么值得说的,这种天赐之人,自然远比寻常普通人发育更快,并且具备极高的智商……加尔多古应该算是兽人有史以来数得着的智者,当然,跟人族龙族这些顶级智慧的种族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不过也很难能可贵了。”
  迟小厉忍不住苦笑道:“恐怕也只有您这样的人物,才能给那位兽皇定一个‘难能可贵’的结论吧。”
  “他比族人聪明,但跟狄叶忒几个比起来,脑筋还是少一根弦。”
  迟小厉有些无语,这种对比方式让人无话可说,五神中的哪一位,不是各族最顶尖的人物,在这些怪物中能够占据一席之地,迟小厉可不信光凭那一身腱子肉就能做到。
  “加尔多古在成人之后,便直接取代了自己的父亲,成为新一任酋长,并且带领族人快速统合周围领域,将原本生活在最底层的兽人部落,逐渐联接成一个大整体。
  在他成为兽人族领袖的十年间,兽人在各族中的地位开始逐渐上升,最终在狂魔乱舞的局面中,稳稳站住一席之地。”
  汉子讲到这里顿了一下,看向似有不惑的迟小厉,笑道:“你是想问兽人中能够掌握魔法的萨满少之又少,是如何在其他更强的种族中存活下来的?”
  迟小厉果断点头。
  “一句话,能生。”
  迟小厉嘴角抽了两下,最后无奈的苦笑出来。
  想想好像也是这么一个道理,对上古时期其他种族的繁殖能力,迟小厉了解不多,但在现今大陆上,兽人绝对算是所有智族中最能生的一个。
  恶劣的生存环境,除了体魄外再无长物的中庸能力,质量已经提不上去,似乎只有靠数量取胜。
  汉子右手在半空中虚画一圈,顿时又有一个身材远高于五人的水雕涌现。
  高度至少有五人中最高的加尔多古三倍以上,身形颀长,双臂与身体的比例也很大,垂直下摆的双手甚至能够越过膝盖,体表覆盖了浓密的毛发,只有面部裸露出肌肤,看上去倒是与现今漫山遍野的猴子有几分相像。
  “这是……搬山族?”
  迟小厉惊疑一声,他曾经在一些书上看过关于这个灭绝种族的描述,加上前不久对方刚刚提过一嘴,此刻见到如此夸张的外形,第一时间便联想到了答案。
  “没错,当时搬山族算是群山的霸主,甚至于敢来侵占巨人族的领地……当然,他们最喜欢的生活环境通常远离大江大河,与巨人族冲突不大,可跟兽人族之间,就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了。”
  迟小厉眼皮跳了一下,深吸口气:“难道是搬山族的灭绝,与兽人族有关?”
  “最后一个搬山族,就是被加尔多古亲自拧下了脑袋。”
  汉子微微一笑,接着像是想起什么,眼中闪过一抹狡黠之色:“哦,这应该是我死掉后几十年的事情,差不多在终焉之战快要到末尾的时候发生的。”
  迟小厉后背一紧,便不准备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入聊下去了。
  “这位兽皇的‘发家史’我差不多了解了,”迟小厉轻咳一声,“说说他的长处和弱点吧。”
  “加尔多古和冥,是那个时代唯一能够用肉身跟我正面抗衡的人。”
  普拉姆随手搅动水面,立马出现一个一米见方的平台,缩小版的兽皇和魔帝出现在上面,五官精致栩栩如生,而与他们交手的,则是与身旁汉子无异的巨人。
  迟小厉聚精会神的观赏着不知真伪的战斗场面,耳边同时听汉子继续说道:“其他几个,哪怕狄叶忒戴着他那副铠甲,都不敢跟我正面打,一次都没有。”
  迟小厉愣了愣,只觉得在说到那位人王的时候,普拉姆言语中满是不屑之意,并且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介绍其他四人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明显的情绪变化。
  (看来狄叶忒肯定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让巨人王一直耿耿于怀……嗯,难道是老婆被——)
  一道有如实质的冰冷寒意,从侧方直射过来,迟小厉打了个冷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扫清内心那些大胆的想法,清咳几声缓解尴尬。
  “加尔多古的肉体很强,您已经反复强调过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其他厉害之处吗?”
  边说着,迟小厉边小心翼翼观察这位的表情。
  好在普拉姆脸上并没有什么明显变化,仿佛刚刚的寒意只是错觉,继续不疾不徐地说道:“他同样也是一位技艺精湛的萨满,擅长四系基础魔法。”
  四系?!
  迟小厉微微张嘴,虽然早就听闻过这世界上存在能够掌握四系魔法的怪胎,却没想到那位兽皇竟然就是其中之一,甚至于可能是最早的一位。
  “当然,比起他的肉身实力,他的魔法造诣就算不上登堂入室,也没法跟狄叶忒和墨黛丝相提并论。”
  普拉姆这么一说,迟小厉顿时有了勇气,再次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您认为晚辈的魔法水平,跟这位兽皇巅峰时期比起来,谁更胜一筹?”
  等了半天没有回答,迟小厉奇怪的转过头,却看到汉子一脸轻蔑的笑意。
  “这种自取其辱的问题,你也有勇气问出口?”
  迟小厉顿时泄了气,不过随即又咬了咬牙,“晚辈好歹也算是这个时代顶尖的魔法师了,所谓一浪更比一浪强,我就不信整个世界日益强大的魔法水平,还造不出几个更加优秀的天才……”
  “我没有否认你的天赋,事实上真要算起来,你的魔法天赋比加尔多古厉害多了。”
  普拉姆脸上再没有先前的嘲讽之意,就事论事道:“不过你还是缺少了成为最顶尖强者的最重要一步。”
  迟小厉呼吸陡然一紧。
  “责任感。”
  一个意料之外的回答,迟小厉眉头深陷,一时沉默不语。
  普拉姆摇摇头:“很简单的道理,算上我在内,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一个种族的命运,这种压迫感最终会成为一种助力和动力,让我们不断向前……这也是为什么之后无论过了多少代,都再也没有能跟我们这些老家伙比肩的强者的原因。”
  迟小厉身躯一震,内心犹如翻江倒海,陷入无与伦比的震撼之中……